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所選擇的地圖碎片,其所在的地域,位於混元天城鎮西北方向。

所在處與城鎮間相隔遙遠,所以即便是周元他們這大部隊全速趕路,也是消耗了半日的時間。

而就在這短短半日中,他們在中途稍作歇息的時候便遭遇了一次地災突襲,不過好在如今的眾人都是早已有了戒備,所以當那地災爆發時,紛紛及時躲避,這才未曾造成多大的損失。

趕路的時候,周元他們還遇見了算做古源天土著般的生物。

那是如同獸形般生物,跟源獸有些相似,但卻並不具備源獸的靈智,而是憑藉著本能行事,如同野獸。

這種生物,被稱為古獸。

這些古獸雖然沒有靈智,但它們也有着極為出彩的地方,那就是這些古獸全部都是擁有着相當恐怖的**,那似乎是因為經年吞吐這方天地間的源氣所自然錘煉出來的...那種強度,讓得天淵域這些天陽境中的頂尖人物都是羡慕不已。

整個部隊內,能夠在肉身強度上面勝過這些古獸的人,恐怕不會超過十指之數。

所以,古源天內的古獸,很多都是體形極為的龐大,擁有着踏平山脈般的力量。

周元他們就撞見過一頭如同山嶽般高的巨獸,那巨獸四蹄粗壯如百丈巨柱,四蹄邁動時,地動山搖,在面對着此獸時,就連周元都是感覺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

所以那次他們主動的選擇了避開了那頭巨獸,免得將其激怒,平白損失人馬。

古源天的危險繫數,可見一斑。

而在一路有驚無險的趕路下,周元他們也是在小半日後,抵達了地圖碎片所指明的地域。

那是一片...格外貧瘠的山脈。

山脈倒是顯得一望無際,一座座巨峰拔地而起,直穿雲霄,陡峭險峻。

只是,整個山脈顯得生機寥寥,整個山脈間翠綠難尋,唯有光禿禿的亂石。

於是,一道道目光皆是看向了周元,包括秦蓮。

周元則是乾咳一聲,他望着這片遼闊山脈,想必探尋起來也是需要個數日的時間,於是他揮了揮手,道:“都愣着乾什麼?都給我動起來,將那隱藏起來的祖氣支脈挖出來!”

見到他都發聲了,天淵域的天陽境部隊也就只能聳聳肩,然後按照分配好的小隊陣型分散開來,對着山脈開始一步步的探進。

轟轟!

隨着部隊行動起來,頓時轟鳴聲在山脈中響徹。

只見得每一個小隊皆是運轉源氣,將源氣化為尖頭螺旋狀,然後就對着地面,山體開始突突的鑽進去...

一個個深坑接連出現。

短短片刻,這片山林中便是變得千瘡百孔起來。

這群天陽境強者搞起破壞來,顯然也是頂尖的。

周元抱着雙臂的望着這一幕,然後目光轉向一旁的秦蓮,道:“幹嘛一直看着我。”

秦蓮沒好氣的道:“我的周元大元老,我想請問一下,眼前這地方你覺得我們真能有半點收穫嗎?”

先前到了這裡,秦蓮的心就涼了一大截,因為此處過於的貧瘠,完全不像是祖氣濃郁之處,要知道祖氣旺盛的地方,將會催生出諸多古獸,而這裡...他們就沒見到過半隻古獸的影子。

周元笑道:“來都來了,找找看再說吧。”

秦蓮嘆氣一聲,如今也只能這樣了,於是她也懶得再多說,身影掠於高處,然後環顧四方,保持着戒備。

周元見狀,則是將目光轉向這片貧瘠的山脈,他的眼瞳深處有聖紋流轉,只是一番掃視下來,他並沒有察覺到大量祖氣匯聚的波動。

不過他並不感到意外,這片山脈太過的龐大,他的破障聖紋不可能一眼就能夠找尋得出來,但他相信破障聖紋的力量,這片看似貧瘠的山脈中,必然隱藏着一條祖氣支脈。

而且,之前從“白玉鏡”上面窺測此處時,他發現此處錶面上的淡黃氣息雖然淡薄,但其深處,卻是有着點點光澤閃現,這種異象是其他地方所不具備的。

所以他才會讓秦蓮選擇此處。

“我就不信把你找不出來...”周元自言自語,旋即他單手負於身後,腳步邁出,一步便是數十丈,而每一步落下,他都會停上一息,觀測四周。

傳聞那祖氣支脈具備着某種趨吉避凶般的靈性,所以想要將其找出來,並非是容易的事情。

於是周元便是這樣一步步的走入山脈,專心探測。

而大部隊也是在這山脈之中,步步探測而進,轟隆隆的聲音迴蕩於整個山脈。

時間也是迅速而過,眨眼就已大半日過去。

秦蓮立於高處,臉色有些不好看,因為這大半日探測下來,他們並沒有探測到半點祖氣

波動,祖氣支脈更是毫無蹤跡。

木幽蘭,邊不及,韓金鶴等副隊長也是掠身來到秦蓮身旁,衝著她搖搖頭,表示自己那邊的區域毫無收穫。

這更令得秦蓮有些煩悶起來。

如果此次空手而回的話,指不定會被那萬祖域嘲笑成什麼樣,關鍵是第一次就宣告失敗,對於自家部隊的士氣也是不小的打擊。

“周元呢?”秦蓮問道。

木幽蘭指了指山脈深處:“先前看他一個人進深處探測去了。”

秦蓮聞言,身影也是化為一道流光對着深處掠空而去,她在山脈中找了片刻,便是見到了周元的身影正立於一座不起眼的山丘上,當即按落身形。

“我們探測了大半天,毫無收穫。”

秦蓮盯着周元,有些無奈的道:“此次我們恐怕要無功而返了。”

不過她倒也沒責怪的意思,反而安慰道:“我們都第一次來古源天,並沒有什麼經驗,就算看錯眼也並不奇怪,你不用感到沮喪。”

周元笑了笑,道:“你不覺得這片山脈太過的貧瘠了嗎?而且我們探尋了半天,都未曾發現一頭古獸的蹤影。”

秦蓮皺眉道:“這也說明不了什麼吧?”

周元輕輕跺了跺腳,手掌一抬,突然有着數百道光影暴射而出,化為一根根石柱轟然的砸落,宛如釘子一般,散落於這片區域中。

“鎮地柱?周元,你在做什麼?”秦蓮見狀,頓時一驚,這些鎮地柱可是需要在找尋到祖氣支脈後才能夠動用的,其作用是能夠鎮住支脈,不讓得其四散逃竄。

可如今這裡...

秦蓮四處看了看,又是仔細的感應了一下,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祖氣存在的跡象。

“將所有人都招來。”周元也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吩咐道。

秦蓮一頭霧水,但終歸還是乾脆利落的沒有再多問什麼,直接是轉身而去,半晌後,遠處有着無數道破空聲響起,天淵域的部隊盡數的齊聚於周元所在的那座山丘四周。

不過來到這裡的各個隊伍,也皆是滿眼疑惑的打量此處,因為他們同樣沒感覺這裡有什麼異樣。

面對着那無數疑惑的目光,周元神色平靜,指了指這片區域。

“挖吧。”

“祖氣支脈,應該就在這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