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王玄陽笑眯眯的聲音在石殿中傳開時,原本還算是熱鬧的殿內頓時變得安靜下來,一道道噙着各種情緒的目光投向了黑色圓桌上的周元。

對於王玄陽的發難,其實在場的人不算太意外。

此前五大聯盟與天淵域的戰爭,背後就是萬祖域一手所發動,但這場戰爭的結果卻是算不上什麼好,顓燭入聖歸來,徹底的打亂了萬祖域的圖謀。

到得最後,不僅什麼沒撈到,反而還害得手下的小弟們損失慘重,如那三山盟,被迫舉宗搬遷,不說諸多資源的損失,光是那顏面就丟得乾乾凈凈。

而這種丟份,無疑也會波及到一些萬祖域。

所以總體說來,此次的戰爭,萬祖域算是輸了。

這無疑是令得萬祖域上上下下憋着一口氣,畢竟這些年順風順水慣了,類似的打擊從未遇見過,如今突然在不怎麼瞧得上眼得天淵域身上碰了一頭血,怎麼能通透得了。

這就導致如今的天淵域與萬祖域彼此都有些不對付,如今在這裡碰見,以王玄陽的性格,自然是會有諸多的挑釁。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周元坐在這裡,剛好是給了他最好的由頭。

畢竟如今這圓桌上的諸位,幾乎清一色的都是天陽境後期,而周元這天陽境中期坐在這裡,就如群虎中混進了一頭獨狼般。

不過面對着王玄陽的生事,周元面色倒是平淡,頗有養氣功夫。

但秦蓮卻是忍不了,寒着臉道:“王玄陽,周元是我天淵域元老,他若是沒資格坐在這裡,你豈不是連門都沒資格進?”

王玄陽慢悠悠的道:“天淵域元老?呵呵,既然是元老,那就應該去法域強者的會議啊,怎麼會跑到我們這些天陽境小輩的場子來了?”

場中有人暗自發笑,如果按照身份來算的話,周元倒的確是能夠去那法域強者的會議,只是想到那一幕,他們就忍不住的感到滑稽。

如果說周元在這裡,還能夠說是群虎中混進一頭狼,那麼到了法域強者的會議,他恐怕就得變成螻蟻了...

王玄陽笑吟吟的盯着周元,道:“你們天淵域喜歡這麼兒戲的將元老位置隨意賜予,那是你們的事,所以可別以為我們其他的勢力會認賬。”

“既然來了這裡,就莫要再提什麼元老身份,徒惹人笑話罷了...”

周元目光一抬,也是衝著王玄陽一笑:“那應該提什麼?”

“當然是各自的真實實力,不然的話,進了那古源天,難道遇見其他天域的隊伍,你就拿出這元老身份去嚇唬別人嗎?”王玄陽似笑非笑的道。

周元點點頭:“那我覺得我的實力勉強還算是夠,所以就不勞閣下費心了,至於在古源天遇見其他天域的人我要如何做...那就,關你屁事?”

待得那最後四個字一齣,殿內不少人眼睛都是忍不住的瞪大了一點,目光直直的望着面帶微笑的周元。

誰都沒想到,這位天淵域的元老,竟然會如此的...直白以及不給王玄陽面子...

不過想想也對,雖說周元只是天陽境中期的實

力,但他這天淵域元老的身份是繞不開的,他還真是不需要給王玄陽半分的臉面...

紫霄域的位置,那冬葉面無表情,不過對於周元與王玄陽她都沒什麼好感,於是微微轉頭對着後面的蘇幼薇道:“太粗魯了。”

蘇幼薇輕笑一聲,美目忽閃忽閃的盯着周元:“沒有呀,我倒是覺得很真實。”

冬葉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這都能跟真實扯上關係,我覺得你才更真實!

冬葉心中有些惱火,原本還想在蘇幼薇這裡給周元上點眼藥,結果這個妮子滿眼睛都是那家伙,這簡直已經是病入膏肓了。

“這家伙究竟有什麼好的...”冬葉無奈,在她看來,周元如此不客氣,以那王玄陽的脾氣,怕是忍不了的。

果然,正如冬葉所料,王玄陽臉龐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下一瞬,他手中黑白玉扇猛的合攏。

咻!

一道黑白之光暴射而出,直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衝周元而去。

黑白之光掠過,隱隱有着異樣的香氣。

“陰陽毒瘴?”

