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闊的平原上,無數道人影熱火朝天的搬動着巨石,源氣操控着泥土破地而出,迅速的形成了一座座的房屋建築。

一座能夠容納數萬人的城鎮,在以驚人的速度自這座平原上拔地而起。

這座城鎮,自然便是混元天各方人馬合力所建,因為這裡將會是他們初期的落腳點。

在城市的地基上,銘刻着諸多的源紋,這些源紋形成了一座光罩,將整個城鎮都是籠罩進去,這光罩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屏蔽源氣。

有了這種屏蔽結界,才能夠避開地災的感應。

不然這麼多人聚集一個城,源氣波動旺盛,恐怕下一波地災很快就會來臨,到時候一個吞吐,說不得就全軍覆沒了。

在那城鎮中央的位置,有一座高塔在以飛快的速度成形,而塔頂的位置,則是矗立着一面宛如玉石般的光鏡。

光鏡之上,有諸多源紋若隱若現。

此為“觀氣台”,它的作用,便是能夠映照方圓數萬里範圍內祖氣的流動,而一般來說,如果有着大量祖氣流動的地方,很有可能就存在着祖氣支脈。

這觀氣台的建造並不難,幾乎所有勢力在來時都專門教過,只是每次催動這觀氣台需要龐大的源氣支撐,因此想要窺探萬里範圍,還是得需要諸多勢力合力一把。

所以最起碼,在這前期的時候,各方勢力都是處於一種聯合之勢。

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各方人馬應該還是會逐漸的以各種小團隊的形式分散,畢竟祖氣支脈也不是滿地都有,聚在一起,很容易出現僧多粥少的事情,反而會出現矛盾。

觀氣台的建造,在各方勢力齊心下,不過半日時間就已建成。

於是各方勢力的話事人也是雲集於塔下。

周元與秦蓮站在最前方的位置,這裡是九域專屬,其他各方頂尖勢力則是往後排。

關青龍抬頭望着塔頂的白玉鏡,輕輕點頭,道:“準備開始吧。”

話音落下,他率先出手,只見得一道青光源氣自其天靈蓋衝天而起,青光凌厲霸道,宛如一頭青蛟盤旋,直接一頭撞進了那白玉鏡內。

轟!

與此同時,周元,秦蓮等人也是紛紛運轉源氣,霎那間,萬千道源氣光虹呼嘯而出,盡數的沒入於那白玉鏡內。

隨着如此磅礴浩瀚的源氣灌註,那白玉鏡面上頓時有着光澤流轉,下一瞬,白玉鏡內忽有一道毫光衝天而起,沒入無邊高空。

毫光衝出後,約莫十數息,又是原路墜落而下。

嗡嗡!

毫光落下,白玉鏡頓時震動起來,仔細看去,那鏡面之上,似乎是有着山川河流的圖像在形成。

各方勢力的話事人都是眼神熱切的盯着鏡面。

咻咻!

白玉鏡上,有光線落下來,最後在塔下半空的位置,漸漸的形成了一股光圖。

光圖內,有山川河流,想必正是方圓數萬里範圍的景象。

而此時,有神秘的淡黃色氣流瀰漫出來,漸漸的將某些地方染成了淡黃色彩。

望着那些淡黃色的區域,所有人眼中都是有着灼熱之色涌現出來,因為那些區域,便是祖氣旺盛之處,很有可能會有祖氣支脈的存在。

當然,這並非是絕對的,因為觀氣台只能探測到錶面的情況,至於那山嶽大地深處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其實觀氣台也無法探測到,所以到時候還是得各憑運氣。

很有可能你找了一塊淡黃氣息籠罩的地方,最終毫無獲得或者只是一條微不足道的小小支脈。

而那些看似氣息微小處,說不得就蘊含著一條大型的支脈。

當然...這種可能比較小。

周元也是好奇的打量着,那淡黃色的氣流即便只是觀氣台映照出來的,但卻依舊給人一種神秘古老的韻味。

他的目光掃視而過,發現這片地圖中,有數片區域淡黃氣息濃厚,想必其中蘊含不少的祖氣。

而顯然,這幾塊區域,待會將會是各大勢力搶奪的主要目標。

周元看着,心頭忽然一動,眼前這些淡黃色氣流,其實只是表層現象而已,倒是不知道他如果借助着破障聖紋的力量,能否窺破遮蔽,看得更為的清楚?

