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漿湖泊四周的山壁上,銘刻着無數古老的紋路,這些紋路將這方地下岩漿湖泊盡數的封閉,這也是導致如今此處宛如是一座鼎爐,溫度在不斷的升高。

周元立於岩壁上,他感受着此處的溫度,面色也是微凝,此時尚還未曾深入岩漿湖泊,但那種高溫,已是讓得他的皮膚微微刺痛,由此可見那岩漿深處內的溫度又該會何等的可怕。

而這些複雜的光紋,乃是郗菁出手幫他刻畫,所為的便是製造出這種獨特的修煉環境。

這也是修煉“煉獄大炎魔”所必須的。

周元手掌拍了拍腰間的乾坤囊,頓時有着諸多光芒閃過,一座座比人高的箱子出現在了面前。

箱子打開,只見其中放滿着一些赤紅的晶石,晶石隱隱有白煙升騰,散髮着可怕溫度。

這些是火煙晶,乃是地底深處歷經千錘百煉方纔能夠成形的材料,其中汲取了大地深處的火源氣,蘊含著高溫。

周元屈指一彈,那些箱子內的火煙晶便是盡數對着岩漿湖泊傾瀉下去。

轟轟!

隨着那些火煙晶的落下,那岩漿湖泊頓時翻起了巨浪,那赤紅的顏色變得更為的深邃,溫度開始暴漲,甚至連虛空都是微微顯得扭曲起來。

做完這些,周元還沒停止,他又是取出了數十種各類的稀奇材料,然後盡數的傾倒。

想要修煉“煉獄大炎魔”這等頂尖的煉體小聖術,光是這修煉的環境,就異常的苛刻,其中需要諸多珍稀材料的調配,好在如今的周元在天淵域身份不同,不然以他以往那總閣主的身份,恐怕都還不夠資格肆意揮霍。

等到他將一切都做完,那已是足足一個時辰後了。

此時的他再度將目光看向岩漿湖泊,只見得那湖泊中,竟是有着諸多的赤光晶塵在閃爍,那種恐怖的溫度,看得周元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按照他的感知,此時着岩漿湖泊,一些弱一些天陽境初期跳進去,恐怕都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化為飛灰。

而他,卻是要在這裡面進行修煉...

這“煉獄大炎魔”,着實

可怕,想要將其修成,不知道要吃多大的苦頭。

呼。

周元深呼吸着,眼神卻是變得堅定凌厲起來,這世界上哪有輕鬆而來的力量,別人只道他屢屢創造奇跡,卻未曾想過這奇跡之後的多少付出...

他一步跨出,身影便是直接墜下。

噗通!

他的身體墜入岩漿湖泊內。

岩漿自四面八方淹沒而來,恐怖的高溫席卷而至。

周元的皮膚瞬間被燒毀,血肉也是在吱吱的作響,身體上的毛髮被焚燒得乾乾凈凈。

灼燒的劇痛爆發起來,此時的周元猶如是要被融化,血肉模糊的臉龐看不出任何的神色。

煉獄大炎魔極為的霸道,想要修成此術,必須要求自身的肉身已是打好了基礎,不然肉身過於脆弱,此時跳下來,恐怕還來不及修煉,肉身就直接被焚燒得乾乾凈凈。

而郗菁會給周元選擇這麼一道煉體小聖術,顯然也正是因為周元完美的符合這一點。

血肉之中,有玉光綻放出來,抵禦着高溫的侵蝕,而且血肉中還有着一股充滿着生機的力量在飛快的修複着被燒毀的皮膚,血肉...那是太乙青木痕。

岩漿湖泊深處,周元靜靜盤坐,他的血肉在此時不斷的被焚燒,又不斷的被修複。

不過好在的是,這第一關總算是熬了下來,因為只有在這嚴苛的環境中維持住肉身不毀,這才能夠真正的開始修煉...

周元手掌一握,掌心有着一枚赤紅玉簡閃現而出。

他神魂涌入其中。

轟!

腦海中頓時有着轟鳴響起,那一瞬間,似是天地間的火山在噴發,無邊無盡的赤紅岩漿流星從天而降。

而在那岩漿流星肆虐下,有一尊巨大的赤紅魔影,矗立於天地間。

那魔影渾身有赤紅岩漿流淌,它張口就有着岩漿洪流噴出,整個世界,都被它化為一片火海。

周元心神凝定,腦海中觀想那尊大炎魔。

當觀想開始的時候

,他的肉身也是開始隱隱的有所變化,只見得一些血肉竟然開始轉化為一種如岩漿般的赤紅色彩,渾身的血液流動,也是變得更為的有力。

一股無法形容的熾熱力量,在身體內部涌動,宛如鐵爐中的火焰,在煅燒着其中的鐵塊,將其雜質淬除。

周元的血肉,是在那種煅燒下,一點點的變得虛薄,一些地方,甚至能夠看見骨骼。

這般修煉,顯然是需要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不過雖說痛苦,但周元卻是強行咬牙堅持着,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隨着修煉的持續,那心臟間,竟然又是開始有着新生的金血在誕生...這已經是很久未曾出現的事情了!

這煉獄大炎魔,不愧是頂尖的煉體小聖術!其威能與玄妙,皆是遠超玄聖體。

不過觀想這大炎魔,淬煉肉身,卻是需要消耗法域本源的力量,而這赤玉簡內的法域本源並不多,若是常人修煉的話,恐怕每日的觀想時日會嚴格的控制住。

但這對於周元,卻不成任何的問題。

因為在那九域大會深處的法域石像內,他獲得了大量的法域本源。

有了這些法域本源的支撐,周元顯然是能夠肆意的觀想大炎魔,那般修煉速度,也將會遠遠的快於常人,這也是他有自信在這一個月內將大炎魔初步修成的倚仗。

他心念一動,神府內的法域本源開始流失。

感受着這些珍稀力量的消耗,周元卻並沒有任何的心痛之意,這些法域本源不是此時的他能夠掌控的力量,所以既然能夠用來修煉增強自身實力的源術,那也沒必要藏着掖着。

未來等自身強大了,自然有機會去獲取更多的法域本源。

他的心神,歸於寂靜,任由身恐怖溫度肆虐肉身,身軀內部,似是有着火山噴發的轟鳴聲在迴蕩。

地底岩漿世界,寂靜無聲,唯有那岩漿火泡爆裂的聲音。

而一個月的時間,也是當周元深處岩漿深處修煉時,悄然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