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平淡的聲音在寬敞的大廳內迴蕩着,直接是引得空氣都是凝滯了數息。

韓金鶴三人臉龐上原本是掛着許些笑意,可這個時候,笑意卻是一點點的僵硬下來,他們顯然是沒想到周元的回答如此的強硬。

三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掠過一絲怒意。

他們雖然是散修,但也都是有所際遇的人,不然也不會擁有着如今的底蘊,所以他們的心中的傲氣其實不會比天淵域的諸多頂尖天陽境弱。

他們以往獨身闖天涯,也是逍遙自在的很,此次如果不是為了那古源天的大機緣,他們也根本不會主動來到天淵域。

而且嚴格說起來,他們就算加入了天淵域,也只是雇佣般的關係,等到古源天的事一過,他們隨時可以離開天淵域。

如今混元天內,各方的勢力包括其他八域,都是在傾盡全力的招攬着他們這些頂尖散修,這也是令得諸多散修的身份地位水漲船高。

如同韓金鶴他們這些頂尖散修來到天淵域,就算是天淵域的源嬰境長老對他們都算是客客氣氣,這就更加令得他們傲氣盛了一分。

正因為心氣高了起來,當他們見到周元如此強硬的回絕時,一時間竟是有點難以接受。

在周元右手側,秦蓮看了看他,冷艷的臉頰沒有波動,但那眸子中卻是有着一絲細微的擔心,先前周元趕到此處,將主事的權利給接了過去,以他如今這五大元老的身份,秦蓮當然不敢不同意。

只是,她原本以為周元會稍稍懷柔一些,畢竟眼前這三位不算是他們天淵域的人,周元的元老身份不見得會對他們有太大的壓製作用。

如果激得他們心中忿怒,掉頭就走,到時候以他們在散修中的威望,必然會引得不少人跟隨,那他們這段時間的招攬可就白費了。

不過雖說心中擔憂疑惑,但秦蓮最終還是沒有插嘴,算是給了周元這位元老足夠的面子。

呼。

韓金鶴面色有些冰冷,他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的怒意,直視周元道:“看來周元元老是看不上我們這些散修了,也罷,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必留下來受人折辱了。”

他直接轉身就要離去。

薛青梅與王宿也是搖了搖頭,這位天淵域最為年輕的元老給他們的感覺就是年少氣盛,看來此次來到天淵域還真是一個錯誤。

本事不如何,脾氣倒是不小。

他們的眼中掠過一絲輕蔑,也是默不作聲就要離去。

周元望着三人的背影,淡淡的道:“走便走吧,我天淵域並不需要那種來混好處的混子。”

韓金鶴腳步一頓,面色冰冷,周元這話有激將的意圖,但他卻並不能置之不理,因為如果到時候周元以此宣揚出去,無疑是給他們的名聲抹黑。

於是他冷笑一聲,並未回頭的道:“真是笑話,我等雖不敢說能夠無敵於天淵域天陽境,但若是除了秦蓮長老等屈指可數的人之外,恐怕這天淵域的

天陽境,還沒幾人能讓得我們畏懼。”

“當然...這幾人內,或許並不包括你周元元老。”

“若非是因為你這元老身份,光憑你贏了一個陸慶的戰績...”語氣到這裡略微有些玩味,言語深意,已是極為的明確。

“放肆!”秦蓮眸子冷冽,喝斥出聲。

周元擺了擺手,制止下動怒的秦蓮,緩緩的站起身來,道:“是不是混子,靠嘴可沒什麼用,來測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這一次,韓金鶴他們終於是轉過身來,眼神怪異的盯着周元,因為看後者這個架勢,這是想要親自出手測量他們?

韓金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略有些譏誚的道:“周元元老,你不會是想要碰瓷吧?然後找個理由扣下我們吧?那傳出去可不好聽呢。”

雖說周元此前打敗了陸慶,也算是不錯的戰績,但那陸慶跟他們比起來卻不是一個檔次。

然而周元並未理會他們的譏嘲,依舊自顧自的道:“測試很簡單,只要你們三人能夠在我的源氣威壓下一步不動,就算你們贏,到時候就算你們想要隊長位置,也不是不能考慮。”

秦蓮聽到此話,也是忍不住的微驚了一下,周元這是什麼話?竟然想要憑藉著源氣威壓就將三人震懾住?

周元究竟打算做什麼?

