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聯盟與天淵域的這場戰爭,最終以顓燭入聖現身而落幕。

雖說因為那聖族大尊的突然出現導致無數視線有些被轉移,但顓燭入聖的事,依舊是在混元天內掀起無數驚濤駭浪,畢竟在這混元天內,已經很久沒有新聖的誕生。

而顓燭入聖,也是令得天淵域再度有了大尊坐鎮。

於是天淵域那原本岌岌可危的局勢瞬間變得穩如磐石,周邊邊境風平浪靜,以往的諸多挑釁試探消失得乾乾凈凈,猶如從未出現過一般...

一位大尊所具備的威勢,在此時一覽無遺。

即便顓燭只是初入聖,可一旦踏入這個層次,那就相當於踏入了諸天之中最為巔峰的層次,足以引得諸天生靈敬畏尊崇。

而且,萬一未來蒼淵也是歸來,那麼天淵域就將會出現一域雙聖的恐怖局面!

那時候,天淵域的聲勢將會達到創立以來的巔峰,想必就算是萬祖域,武神域,紫霄域這些在九域中名列前茅的勢力,說不定都是要被其追趕,超越。

所以這一刻,混元天各方勢力都是明白,天淵域不僅不會跌出九域,反而其地位,將會更加的穩固!

那些曾經試圖趁着天淵域風雨飄搖時來占便宜的勢力,也是渾身冷汗的悄悄收回了手腳。

最難受的還是那些原本是天淵域的附庸勢力,他們此前在天淵域危難的時刻選擇了冷眼旁觀,因為他們對於天淵域的局勢同樣不看好,但誰能料到天淵域不僅沒有衰敗,反而是迎來了一域雙聖的巔峰局面。

想必此時的這些附庸勢力,已是急得如惹禍上的螞蟻,生怕天淵域秋後算賬。

無數的視線,都是在投向天淵域。

而也就是在這種等待下,天淵域傳出了消息,身為背叛者的白夜被鎮壓,而白族被剝奪了曾經所擁有的一切特權以及資源,直接被分散打亂,成為了天淵域的普通家族,背負着罪族之名。

沒有了那種特權以及資源,白族未來必然會實力大減,甚至最終淪為一些比較普通的家族,在經歷了這種背叛後,天淵域高層必然會對白族多加防備,想要再起,無疑將會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所以,曾經顯赫於天淵域的白族,想必未來將會一蹶不振,這倒是惹得各方勢力為之噓唏。

當然除瞭解決內部的問題,天淵域也並未放過來自外部的敵人,而首當其衝的,便是距離天淵域最近的三山盟。

三山盟與天淵域接壤,此次大戰,可謂是給天淵域製造了不小的麻煩,所以這秋後算賬,他們也是第一個...

天淵域僅僅只是派出了一位天陽境手持顓燭法旨前往三山盟。

最終的結果是三山盟捨棄了原有的所有家底,基業,舉宗搬遷,撤往了混元天其他地域。

這些家底基業,乃是三山盟這麼多年的心血所鑄,如今捨棄,可謂是傷筋動骨,但三山盟沒有選擇,他們距離天淵域最為的接近,而且萬祖域也沒有援助的打算,顯然是將其作為棄子。

沒有萬祖域的支持,三山盟三位法域強者根本沒有膽子硬抗,畢竟白夜的前車之鑒就擺在那裡,說鎮壓就鎮壓,他們若是反抗的話,恐怕天淵域巴不得用他們來立威。

於是無數勢力再度見證大尊的威力,一道法旨,便是令得一方頂尖勢力,舉宗搬遷...

在趕走了三山盟後,天淵域倒是暫時沒有再對其他參戰的四方頂尖勢力出手,主要是因為這四方勢力都距天淵域極遠,而且他們身處萬祖域覆蓋的區域,就算想要報複也是有些難度,不過雖說如此,但天淵域還是發出了書信,要四大頂尖勢力賠償天淵域的損失。

面對着天淵域這擺明瞭要訛詐一番的架勢,四大頂尖勢力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裡面咽,他們知道,如果不是有萬祖域的保護,如今的他們,恐怕將會和三山盟一樣的下場,甚至說不定,連法域強者都會被抓去鎮壓一番...

