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這突然間的全力爆發,將一旁的秦蓮也是給嚇了一跳,不過當她聽見周元的怒吼聲時,則不由得好氣又好笑,這家伙,竟然已經將這些奇寶當做是他的東西。

人家這飛天金鼠王在這裡盤踞多年,說起來才算是真正的主人吧?

以秦蓮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來,這些奇寶在這條祖氣支脈的蘊養下,已是趨於成熟,而那金鼠王遲遲未將其吞服煉化,應該是想等它們徹底的完美,但可惜的,誰能想到今日會迎來周元這般煞星。

轟!

當秦蓮心思轉動的時候,身化大炎魔的周元已是暴射而出,壯碩如巨人般的身影直接是如瞬移般的出現在了那吞服掉一枚奇寶,正在氣勢暴漲的金鼠王上方。

“嘶!”

金鼠王也是發出凶煞咆哮,對着周元齜牙咧嘴,凶氣逼人。

嘭!

然而回應它的,卻是周元那纏繞着岩漿般的鐵拳,一拳轟下,熾熱氣息引得虛空扭曲,他的身後有兩輪天陽浮現,璀璨奪目間將源氣底蘊暴漲到二十三億!

轟隆!

周元一拳狠狠的轟在了那金鼠王腦袋上,頓時宛如火山噴發,岩漿橫掃,而那金鼠王也是慘叫出聲,龐大的身軀倒射而下,在那地面上撞出了一個深深大坑。

金鼠王腦袋上皮開肉綻,鮮血橫流,不過它在吞服掉那一枚奇寶後,顯然實力也是有所大增,所以竟然未曾被周元這凶悍一拳直接轟殺。

“更耐打了嗎?”

周元冷笑出聲,如魔影般的身影再度暴射而下,虛空上留下道道殘影。

金鼠王急忙化為金光閃避。

轟!轟!

溶洞之內,一人一鼠瘋狂的追逃,狂暴的攻擊將此處掀得天翻地覆。

秦蓮沒有加入追擊中,她身影出現在那數根鐘乳石處,運轉源氣形成護罩將它們保護住,免得被大戰餘波所波及,若是它們損毀於此,她與周元將會心痛得滴血。

砰!

煙塵瀰漫的溶洞內,周元那壯碩的魔影從天而降,雙腳裹挾着山嶽般的力量,重重的踩在了那金鼠王脊背之上。

轟隆!

地面崩裂出大坑,那金鼠王被牢牢的控制住。

它瘋狂掙扎,試圖逃脫。

但周元那鐵拳已是再度瘋狂的轟下,拳頭之上,雪白毫毛纏繞,化為拳頭,其上還有着尖刺閃爍着寒芒。

“破源!”

雪白毫毛瞬間化為漆黑色彩,深邃得令人心悸。

轟轟轟!

周元那化為炎魔般的赤紅眼瞳中蘊含著暴戾,重拳化為無數道拳影,盡數的轟擊在

那金鼠王強悍的肉身之上。

巨聲在溶洞內不斷的響徹。

那片地面也是在不斷的崩塌。

數分鐘後,那轟隆巨聲方纔漸漸的停歇下來。

秦蓮望下去,只見得那煙塵散去處,顯露出一個幽黑的巨坑,而巨坑深處,周元那壯碩如魔影般的身軀已經恢覆成了原樣。

而在他的腳下,先前那猙獰凶狠的金鼠王已是半點不見獸樣,宛如爛泥一般,鮮血濺滿了整個深坑。

周元瞧着金鼠王這凄慘的模樣,也是有些無奈,後者的肉身太過的強橫,他只能全力攻擊,不然的話以它那頑強的生命力,就算是打上一天都不見得能夠將其打死。

“抱歉了...”

周元沒有太多誠意的道歉了一聲,然後手掌一招,只見得那金鼠王的一塊血肉便是升起,他隨手將其捏碎,頓時其中有着一道散髮着光澤的奇寶顯露出來。

那是一顆深黃色的晶體,晶體有九個竅孔,宛如眼睛一般,散髮着一種難以形容的玄妙之感。

在這九竅石晶上面,周元還能夠感覺到那與祖氣如出一轍的古老韻味。

“這就是由祖氣蘊養而出的奇寶嗎?”周元張開手掌,好奇的打量着。

傳聞若是要煉製真正聖寶的話,那麼便是需要這種奇寶材料,所以此物可謂是稀罕珍貴。

不過就當周元在打量着手中這九竅石晶的時候,他的掌心中忽然有着雪白的毫毛不受控制般的冒了出來,直接是將那九竅石晶纏繞,然後唆的一聲,閃電般的消失而去。

這般變故頓時讓得周元一驚。

“天元筆?!”

