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來自聖族大尊的投射消失的時候,整個混元天內無數生靈都是如釋重負,此時方纔察覺冷汗早已打濕後背,這不怪混元天生靈如此的畏懼,畢竟聖族的威名並非是憑空而來,而是在這無數歲月中用鮮血所鑄就。

在那上古的歷史中,被聖族所毀滅,奴役的種族,數不勝數。

甚至在某一段時間中,就連人族都是節節敗退,損失慘重,若非人族的大尊前仆後繼,在付出慘重代價後,方纔讓得人族在聖族的打壓下有了生存的餘地。

但即使如此,若非諸族明確的感受到了聖族所帶來的壓力,從而在後期開始諸族聯手,否則光憑人族一族,怕依舊不是聖族的對手。

因此種種,在諸多的古籍歷史中,聖族的強大與神秘,足以令人生畏。

只是對於如今混元天的生靈來說,除了一些頂尖的強者外,恐怕很少有人再親身感受到來自聖族的威脅與壓力,但今日聖族大尊的出現,那種冷酷無情的俯視目光,令得無數生靈都是感覺到了仿佛存在於血脈之中的那一份恐懼。

在這天源界中,那神秘霸道的聖族,方纔是懸在諸族頭頂之上的鋒利閘刀。

...

不過雖說有着聖族大尊這突如其來的插曲,但當顓燭化為光影從天而降,出現在了天淵洞天時,整個洞天內還是響徹起了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無數道敬畏尊崇的目光投射而來。

顓燭則是笑眯眯的對着四方揚了揚手,那玩世不恭有些不找調的態度,在如今眾人看來則是顯得親和力滿滿,畢竟其他的大尊,皆是神秘莫測,威壓懾人,哪能如顓燭這般。

所以,天淵洞天內那歡呼聲再度強盛了數分。

不過不待顓燭繼續的玩下去,他便是感覺到一道有些不善的目光自下方投射而來,目光一瞟視線源頭,頓時一個激靈,身影一動,消失於虛空,出現在了郗菁,玄鯤宗主等人面前。

“這是哪家的小師妹,太靚了。”顓燭望着繃著臉頰的郗菁,露出有些討好的笑容。

郗菁唇角微挑,露出一抹冷笑:“你倒是可以啊,當初把位置丟給我的時候,你不是說一年時間就會出關嗎?”

郗菁恨恨的盯着顓燭,當初這元老位置本是顓燭負責的,可這家伙找了個理由讓她幫忙頂替,原本說只是一年時間,結果這一頂替就是直到現在!

如今的郗菁哪還不明白,她純粹是被忽悠了。

顓燭完全是不想負責天

淵域那無數令人煩悶的事務,這才把她騙過來,而他自己卻是拍拍屁股消失得無影無蹤。

瞧得郗菁那目光,顓燭臉龐上的神情又尷尬又心虛,他出現在郗菁身後,討好的幫她錘着肩,苦着臉道:“師妹啊,你可千萬別生氣,不是師兄我不守信用,我原本的確只是打算閉關一年的,但誰料到閉關到後來,心有所感,感悟到了突破的契機,這才耽擱了時間。”

郗菁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推開他的殷勤:“去去去,還當我是當年那笨蛋嗎。”

一旁的玄鯤宗主,邊昌族長見到顓燭,則是稍微的有些拘謹,畢竟此時的後者已經踏入聖者境了,即便是他們,都要尊稱一聲大尊。

木霓族長則是要好一些,笑容依舊溫柔,郗菁與顓燭一直關係與她頗為親近,如今她見到顓燭能夠突破到聖者境,也是為他感到欣慰。

顓燭也是衝著木霓笑了笑,打着招呼:“霓姨。”

然後又看向玄鯤宗主,邊昌族長:“這些年真是麻煩大家了。”

玄鯤宗主與邊昌族長連連搖頭,臉龐上有着欣喜的笑容,天淵域有大尊坐鎮,以後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了,這些年來,他們算是吃夠了沒有大尊為後臺的苦了。

“顓燭大尊歸來,往後我們天淵域總算是能夠松一口氣了。”玄鯤宗主感嘆道。

邊昌深有同感的點點頭,旋即猶豫的道:“關於白夜...”

白夜率領着白族,幾乎是背叛了天淵域,險些給天淵域帶來毀滅般的打擊。

顓燭擺了擺手,旋即吹了一口白氣。

白氣在面前升騰,化為一片光幕,光幕內,只見得一座巍峨的源氣巨山矗立,那座巨山如寶石般晶瑩剔透,那是源氣被壓縮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的體現,在那山壁上,隱約還能夠見到一些古老的光紋浮現,散髮着莫名恐怖的威壓。

而此時,在那巨山下,一道身影被狼狽的鎮壓住。

那身影半截身子在山底外,不管如何的奮力掙扎都是無法掙動那寶石山嶽分毫。

看其模樣,正是白夜!

顓燭淡笑道:“白夜已被我鎮壓,至於如何處置,之後就交給長老團吧。”

聽得他這般輕描淡寫的言語,再瞧得被那被鎮壓得死死的白夜,玄鯤與邊昌眼中的敬畏也是變得更深了一些,因為此前他們根本就沒見到顓燭專門對白夜出手,顯然只是一念而為,這位與他們同級的法域強者,便是被輕輕鬆松的鎮壓。

聖者大尊,果真恐怖。

郗菁望着那被鎮壓的白夜,眼神也是有些複雜,畢竟共事這麼多年,誰能想到白夜竟然會背叛。

她暗暗搖頭,收起心思,道:“對了,給你介紹個人。”

郗菁屈指一彈,那位於下方的周元便是感覺到一道源氣雲朵自腳下成形,直接是將他馱負了上來。

“大師兄,你可知道他的身份?”郗菁指着周元,賣弄着關子。

哪知道顓燭看了看周元,反而是笑了起來:“不就是周元小師弟嘛...”

他的眼中有着濃濃的興趣升起來,在周元那無措的神情下圍着他轉了轉,又是摸了摸後者的胸膛,搞得周元渾身汗毛都是倒豎了起來,一臉戒備的盯着這位素未蒙面的大師兄。

“你幹嘛呢?”郗菁拍開了顓燭亂摸的手,沒好氣的道。

顓燭嘿嘿一笑,道:“我就想知道能和那位搞出火花的人,究竟是個啥樣的...”

他的笑容有點猥瑣,周元愣了愣,隱約的明白過來,他說的,莫非是夭夭?

“你,你遇見過蒼淵師尊了?”周元訝異的問道。

也只有顓燭遇見過蒼淵,才會知曉夭夭跟他的一些事情。

只是,他那種古怪的眼神究竟是什麼意思?我跟夭夭郎才女貌,有點火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我又不是跟吞吞有火花!

顓燭拍了拍身後的大葫蘆,笑道:“我這大寶貝就是托師尊的指點才得到的。”

郗菁嘁了一聲,原來這家伙遇見過師尊,難怪知道周元的身份。

不過經過顓燭這麼一打岔,周元對這位大師兄倒是親近了一些,後者那玩世不恭的態度,並沒有半分身為大尊的架子,的確是讓人容易接近,生出好感。

而在互相聊了一會後,郗菁忽然問道:“那聖族大尊是怎麼回事?”

氣氛頓時一凝,周元,玄鯤宗主他們都是盯着顓燭,顯然也是極為的好奇。

顓燭聞言,嘆了一聲,道:“具體的先將天淵洞天的爛攤子處理了再和你們說吧,反正接下來那萬祖大尊應該是沒空再來找麻煩了...”

“當然...”

“恐怕整個混元天,都要沒得安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