天淵域如今已經算是比較剋制了,這一切都是因為對萬祖域還抱着一些忌憚以及那聖族大尊出現所帶來的一些影響...

所以,那巨量的賠償,四大頂尖勢力最終還是乖乖的上繳了。

事情到了這一步,這場引得整個混元天各方勢力關註的真正便算是徹底的告一段落,而天淵域這一套拳打下來,也是讓得各方勢力再度明白過來,往後天淵域,依舊是這混元天的九尊之一...

凡是敢於挑釁這頭猛獸的人以及勢力,都將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

“諸天氣運之爭?!”

當外界各方勢力再度恢復對天淵域的敬畏時,在天淵洞天的一座議事殿內,顓燭也是將當日聖族大尊所帶來的消息說了出來,然後不出意外的便是引發了一片震驚。

議事殿內,唯有郗菁,玄鯤宗主,邊昌族長,木霓以及周元。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的周元已經是真正的位列天淵域元老之席,他剛好頂替了白夜曾經的位置,而這一切都是顓燭吩咐下來的,以他如今在天淵域的聲望,這道命令幾乎是沒有掀起任何的波瀾。

周元對此倒是有些無奈,那元老的位置他是真心興趣不大,而且他感覺這位大師兄把他拎上來也是有些不懷好意,那似乎是繼續當甩手掌柜的前兆。

之前他以閉關的名義坑了郗菁師姐,如今難道又打算坑他這小師弟一波?

這讓得周元鬱悶

,要知道當甩手掌柜可是他以前的慣用伎倆...

“諸天氣運之爭是什麼?”周元茫然的看向郗菁他們。

郗菁光潔的臉頰上一片凝重,道:“正如其名,這是一場波及天源界九天的爭鬥。”

周元心中一驚,這規模,有點恐怖啊。

“傳聞天地初開時,有祖龍誕生,後來祖龍身化萬物,方纔有了天源界生靈...而在天源界中,有一處特殊的存在,那是祖龍誕生的祖地碎片衍變的一方天地,我們將其稱為古源天,此天非九天之一,而是獨立存在。”木霓看着周元,柔和的笑道。

“古源天極為的神秘,其內蘊含著最為古老的天地源氣,我們將其稱為祖氣,古源天連通九天,但這些通道處於封閉,唯有到了特定的時機方纔會開啟...”

周元目光一閃:“特定的時機,莫非就是這所謂諸天之爭?”

木霓點點頭,道:“對,所謂的諸天氣運之爭,其實就是爭奪那古源天內最為古老的天地源氣的分配權。”

“你可知道為何我混元天能夠成為除了聖族四天之外的五天中最強?”

“那是因為以往的諸天之爭中,我混元天一次次的爭奪到了除開聖族外最大的祖氣份額...這才導致我混元天天地源氣充盈精粹,進而誕生出無數天驕。”

“如今混元天內的所有人,包括我們,其實都是受此福澤!”

周元有些震驚,原來混元天的天地源氣如此強盛,竟然還有這種深層次的原因!

那蒼玄天一次次的墊底,其中有大部分的原因,難道就是在這諸天之爭中落後嗎?

“按照時間來推算的話,諸天之爭,約莫千年時間一次,但此次時間還未曾抵達,但聖族執意要開啟,我們不得不趕緊做好準備了。”顓燭有些無奈的道。

“為什麼我們這麼被動?”周元疑惑的道。

顓燭嘆了一口氣,道:“因為聖族更強,他們能夠強行開啟古源天,而我們卻不行...而他們之所以會通知我們,只是因為古源天的規則是參與的各天越多,那所誕生的祖氣就越強...”

“簡單來說,就是聖族想要的不只是他們的那些祖氣,而且還有着屬於我們這諸族五天的。”

周元恍然,苦笑道:“既然如此,那看來就只能靠你們這些大佬了。”

這種關係到各方天地的爭鬥,在周元看來,應該是顓燭,郗菁他們這種級別才能夠摻和的事情。

但哪料到顓燭摸了摸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周元。

“小師弟你錯了,此事不僅是靠我們,其實,也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