他急忙內視神府,只見得神府之內,天元筆靜靜的懸空,雪白毫毛垂落下來,重重纏繞形成圓球,而圓球內部有光芒綻放。

正是那顆九竅石晶。

而周元能夠清晰的見到,一股奇特的力量在經由毫毛傳輸進入天元筆,而在這種力量下,天元筆斑駁的筆身似乎都是變得深邃了一些。

甚至...天元筆那第八紋,都是綻放了一絲微光。

“天元筆能夠吞噬這種奇寶進化自身?!”周元又驚又喜,如今的天元筆威能已經超越了尋常的頂尖天源兵,甚至能夠勉強算做準聖源兵,但他明白,距離真正的聖源兵,天元筆依舊還有着不小的差距。

可隨着天元筆等級越來越高,它的覺醒進化也是越來越困難,如今這古源天的奇寶,倒是再度讓周元見到了契機所在。

似是感應到周元的註視,天元筆震動起來,發出嗡鳴聲。

周元明白它的意思,它是想要更多的祖氣奇寶。

周元咧咧嘴,得,看來接下來他要開始辛苦的供

養這個小祖宗了。

“行行,幫你多搞點。”周元無奈的道,不過對此他更多的還是歡喜,畢竟天元筆如果覺醒進化,對於他的實力提升也會有着巨大的幫助。

說完,周元便是打算退出神府。

可就在這一瞬,他忽然停了停,心中有驚疑之色閃現而過,因為這一刻,他又感覺到了體內傳出了一道異樣的波動。

只是這道波動極為的微弱,若是不仔細感覺的話幾乎會忽略掉。

周元心性謹慎,並沒有將其忽視,而是開始靜心感應。

在他這般感應下,那種細微的波動果然再度出現了...

而順着那絲波動,周元心念一動,神府之內,忽有諸多銀色的液體匯聚而來,漸漸的在他前方化為了一顆銀色圓球。

銀色圓球光滑如鏡,偶爾有着細微的漣漪在其錶面綻放。

周元心神愣愣的望着這銀色圓球。

“這...銀影?!”

周元的面色在此時變得極為的精彩,他怎麼都沒想到,傳出那道微弱波動的,竟然會是銀影!

這可是以往從未出現過的。

這是銀影第一次主動的對他發出信息,當然,這應該是銀影品階遠遠比不上天元筆的緣故。

“你也誕生了一絲靈智嗎?”周元好奇的伸出手,將銀色圓球握在手中,看來這麼多年的蘊養,也是令得銀影與他之間有了一種聯繫。

銀影圓潤的錶面上有漣漪浮現,但這種靈性顯然比天元筆差了許多。

“你想做什麼?”周元問道。

銀影在這個時候突然的發出波動,必然是有原因的。

銀影無法表達太過明確的想法,只能不斷的令得錶面上漣漪波動。

周元沉吟片刻,忽然心中靈光一閃,看向了不遠處懸空的天元筆,若有所思的道:“你也想要祖氣奇寶?”

今日神府內如果說有什麼異樣的話,那麼也就只有那祖氣奇寶了。

銀影頓時劇烈的顫起來,漣漪急促。

周元笑了笑,連忙安撫:“好好,我知道了,放心吧,不會虧待你的。”

對於這從他微末時就跟隨着他的銀影,周元也是有着極深的感情,不知道多少次在生死間,都是依靠銀影的力量來力輓狂瀾。

不過隨着如今他實力不斷的提升,銀影卻有着難以跟上他的腳步,但周元感覺,或許這古源天內的祖氣奇寶,也將會是銀影進化的契機。

深坑中,周元睜開眼目,他望着空空如也的掌心,忍不住的苦笑一聲。

看來供一個小祖宗還不夠...這下得供兩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