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當那一點青光洞穿龍蠱老魔眉心時,這方法域仿佛都是凝滯了瞬息。

而關註於此的那些法域強者,也是忍不住的發出了低低的驚呼聲,郗菁的強勢與凌厲,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當然最讓他們意外的,還是郗菁那所凝煉的“法域之寶”...凝煉出了此寶,也就代表着郗菁同樣開始躋身於法域境的頂尖層次,而在以往,天淵域五位元老中,也就唯有資歷最老的玄鯤宗主達到過這般層次。

郗菁能夠以後 進之輩,趕超另外三位元老先一步凝煉出“法域之寶”,這也足以看出她的天賦之卓越,難怪當年能夠被蒼淵大尊所看中,收為親傳弟子。

黑色法域內,龍蠱老魔的身軀漸漸的化為黑色的粉末飄散,不過與此同時,有着一道黑光自其中衝天而起,那黑光一齣現,便是直接破碎虛空而去,顯得極為的狼狽。

而那黑色法域,也是如同破碎的玻璃,有着無數裂紋蔓延出來,最終轟然塌陷。

龍蠱老魔顯然並未直接被斬殺,畢竟想要斬殺一位法域境強者,絕對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即便郗菁擁有着法域之寶,但這還並不足以徹底的將對方所抹殺。

不過此次的戰敗,龍蠱老魔也並非是一點事都沒有,他真身被重創,法域也被破碎,之後想要恢復過來,怕是需要不短的時日,甚至這還會影響他未來的進展,說不定,他終此一生,都難以踏入法域境第三重。

這算是極為慘重的代價了。

而郗菁此次的出手,無疑也是狠狠的立了一次威。

當龍蠱老魔被重創逃竄時,那虛空中雙方交手的法域強者也是一頓。

“好個郗菁元老...沒想到竟然隱藏得這麼深。”虛空中,有那赤雲劍派的洪九院低沉的聲音響起。

此次龍蠱老魔被重創,更多的還是被郗菁隱藏的這一手所算計,不然的話,即便他鬥不過,但只要莫要與對方硬拼,最後即便是戰敗,也不至於損失如此的慘重。

五大聯盟其他的法域強者沒有出聲,但顯然是加深了戒備。

虛空微微波盪,有着五道身影緩緩的現出,正是郗菁,玄鯤,木霓,邊昌,白夜五位元老。

而在不遠處的虛空,一道道身影也是浮現出來,正是洪九院,歸源山主等法域強者。

但此時現身的他們,都並非是真身,顯然只是源氣化身而已。

郗菁酒紅色的短髮輕輕飄揚,狹長的眼眸充斥着凌厲,她盯着對方等人,道:“你等再這樣冥頑不靈,那龍蠱老魔就是前車之鑒。”

白髮白須,顯得仙氣飄

渺的歸源山主呵呵一笑,道:“郗菁元老倒是好大的口氣,雖說你凝煉出了法域之寶,但想要滅了我等,怕還是不夠的。”

郗菁纖細手掌一抬,一點青光在掌心浮現,最後化為了一枚滴溜溜旋轉的青珠,她淡笑道:“歸源老頭,你若是不信的話,那你來試試?”

歸源山主盯着那青珠的瞳孔微微一縮,眼神中有着明顯的忌憚與戒備掠過。

玄鯤宗主淡淡的道:“你們就莫要在這裡廢話了,既然沒了戰意,那就帶着人馬滾出赤雲州吧。”

如今的局面,對方的法域強者被重創一位,其餘人怕是也沒了糾纏的心思,而下方的戰場中,天淵域也是開始反攻,而那五大聯盟的軍隊,已是呈現潰敗之勢。

顯然這赤雲州的戰場,天淵域大勝。

而他們也沒有留下對方的打算,因為眼前的洪九院等人,都只是源氣化身罷了,只要沒有鎖定他們的法域,就算將其化身粉碎萬千次,也是毫無作用。

法域強者手段通神,沒那麼容易隕落。

洪九院等人面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他們的目光掠過下方戰場,最後都在一道年輕的身影上面頓了頓,那是周元...也是導致他們此次計劃失敗的罪魁禍首。

真是可惜...

