周元躍出深坑,身影一閃,便是出現在了秦蓮身旁。

而此時的秦蓮目光掃了一眼深坑中,眼帶笑意的道:“真是殘暴呢。”

聽得她的調侃,周元也是無奈,畢竟那裡的場景的確是比較血腥...所以他沒有接這一茬,目光直接是轉向那數根石鐘乳處,眼神火熱。

這片溶洞上面倒掛着不少的石鐘乳,但最終能夠凝煉出“祖氣奇寶”的卻是極少,周元數了數,除了先前被金鼠王吞掉那一枚,還餘下五枚。

“沒想到這裡竟然會有着“祖氣奇寶”。”秦蓮猶自還在感嘆着,顯然她很明白這些東西的價值。

不過旋即她的眸光突然的看向周元,有些驚疑的道:“難道這就是你讓我選擇這片地域的原因?”

周元笑笑,沒有否認,因為這是他指使秦蓮做的選擇,而且那種信誓旦旦的姿態,如今再看看這種收穫,以秦蓮的精明自然會有所聯想。

“是大尊給你的手段?”秦蓮有些興奮的註視着周元。

在她看來,周元自身必然是不可能擁有着這種實力,唯一的解釋,應該就是顓燭大尊給了他一些常人不知曉的手段。

周元笑容高深莫測,能夠將鍋甩給大師兄,那他自然就省得多解釋,免得暴露了破障聖紋。

“先取寶吧。”

周元擺了擺手,然後屈指一彈,那五根鐘乳石上懸掛的光團便是被截下來,晃悠悠的漂浮於兩人的面前。

光芒漸漸的散去,露出其中的真容,正是五枚形狀不一,但卻皆是蘊含著古老韻味的奇寶材料。

望着它們,周元感覺到體內的天元筆又是在歡呼雀躍了,而且除此外,還有着一道要微弱許多的波動,想必是來自銀影。

周元微微沉吟,看向秦蓮,問道:“你覺得如何分配?”

秦蓮想了想,面色平淡的道:“此物暫時就不必拿出去與他們分配了,畢竟數量太少,若是分配不均反而容易引起一些人心裡不平衡。”

“再者,能夠得到它們,主要功勞是你,其次才算是我,其他人還沒有資格分配到這般寶貝。”

“所以我建議你占四枚,我嘛...若是周元元老捨得話,分配我一枚就心滿意足了。”

周元聞言,忍不住的一笑,不過秦蓮話倒說得沒錯,外面兩千多人,這五枚奇寶也完全無法分配,最重要的是,論起貢獻,他們還不足以獲得這般奇寶。

“之後必然還會有祖氣奇寶的,到時候隊伍中有貢獻突出者,可以以此物獎賞。”

周元屈指一彈,面前的五枚祖氣奇寶中,便是有着兩枚飄向了秦蓮,道:“我好歹也是天淵域元老,一枚的話怕是拿不出手。”

秦蓮並不知道他已經將金鼠王吞掉的那枚祖氣奇寶奪了回來,但周元卻並不打算占這個便宜,往後機會還有的是。

秦蓮望着懸浮在面前的兩枚祖氣奇寶,也是微微愣了愣,她倒是沒想到周元會如此的大方,畢竟祖氣奇寶的價值,他們都很清楚。

秦蓮眸光掃了掃周元,後者只是一臉笑意,眼神卻是頗為的真誠,並沒有其他的意思,於是她也就不再猶豫,落落大方的接過:“那就謝謝元老大人的慷慨了,往後有什麼吩咐,我定會赴湯蹈火。”

說到最後,她已是忍不住的一笑。

周元揮手將餘下的三枚祖氣奇寶也是收起,道:“出去吧。”

兩頭鼠王被斬殺,想必外面的鼠潮也應該退去,而接下來還有一件大事要處理,那就是消化掉此處的祖氣支脈,這才是重中之重。

秦蓮螓首微點,兩人身影一動,沿着來路迅速返回。

當兩人自那深坑中掠出時,便是見到天淵域的大部隊在收攏人馬,地面上有無數鼠屍,鮮血滿地,血腥味瀰漫。

邊不及,木幽蘭,韓金鶴等人迅速的迎了上來。

“鼠潮已退,我們這邊折損了三十多人...”