心中想着,周元倒是立即運轉起破障聖紋,反正試試也沒什麼損失。

他的眼瞳深處,古老的聖紋流轉起來,眼前的景象頓時有了一些變化,他的視線聚焦於半空中的地圖上,而隨着他凝神仔細的盯着,那淡黃色的氣流果然是有着許些變化顯露出來。

那是一種更為深層次的景象。

一股驚喜自周元的心中涌現而出,破障聖紋果然有用,他這大膽的嘗試顯然是得到了極好的結果。

而當周元自顧自的在那裡嘗試着破障聖紋的時候,各方勢力的話事人已是有些蠢蠢欲動。

轟!

某一刻,關青龍,王玄陽,冬葉這些各域的領頭人已是直接爆發源氣,率先出手。

天淵域這邊出手的是秦蓮,她的源氣底蘊比沒有動用“晉升”的周元更強,所以眼下這種需要搶奪的情況,倒是她出手更為的合適。

只見得一道源氣自她的掌心射出,直接是衝進那光芒地圖內。

秦蓮的目標極為的明確,正是那數道看上去淡黃氣息最為濃郁的地域之一。

按照各方的規矩,這光圖能夠直接打碎,誰若是看中了那片區域,直接出手將那一片的地圖碎片截獲下來即可,當然,如果同一塊區域被不止一人盯上,那自然是免不了一場爭鬥。

這種爭鬥並非是真刀真槍的直接鬥起來,而是一種微觀層次的較量。

就看誰能夠震退對方的源氣,搶先一步將地圖碎片截走,從某種意義來說,這也是對自身實力的一種體現。

九域是第一波出手的人,因為這是他們享有的特權,而其他的勢力,則是只能等他們搶完後,再來出手搶奪...

秦蓮全神貫註,她那一道源氣瞬間就到了她所看中的那一塊光圖碎片處,然後源氣一捲,就要捲住那枚地圖碎片退走。

“呵...”

不過就當她即將得手的那一瞬,似是有着一道輕輕的笑聲響起,一道黑白源氣光束從旁閃電般的竄來,光束直接與秦蓮的那一道源氣相撞擊。

砰!

細微的低聲響徹,那一瞬間,兩股源氣彼此瘋狂侵蝕,轟擊。

短短數息,交鋒了上百次。

不過最終還是那黑白源氣更勝一籌,直接是將秦蓮的源氣震得倒飛而出,旋即黑白源氣 搶先一步,將秦蓮所看中的那枚光圖碎片捲起。

“王玄陽!”

秦蓮震怒,冷冽的目光直接投向不遠處的王玄陽。

王玄陽瞟了她一眼,淡笑道:“技不如人,那就別搶那麼快。”

他嘴角微掀的看了看秦蓮身旁的周元,玩味的道:“本來還以為周元元老會上場的呢,結果還是喜歡躲着?”

王玄陽手中黑白羽扇輕輕扇動,笑道:“搶了你們看中的地方,倒是有些過意不去,來,送你們幾塊,自己選選。”

說著,只見得那光圖內的黑白源氣一抖,便是將他附近的幾塊地圖碎片彈向了秦蓮的那一道源氣。

周圍傳出了一些低低笑聲。

王玄陽那隨隨便便踢出來的幾枚地圖碎片,只是縈繞着比較淡的淡黃氣息,跟被他搶奪的那一枚碎片完全不能比,顯然這是王玄陽故意想要羞辱。

周元的目光卻是盯着那被王玄陽隨意踢出來的幾道地圖碎片,眼眸有些奇異的閃爍了一下。

秦蓮俏目含煞,不過她也知曉此時不是跟對方糾纏的時候,心念一動,沒有理會那幾道飛來的碎片,就要尋找其他的目標。

不過就在此時,周元那細微的聲音,突然的傳進她的耳中。

“選左邊第三塊地圖碎片。”

秦蓮俏目圓瞪,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周元,顯然不明白他究竟是什麼意思,那王玄陽故意如此,可是在羞辱他們,他們還要主動湊上前去?

“你沒聽錯,抓它,快點!”周元低聲催促。

秦蓮美目急促的閃爍,但最終還是出於對周元的信任,一咬銀牙,源氣一捲,就將周元所說的那一枚地圖碎片捲住,然後退出了光圖。

而當秦蓮捲住那枚地圖碎片而出時,周圍顯然是安靜了一下,緊接着有忍耐不住的哄笑聲響起。

他們純粹是當秦蓮被王玄陽氣得失去了理智...

秦蓮俏臉冰寒,恨恨的盯着周元,有低聲傳來。

“就算你是元老,你也得給我一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