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海洋。

海洋之上沒有任何的浪濤涌動,海面猶如被凝固一般,寂靜不動,顯得有些詭異。

周元便是立於這片海面上,有些驚異的望着:“這就是天燭目之中嗎?”

在他的身旁,顓燭點了點頭,道:“這是燭海,乃是天燭目的力量源泉所在,而這裡的海水,也是純粹的天地源氣所化。”

周元聞言,眼瞳頓時猛的一縮,他腳掌狠狠的跺了跺,然而他發現即便是傾盡全力,他竟然是無法掀動半片浪花,這裡的海水,每一滴都是厚重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這需要何等濃郁的天地源氣,才能夠轉化成這種海水源氣?

顓燭屈指一彈,有着一些海水飛起,落在他的雙掌中,他戲謔的道:“你信不信我這一捧水砸過來你就會死?”

周元臉一黑,他發現這位大師兄什麼都好,就是喜歡埋汰人。

“接下來怎麼做?”他直接轉移話題問道。

顓燭笑了笑,袖袍一揮,周元頓時感覺到這片海洋微微震動起來,他低頭一看,只見得在那極深的海底處,似是有着一隻巨大無比的眼睛緩緩的睜開。

一股引得天地震蕩的恐怖威能,自那巨眼中散髮出來。

而隨着那巨目的出現,一抹毫光突的自其中飛出,毫光徐徐升起,最後在那海中形成了一朵綻放開來的光蓮。

光蓮之內,有着淡淡的火苗在跳躍,那些火苗看似微弱,可當其出現時,周圍厚重如山嶽般的海水竟然都是微微的沸騰起來。

光蓮附近的海水被燃燒,最後化為了諸多的晶屑粉塵,飄蕩於蓮花內部。

“光蓮內蘊含著絲絲聖火,我給你制定的修煉計劃,便是進入光蓮內,聖火會不斷的焚燒四周的超濃度源氣,進而提煉出“源氣聖塵”,唔,這是一種你這種層次無法想象的源氣精純度,對你而言,每一粒都堪稱是巨補之物,只要煉化吸收,將會大大的增長你的源氣底蘊。”顓燭輕描淡寫的道。

“聖火?”

然而周元卻是頗為的謹慎,他只是聽到這兩個字,頭皮就有些發麻,因為他知道聖火的威力有多恐怖,就算是強如法域強者對其也是無比的忌憚。

那光蓮,看似無害,但周元卻感覺到了致命般的危險氣息。

我的肉身恐怕扛不住吧?”他問道。

顓燭一副你很懂的樣子,然後點點頭:“以你的肉身強度,基本不超過十息就死得連灰灰都麽得咯。”

周元滿頭黑線,不滿的道:“大師兄,謀害師弟,小心師尊把你逐出門去。”

“嘿嘿,如果這就是能夠擺脫這些破事的方法,我還真是想試試。”顓燭不懷好意的打量着周元。

周元好氣又好笑,只能翻着白眼。

顓燭拔下一根髮絲,髮絲頓時化為流光落入了那光蓮中,下一瞬間,光蓮之中竟是出現了一種極端強大的生命氣息,隱隱間,猶如是化為了無數翩翩起舞的微小光人。

“這些生命氣息會保護你,讓你不至於被灰灰掉...不過聖火灼燒你的肉身,依舊會帶來難以想象的痛苦,但這是不可避免的,想要吸收本不是你這個級別能夠接觸的“源氣聖塵”,只能依靠聖火的力量。”

顓燭盯着周元,緩緩的道:“當然如果你覺得過於危險的話,我們也能夠選擇一些溫和的方式,只是效果會差一些。”

周元盯着那海水中漂浮的光蓮,笑着搖搖頭:“就這個了。”

顓燭眉頭微挑,然後看着周元一笑,道:“不錯。”

“大師兄,請送我下去吧。”周元抱拳道。

這裡的海水厚重無比,憑他的力量,根本無法破水而下。

顓燭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袖袍一揮,只見得海面便是分裂開來,直接是形成了一條通往光蓮的通道。

周元心中再度為聖者的浩瀚偉力感嘆一下,然後再不猶豫,身影一動,化為流光掠下,最終一頭撞進了光蓮之中。

熊!

當周元衝進光蓮範圍的那一瞬間,他的面色陡然劇變,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自四周鋪天蓋地的涌來。

然後周元察覺到自身的**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在消融。

恐怖的劇痛瀰漫而來,幾乎是淹沒周元的理智。

他血肉模糊的喉嚨間發出低低的悶哼聲,身軀凌空盤坐,下一瞬,他的肉身猛然膨脹,有岩漿般的赤紋在肉身上蔓延開來。

“大炎魔!”

他的肉身強度暴漲。

然而這頂多只是延緩了數息的時間,周元的身軀便是繼續被飛速融化,整個身軀仿佛血紅的骷髏一般。

四周漂浮的一些晶屑粉塵,悄然的落下,隨着聖火溫度的炙烤,然後化為點點光澤,落在了那如骷髏般的身軀上,漸漸融入。

而周元的生機則是在以驚人的速度消散,甚至連神魂,都是開始波盪起來。

不過,就當其渾身骨骼都是開始融化的時候,一股極為龐大的生命氣息突然席卷而來,氣息過處,血肉瞬間再生!

短短一息,周元那如乾癟骷髏般的身軀便是恢復如初。

但他的面龐卻是近乎扭曲,那是因為肉身生生被焚滅的痛苦所導致。

此次的痛苦,比起之前修煉大炎魔時,還要強盛數倍!

不過即便如此,他的眼中依舊滿是堅定之意,毫無動搖,這麼多年的修煉,早就鑄就他如鐵般的堅韌。

“再來!”

他咆哮一聲。

下一瞬,聖火灼燒,再度來臨。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那光蓮內的身影,開始持續的被焚滅,最終又是在那磅礴的生命氣息下恢復過來,繼續灼燒...這宛如是天地間最為猛烈的酷刑,可其中那道身影,卻是一次次的在堅持着。

不過,隨着那一次次的焚滅與血肉重生,那自其身軀內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顯然也是在開始逐漸的變得強盛起來!

海面之上,顓燭望着那在光蓮中一次次的被焚滅,又一次次恢復,但卻始終咬牙堅持住的周元,眼中倒是有着一絲驚訝之意,因為他很清楚,聖火這種級別的力量對於周元這種天陽境具備着何等的殺傷力以及恐懼效果。

聖火不僅僅是灼燒肉身,而且還能夠震懾心靈。

一些源嬰境強者被聖火沾染,或許肉身能夠堅持,但其心靈恐怕會被那種無邊恐怖的威能所摧毀。

周元能夠支撐下來,足以說明他的心性之堅韌。

“這個小師弟,倒的確是還不錯...”

他輕笑一聲,眼中有着一絲欣賞浮現。

下一瞬,他的身影也是憑空的消散而去,整個海面,再度恢復波瀾不驚,即便是在那海中周元一次次的咆哮,都是無法穿透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