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當那被仿佛沒有盡頭般的雲霧遮掩的天柱峰上空傳來轟鳴聲時,這天柱峰山腳下的各方勢力人馬也是猛的抬頭,眼神驚疑中帶着一些狂喜的望着那厚重雲霧。

這沉寂不知道多久的天柱峰上空,終於是有動靜了!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那天柱峰上空終年所籠罩的厚重雲層也是被攪動起來,空間波動引發了恐怖的罡風鋪天蓋地的肆虐下來,所過之處,一切生機都是被生生絞碎。

那是天柱峰凶名赫赫的風災!

“起結界!”

山腳下那連綿無盡的營地中,也是在此時有着諸多暴喝聲響起。

緊接着,一座座結界光罩便是升起,一層層的將半空中盡數的覆蓋。

無邊的罡風衝撞在層層結界上,將其不斷的撕碎,不過好在各方勢力都是準備充分,一道道結界不斷的升起,同時還有着強者出手,催動起源氣攻勢,將那狂暴罡風不斷的打碎。

不過風災猶如是無窮無盡,所以各方也不敢收手,只能不斷的抵禦着。

於是一時間,原本還算平靜的天柱峰下頓時變得混亂騷動起來。

周元他們所在的營地中,同樣是有結界升起,他抬頭望着那不斷有漣漪擴散的結界光罩,面色有些凝重,面對着這種級別的罡風,恐怕就算是天陽境強者一旦落入其中,也無法堅持太久,而一旦自身源氣被消耗殆盡,恐怕就只有被罡風撕碎的下場。

“難怪這天柱峰區域一般無人敢踏入...”

周元心中感嘆,在這種自然偉力面前,莫說是天陽境,想必就算是源嬰境強者都會感到忌憚,恐怕唯有踏入法域後方纔能夠將其無視。

“不知道這風災會持續多久?”一旁的秦蓮忍不住的道。

周元凝視着那被絞碎出一個深不見底空洞的雲層,他眼眸深處有聖紋流轉,直接運轉了破障聖紋。

破除虛妄!

於是那厚重雲層在眼中漸漸的變得透明,那天柱峰峰頂也是印入其眼中,只見得那裡的虛空呈現極端扭曲的姿態,而有着九道偉岸的身影若隱若現,他們似乎是在施展着偉力,漸漸的將那扭曲的空間撕裂開來。

那應該就是混元天的九位大尊了。

他們是在撕裂空間,想要連通古源天吧...

而風災的源頭,也是因為那裡所傳出的動靜所導致。

“等到九位大尊將空間通道打通,風災就會消停。”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漸漸的變得有些灼熱,對於那古源天之爭,他抱着不小的期待,因為唯有與更多頂尖級別的對手交鋒,才能夠讓得自身不斷的精進,所以他需要那些厲害的對手來作為他的磨刀石。

“吩咐下去,所有部隊

準備集結吧,或許大戲就要開場了。”

秦蓮聞言,也是立即轉身將命令發佈了出去。

周元負手而立,凝視着雲層深處。

轟轟!

雲層深處傳來的如雷般轟鳴,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左右。

而就在各方勢力都是因為那風災的肆虐有些苦不堪言的時候,那轟鳴聲終於是漸漸的平息,緊接着似是有着一股偉力席卷而下,所過之處,所有肆虐的罡風都是煙消雲散。

此時,甚至於那天柱峰終年被籠罩的厚厚雲層,都是變得稀薄起來。

無數道目光望向天柱峰峰頂,由於那裡太過的高遠,即便是他們將源氣灌註雙目,卻依舊是無法看得清楚峰頂的景象,只是,他們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九道恐怖威壓若有若無的自峰頂釋放出來。

那是九域大尊。

而且,在峰頂的空間處,似是有着一扇空間之門,靜靜的矗立。

轟隆!

九位大尊同時揮袖,只聽得天地間有巨聲迴蕩,那空間之門漸漸的開啟,其內幽深,似是通往不可知的神秘之處。

無數道視線望着那開啟的空間之門,那些目光中,充滿着期待,忐忑以及對未知的懼意。

嗡!