而震驚的不僅是她,那韓金鶴三人同樣是愣了愣,旋即眼中有怒火升騰:“周元元老,你是想要羞辱我們嗎?”

從他們知曉的情報中,周元雖說如今在混元天名氣不小,但他畢竟踏入天陽境時間有限,此前能夠擊敗陸慶,那也是借助着某種外力。

而韓金鶴三人,不論哪一個的實力,都要遠勝陸慶。

所以就算周元要跟他們單打獨鬥的話,勝算都極小,更何況這所謂的要憑藉源氣威壓震懾住他們三人?

轟!

然而周元卻是懶得再與他們說廢話,面色漠然的踏出一步,那一瞬間,兩輪琉璃天陽直接是出現在身後,十八億六千萬的源氣底蘊爆發而起。

轟轟!

整個虛空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顫起來。

源氣風暴自周元周身爆發開來,緊接着那股恐怖的源氣威壓便是鋪天蓋地的肆虐而出。

當那股威壓肆虐時,秦蓮與韓金鶴三人的面色同時一變。

“天陽境中期?!”

“十八億源氣底蘊?!”

秦蓮眼眸震驚,她震驚於周元竟然突破了,同時也震驚於周元這極為恐怖的源氣底蘊...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十八億源氣底蘊的天陽境中期!

這簡直能夠媲美許多頂尖的天陽境後期了!

韓金鶴三人的眼中也是有着駭然流露出來,他們三人中,以韓金鶴的實力最強,達到了足足十九億的源氣底蘊,而薛青梅與王宿則是十八億左右。

但三人的源氣品質都不及周元,所以當周元這十八億底蘊釋放出來時,他們頓時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籠罩而來。

他們腳下的地板,都是咔嚓一聲,化為粉末。

“怎麼會...”三人心中皆是翻起了驚濤駭浪,然後瘋狂的運轉源氣,咬着牙死死的抵禦着那種鋪天蓋地仿佛源源不斷的威壓。

周元眼神冷冽,他知曉這三人桀驁,尋常手段可鎮服不了,所以一來便是激起三人的怒氣,而接下來,只要將他們的怒氣一巴掌拍得稀碎,他們自然會收斂那種傲氣。

周元手掌一握,天元筆的“晉升”在此時被催動。

於是,只見得周元身後的兩輪琉璃天陽開始變得璀璨起來,源氣底蘊,開始漸漸的暴漲。

十九億!

二十億!

二十一億!

伴隨着恐怖的源氣威壓不斷的增強,那韓金鶴三人眼中的驚駭越來越濃,甚至連秦蓮都是忍不住的運轉源氣抵禦起來,即便周元並非是衝著她而來,但那泄溢的源氣威壓依舊是令得她感覺到了絲絲壓迫。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元身影,眼光閃爍。

其實這幾個月的時間中,她同樣是得到了天靈宗大量的資源,甚至連玄鯤宗主都親自指點了她,這也是導致她如今的源氣底蘊從當初的二十一億,提升到了二十三億的層次!

可這種提升,跟周元這妖孽比起來,卻是有些不值一提了。

大廳內,韓金鶴三人的身體在那股越來越強的源氣威壓下,也是發出了嘎吱的聲響,眼中的驚恐越來越盛。

因為他們感覺已經將要抵達極限。

可周元那源氣威壓的增長,卻似乎還沒有到盡頭!

周元眼神淡漠的註視着苦苦掙扎的三人,下一刻,他腳掌猛的一踏,源氣底蘊在此時陡然暴漲兩億!

直接是達到了二十三億!

這幾乎是與如今的秦蓮持平!

轟!

此時此刻,那韓金鶴三人終於是無法承受,一聲悶哼,嘴角有血跡浮現出來,再也不敢硬抗,身形狼狽的連連暴射而退。

當他們後退時,周元身後的兩輪天陽瞬間消失,那可怕的源氣威壓也是在頃刻間消失得乾乾凈凈。

那種感覺,仿佛先前那如風暴肆虐般的一幕僅僅只是幻覺一般。

然而場中的數人都明白,那不可能是幻覺...

即便是秦蓮,此時都是有些動容,她沒想到周元的源氣底蘊竟然已經能夠跟她持平,而且,她隱隱的感覺到,這二十三億,恐怕還並不是周元的極限。

這家伙或許只是礙於她的顏面,沒有直接超過她而已。

她心中驚嘆,然後有些憐憫的看着那帶着一些恐懼之色的韓金鶴三人。

這三個家伙,可謂是被周元安排得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