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海海面。

一道嘯聲響徹,只見得海面分裂開來,一道身影衝天而起。

周元立於半空,他感受着體內涌動的磅礴源氣,眼中也滿是歡喜與激動之色,四個月的苦修,在受盡了無數痛苦後,他終於是達成所願,一步跨入了天陽境中期!

他微微閉目,感應源氣。

片刻後,他的唇角緩緩的掀起。

“十八億六千萬源氣星辰...”

隨着他此次的突破,他原本的源氣底蘊,直接是從七億兩千多萬,一躍暴漲到了十八億左右的層次!

這簡直就是一種恐怖的提升。

而且,十八億的底蘊,這幾乎是能夠媲美一些琉璃天陽後期!

顯然,周元這有些變異的琉璃天陽所具備的潛力,遠非那些正常的琉璃天陽可比。

這種提升,連周元自身都是有些出乎意料,原本他以為突破後,底蘊頂多只是達到十六億左右,因為當他在使用了天元筆“晉升”後,他的源氣底蘊也只是在這個層次,可如今來看,天元筆的“晉升”,雖說能夠短暫的提升一級,但卻並不代表着自身潛力就只是如此了。

這倒是意外之喜。

周元輕笑,一股強烈的自信在此時自心中緩緩的升起,如今的他,雖說只是天陽境中期,但卻已經具備了與那些頂尖的天陽境後期交鋒的資格,最起碼放眼天淵域內,除了秦蓮外,恐怕他不會遜色於任何的天陽境。

而且,這還是在沒有動用天元筆“晉升”的前提下。

若是動用,就算是秦蓮,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真要論起戰鬥力,周元覺得他足以躋身進入混元天天陽榜前五的行列。

此次的閉關修煉,可謂是收穫巨大。

兩輪天陽懸浮於身後,周元瞥了一眼,發現琉璃天陽之上的那些古老光紋似乎也是變得更多了一些,猶如蔓藤一般,肆意攀爬。

但周元明白,這些古老光紋極為的強大,他能夠在天陽境中期就擁有着這般底蘊,應該就是這些光紋所導致。

“喲,突破成功了?”

在周元歡喜間,一道笑聲憑空的響起,無數源氣光芒在面前凝聚,便是化為了顓燭的身影。

顓燭笑眯眯的打量了一下周元,然後眉頭微微一挑。

“天陽境中期就能夠具備如此的源氣底蘊...不錯,你這潛力

,甚至都能夠跟那些聖族的天驕相比了。”

周元聞言,雙目卻是一眯,有些驚訝的道:“那聖族的天驕這麼厲害?”

雖然不是他自誇,但周元也心知肚明,類似他這般程度的天陽境,整個混元天都是鳳毛麟角,而顓燭卻說此時的他,只是能夠與那聖族的天驕相比?

顓燭沉默了一下,緩緩的道:“那聖族雖說霸道,但不得不說,他們的確是得天獨厚...”

他瞥了一眼周元身後那兩輪琉璃天陽,或者說,上面的那些古老光紋。

“九爪天陽的確極其的罕見,可聖族中並非是沒有天驕擁有。”

這次輪到周元愣了愣,他疑惑的道:“你是說我這個變異的琉璃天陽,是叫做什麼九爪天陽?”

顓燭一笑,指着那天陽,道:“祖龍之爪,有九趾,所以也被稱為九爪...而唯有天地間極為優秀的天陽境,在凝煉出琉璃天陽後,才有可能出現這種祖紋,祖紋蔓延,最終形成九爪握陽之勢,那時候就算是真正的九爪天陽。”

周元仔細的打量着自己身後懸浮的琉璃天陽,果然是發現那些的似乎毫無規律的光紋,隱隱間構成了一隻龍爪。

“我這上面,好像是四爪?”周元看了半天,好奇的道。

顓燭點點頭,道:“隨着你實力的提升,爪紋會逐漸增多,但究竟能否最終達到九爪,那就要看你自身的潛力與機緣。”

“達到九爪天陽會如何?”周元忍不住的問道。

顓燭微微沉吟,道:“首先威力很強是肯定的,而且據說九爪天陽一旦突破源嬰境,有很大的概率直接踏入大源嬰境...”

周元眼睛猛的睜大,在這混元天,源嬰境的等級區分跟蒼玄天稍微有點不同,而是被分為小源嬰境,大源嬰境以及源嬰境圓滿...所謂的大源嬰境,就相當於源嬰境中期了,也就是說,這九爪天陽突破到源嬰境後,竟然會直接出現躍級突破!

這實在是有點恐怖,大源嬰境的強者,就算是在九域中,都絕對是資深長老級別了,放在外面,甚至能夠開宗立派!

這不知道能夠省去多少的苦修。

周元舔了舔嘴巴,他承認這一刻心動了,他一直都覺得他這個紋身的琉璃天陽怪裡怪氣,流里流氣的,可如今再看,卻是怎麼都透着一股英姿帥氣。

對不起,以前錯怪你了。

周元在心中反省了一下,然後迫不及待的問道:“大師兄,怎麼才能提升這個爪

子?”

顓燭摸了摸下巴,道:“這個肯定是很難的啦,如果是正常情況,想要九爪,那不知道得多難...不過你這小子的確是有氣運,很會撞時機。”

周元心中一動:“你是說...古源天?”

顓燭點點頭:“據我所知,天地間能夠提升龍爪的東西不多,但那古源天內的祖氣,就算是其中一種。”

周元眼中有精光爆發,看來他還是小瞧了這古源天內所蘊含的巨大機緣啊,難怪能夠引得諸天都是出手爭奪。

這下子,周元對那古源天的熱情,又一下子提升了許多。

“好了,既然你順利突破了,也該去做些事了。”顓燭伸了個懶腰,話音一轉,催促道。

“什麼事?”周元無奈的道。

顓燭笑呵呵的將最近天淵域招攬天陽境,源嬰境散修的事情說了出來:“我們天淵域最近風頭很盛,倒是來了不少的好苗子,源嬰境那邊你不需要管,但天陽境那邊,暫時交給了秦蓮負責,但似乎她遇見了一些麻煩。”

“麻煩?”周元挑挑眉。

顓燭看了周元一眼,戲謔的道:“還是跟你有關...你知道,那些頂尖散修一個個桀驁不馴,我們天淵域此次的兩個隊長已經宣佈出去,就是你和秦蓮,那些頂尖散修對秦蓮還算是認可,可對你麽...還是抱着口服心不服的態度。”

“諸天之爭應該快要開啟了,我們九域經過商議,數日後九域人馬將會碰頭一次,所以為了不到時候讓人看笑話,這些內部的因素,必須解決掉。”

“那些散修,畢竟是招攬而來,如今正是用人的時候,不好強壓,所以就靠你了,你對這種事情,應該很得心應手。”

周元聞言,沒好氣的道:“你的意思是說我被質疑得太多了嗎?”

顓燭攤了攤手:“這其實是一種褒獎,說明你一直在做一些超出你本身等級的事情。”

說著,他屈指一彈,一道空間漩渦出現在了面前。

“那可真是謝謝你了。”

周元翻了個白眼,不過他倒沒拒絕這個任務,畢竟這也算是為了古源天之爭做準備,為了那所謂的九爪天陽以及祖龍血肉,他當然要竭盡全力。

周元對着顓燭擺了擺手,然後便是一步踏入了空間漩渦。

顓燭的話其實說得倒也沒錯...

對於這些刺頭,周元的經驗,實在是太深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