場中不少識貨的人,他們見到那散髮着異香的黑白之光,眼神頓時一凝,那是王玄陽的一種獨特手段,以自身陰陽源氣再配合諸多秘材煉製而出的一種毒瘴。

據說一旦染了此毒,便會沉浸於肉 欲之中,喪失理智。

此毒極為的難纏,能夠穿透源氣,直指神魂,面對着他這般毒瘴,就算是同等級的強者都得小心翼翼,不敢沾染。

王玄陽祭出此毒瘴,也是用心險惡,他倒不指望此毒毒殺周元,而是要他當眾出醜,丟盡顏面,從而也令得天淵域顏面大失。

王玄陽與周元位置相隔不遠,他這般突然出手,太過的迅猛,導致於一直戒備的秦蓮此時都來不及出手,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那黑白之光射向周元。

周元體內的源氣在受到攻擊的那一瞬,也是自動的涌出,迅速的在面前形成了一層屏障。

嗤!

但那黑白之光卻是在接觸源氣屏障的瞬間直接穿透而進,然後射進了周元眉心。

黑白之光在周元眉心綻放。

殿內不少目光都是變得戲謔起來,想必是在等待着一場好戲,這周元中了王玄陽的陰陽毒,接下來不知道會如何的失態。

王玄陽也是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盯着周元,只是那眼眸深處,一片冰冷殘酷。

大殿內氣氛變得安靜下來,所有視線都聚集在周元的身上。

不過在他們的註視下,周元眉心的黑白之光並沒有繼續的擴張,而他那雙目之中,也沒有出現任何的失去理智的神采。

只見得他的身軀上,竟是有着無形的火焰開始升騰燃燒起來。

而黑光之光一遇見此火,便是迅速的消融。

短短不過數息,就已經被燒得乾乾凈凈。

這一幕落得眾人的眼中,頓時引起了一些驚呼聲:“這是...護身魂炎?”

如此強盛的魂炎,這得化境中期的神魂吧?”

“一般化境中期的神魂都無法凝煉出如此雄厚的魂炎,這家伙的神魂境界,恐怕已是抵達中期頂峰了...”

眾人看向面色平淡的周元時,已是有些驚奇,難怪他並不懼對方的毒瘴,那陰陽毒瘴直指神魂,可周元神魂強盛,直接凝煉出魂炎護身,那毒瘴根本不可能侵入神魂的。

在場的這些人,或許都是天陽境中的佼佼者,但若是要純粹的比神魂境界,能夠比得上周元的人,恐怕並不多。

黑白之光消融,那王玄陽的雙目也是微微虛眯起來。

這般出手,卻是無功而返,這令得他臉龐上的笑容徹底的散去,畢竟以他的實力,率先出手襲擊周元,卻是毫無建樹,這本身就是個挺丟臉的事情。

“這小子...”王玄陽眼神冰寒。

“王玄陽,你找死!”

不過此時,一道蘊含著殺意的冷冽聲音陡然響起,只見得秦蓮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半空中,纖手一握,一柄雀刀閃現而出,一刀便是裹挾着恐怖源氣,狠狠的對着王玄陽斬了下去。

那一刀的聲勢,連虛空都是震碎開來。

王玄陽面色冷漠,手中黑白玉扇一抬,其上有黑白源氣形成漩渦,直接是與那斬下的刀鋒硬碰在一起。

鐺!

金鐵之聲響徹,恐怖的源氣風暴肆虐開來。

各方強者紛紛出手,將撲面的源氣衝擊波化解。

而秦蓮與王玄陽身軀也是微微一震,後者手掌輕拍了一下扶手,石椅扶手裂開一道縫隙,而秦蓮則是身影倒射而退,落在地面時,急退了數步。

顯然,這般交鋒中,還是王玄陽更勝一籌。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王玄陽在天陽榜上的排名,本來就比秦蓮更高。

秦蓮一擊被擋,眼眸更寒,源氣爆發,又要出手。

王玄陽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道:“你一個人可不夠,要不要再將你們這周元元老加進來?”

周元面無表情,眼中有着一抹殺意浮現,身子緩緩的站起。

“王玄陽,你也夠了吧?”

不過此時,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的響起,一股恐怖的源氣威壓瀰漫開來,諸多目光投射而去,匯聚在了武神域的關青龍身上。

雙方越鬧越大,若是再不制止,這場會議怕是開不下去了。

王玄陽看了關青龍一眼,旋即笑眯眯的聳聳肩,黑白玉扇輕輕展開,源氣威壓收斂,然後衝著周元微笑道:“周元元老,古源天危機重重,你可得時刻緊跟着秦蓮,否則遇見什麼事,你這天淵域元老恐怕會死得很快。”

周元也是伸手將臉若寒霜的秦蓮阻攔下來,同樣面帶笑意,聲音溫和。

“閣下也多小心點吧,不過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念在同為一個天域的份上,我會盡可能幫你把屍體帶回來的。”

兩人笑意吟吟,似是干戈暫息,可那眼眸深處,卻皆是有着冰寒殺意在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