他們的視線對碰了一下,隱隱的有些惱怒。

呼。

不過最終洪九院深吸一口氣,平復下心中的怒意,淡聲道:“放心,這赤雲州戰線我五大聯盟放棄便是,不過你們也莫要得意,這場戰爭,可還沒結束呢。”

“想怎麼打,我天淵域奉陪到底。”郗菁冷笑道。

洪九院輕笑一聲,眼神卻是有着譏諷與詭異。

“郗菁元老,你們得意不了多久的...”

“這場戰爭,你們天淵域,必輸無疑!”

郗菁眼神一冷:“廢話真多!”

她屈指一彈,浩瀚青風席卷而出,浩浩蕩盪直接是將那洪九院等人的身軀撕得粉碎。

不過洪九院等人的身軀雖然粉碎散去,但那帶着一絲譏諷的冷笑聲,卻是在虛空中迴蕩。

郗菁,玄鯤他們望着對方法域散去,也是互相對視一眼。

木霓元老眉尖微蹙,道:“這洪九院的話是什麼意思?”

只是單純的摞狠話嗎?

其他人也是皺着眉搖搖頭,五大聯盟的攻勢雖然凶猛,但其實整體而言只能跟天淵域維持着僵局,他們並沒有能力真的攻破天淵域的內部防線,此次對方法域強者被重創一位,想必接下來一段時間應該消

停一些才對。

玄鯤宗主擺了擺手,道:“反正不管如何,全力戒備便是。”

郗菁也是輕輕點頭,然後她眸光轉向下方戰場,下一刻,她的聲音在天地間響徹起來。

“五大聯盟法域強者已敗退,天淵域大軍,全力進攻,將其驅逐!”

這聲音落在天淵域大軍耳中,頓時猶如仙音,大軍中爆發出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士氣暴漲。

而反觀那五大聯盟大軍,則是驚慌失措,連法域強者都已敗退,他們留在這裡,而不過只是等死罷了。

於是戰意盡散!

甚至於連那數位源嬰境強者都是暗嘆一聲,然後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走。

他們一走,更是帶動了聯盟大軍的崩潰,只見得無數道身影鋪天蓋地的狼狽撤退,倒是顯得極為的壯觀。

周元立於大營的半空,他望着呈現潰敗之勢的聯盟大軍,也是輕吐了一口氣,這敗壞的局面,總算是給輓救回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此次的對弈中,對方的法域強者付出了代價。

在這種震懾下,想必近段時間內這五大聯盟會老實不少吧。

心中想着,周元也是偏過頭,看着肩膀上如翡翠般的天火樹王。

天火樹王也是感應到了危機的褪去,它對着周元揮舞着樹枝,猶如是在進行着某種感謝。

然後,它突然伸出一截樹枝,對着周元眉心刺來。

周元見狀一愣,不過他並沒有感覺到對方有什麼不利的心思,於是微微猶豫,便是任由對方將那樹枝刺在他的眉心。

轟!

碰觸的霎那,腦海中似乎是有着低沉的轟鳴聲響起,再然後他便是感覺到天地在旋轉...

戰場在消失,喧囂的廝殺聲在遠去。

周元發現四周的山川河流也是出現了變化,不過大致的輪廓,倒依舊是在這赤雲州,唯一的區別是,此時群山中並沒有被那連綿的赤紅古林所占據...

周元有些疑惑,不知道為何天火樹王會給他傳遞這種莫名的記憶畫面。

而就在他疑惑間,他忽然感覺到畫面有了變化, 只見得虛空蕩漾,有着一道身影自虛空中走了出來...

那道身影,帶着浩渺無窮的氣息,當其出現時,明明只是一道畫面,可卻依舊是讓得周元感覺到了一種無法言語的戰慄感。

周元盯着那道身影的眼睛,卻是在此時忍不住的漸漸瞪圓。

因為他發現,那道身影...

竟然是蒼淵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