周元與秦蓮皆是輕輕點頭,那種程度的進攻,傷亡是在所難免,而天淵域也會有一些對其家人的善後補償,但這就是天淵域其他部門去做的事情了。

周元目光掃視歷經大戰的眾人,他知曉此時他們所期盼的是什麼,所以也並沒有說一些毫無意義的話語,只是一揮手:“都各自準備,我們接下來將會接引祖氣支脈!”

大部隊中頓時爆發出歡呼聲,所有人皆是面色熾熱而期待,他們跨越天域來到如此危險的古源天,所為的,不就是這裡的祖氣資源麽。

雖然祖氣支脈中絕大多數的祖氣都將會流入混元天,但他們身處最前方,卻是能夠吸收到第一波的祖氣,那足以讓得他們收穫匪淺了。

周元袖袍一揮,有着一道毫光飛出,最後落在了山丘上的空地上。

轟!

毫光迎風暴漲,最後化為一座黑色的祭壇矗立。

祭壇之上,有無數古老的源紋,這些源

紋極為的深奧玄妙,即便是以周元如今的神魂造詣,都是難以窺測其神韻。

這就是祖氣接引台,乃是由顓燭親自煉製。

此物不僅能夠連通混元天,而且還能夠護持着祖氣支脈,當然更重要的是,其中將近一半的祖氣,會被引導向天淵域所在的天地。

周元身影一動,出現在祭壇中央,雙手結印。

伴隨着他印法的變幻,只見得那黑色祭壇頓時震動起來,其上銘刻的那些古老源紋也是在此時開始綻放出光芒,一道道光流匯聚而來,將空間撕裂出了一道縫隙。

縫隙被光流拉扯,漸漸的形成了一道伸縮不定的空間通道。

嗡!

而空間通道內有一股神異力量爆發,直接是籠罩向了下方那條祖氣支脈,一股大力爆發,便是將其吸扯而上。

祖氣支脈具備着趨吉避凶的本能,所以也是在憑藉著本能在抗拒,但那自空間通道內爆發出來的力量卻是極為的強悍,不論它如何的抗拒,最終都是在被一點點的自大地深處拔起。

滾滾的神秘淡黃色氣流升騰起來,整片山脈都是在劇烈的震動,從高空俯視下來,猶如是一條巨大無比的黃龍在被從地底深處拔出來。

而此時,那條“黃龍”在那股吸力之下,開始對着空間通道呼嘯而去。

“所有人,凝神靜氣,安心吸收,不可喧嘩!”周元望着呼嘯而來的祖氣支脈,暴喝聲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兩千人的隊伍,皆是在祭壇前方盤坐下來,顧不得那滿地的血污。

他們所在之處,正是那祖氣支脈的必經之地,所以待得“黃龍”衝過時,也是將他們的身影籠罩了進去...

所有人都是閉目,瘋狂的吸收,渾身的源氣澎湃起伏。

“黃龍”沒入了空間通道,並且在源源不斷的進行着灌輸。

周元在監督了一會,覺得並沒有任何問題後,他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通道的前方,然後盤坐下來,他望着那一**滾滾而來的神秘祖氣,眼神也是變得極為的熾熱。

如果說先前得到的祖氣奇寶是用來提升天元筆,銀影的話,那麼這祖氣的蘊養,方纔能夠對他自身造成極大的提升。

“來吧,就讓我試試,你這祖氣,究竟能有何等神妙?!”

周元深吸一口氣,眼目漸漸閉攏。

而此時,“黃龍”涌來,也是將周元的身影吞沒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