空間大門之外,天地源氣匯聚而來,漸漸的形成了一道彩虹階梯,階梯不斷的延展而下,此時這高空處恐怖罡風肆虐,但卻無法撼動彩虹階梯分毫。

“混元天法域聽令,登天,入古源!”

隨着那一道道宏大聲音的響徹,只見到有一道道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於彩虹機階梯上,他們的身影猶如瞬移一般,數個閃爍,便是出現在了空間之門外。

周元望着那些散髮着恐怖氣息的身影,然後凝聚在其中一道高挑的身影上。

那酒紅色的短髮隨風輕揚,英姿颯爽。

正是二師姐郗菁。

在其身旁,還有着玄鯤宗主與邊昌族長,至於木霓元老並沒有前往,因為天淵域總還是需要一位法域坐鎮的。

而立於空間之門前的郗菁,似也是察覺到了他的註視,眸光掃視而來,然後衝著他露出一個笑顏,有聲音飄渺傳來:“小師弟,古源天內,多多小心。”

周元點頭,輕聲道:“郗菁師姐,你也多小心,盼你平安而歸。”

在那無數道敬畏的目光中,那代表着混元天除去聖者之外最強大的一波力量,便是踏入空間之門,消失不見。

無數人望着這一幕,皆是抱拳彎身,畢竟此番大戰,從某種層次而言,他們也都算是為了混元天而戰。

“混元天源嬰聽令!入古源!”

隨着法域強者登天離去,又是浩大聲響

起,這一次,只見得天地間源氣都是猛然的沸騰,一道道流光衝天而去,落向了那彩虹階梯之上。

那每一道身影,皆是散髮着強大的源氣波動,登梯而行。

混元天源嬰境強者的數量就要遠勝法域境,而且此處的幾乎都是源嬰境中的佼佼者,在混元天內擁有着赫赫威名。

所以他們的陣仗,看上去比先前那些法域強者還要更壯。

諸多天陽境嚮往的望着他們,跟還有些遙不可及的法域境相比,顯然還是源嬰境距離他們更為的接近一些,他們很多人前往古源天,最大的野心,便是借助那裡的機緣,獲得突破到源嬰境的契機。

“混元天天陽境聽令!”

當源嬰境強者出場後,便輪到了天柱峰下規模最為龐大的天陽境了。

轟!

而那聲勢,也的確是讓得人震撼,只見得無數道流光瞬間衝天而起,密密麻麻的宛如蝗蟲一般。

周元與秦蓮同樣沒有拖沓,第一時間便是率先掠出,在他們身後,便是天淵域那數千道天陽境中最為精銳的力量。

無數道身影落於彩虹階梯上,遠遠看去,猶如螞蟻在順着天梯攀爬。

隨着逐漸的接近,無數天陽境方纔察覺那空間之門的壯觀,數千丈的巨門矗立,人立於其下,猶如螻蟻。

而在空間之門的上空,九道偉岸身影若隱若現,散髮着無盡威壓,足以引得天地震顫。

無數來到此處的天陽境,皆是紛紛對着那九道偉岸身影躬身行禮,表露敬畏與尊崇。

周元也是行了一禮,然後他的耳中有聲音響起:“小師弟,進了那古源天當謹慎而為,若是遇見強敵,當知難而退,你們那一層的祖氣總量,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即便是最終讓得聖族占了便宜,也無關大礙,切記留得青山在,方纔有未來的機會,不必執着一時。”

周元身體微頓,心中微暖,衝著顓燭所在的方位輕輕點頭。

只不過,他心中明白,顓燭的話並非完全屬實,即便他們這一層爭鬥的對象只是各方天域的天陽境,但其中也蘊含了古源天祖氣總量的兩成,那並不是小部分了...顓燭這樣說,只是想讓他不要太過的冒險。

這場古源天祖氣之爭,天源界諸天,恐怕都是無法置身於外。

“走吧。”

周元偏頭,對着面色有些凝重與緊張的秦蓮等人說了一聲,然後深吸一口氣,率先邁出步伐,一腳就踏入了那巨大的空間之門內。

隨着他的進入,在其後方,浩浩蕩盪的混元天天陽境大部隊,也是如潮水般的涌入而進。

從這一刻開始,這波及天源界九天的祖氣之爭,算是大幕拉開了。

而那所攪動的風雲,也將會遠遠的超過周元之前所經歷的任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