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狂暴無比的雷鳴聲在這地底炸開,衝擊波肆虐,在這塔底掀起巨大動靜。

那些天陽境強者的目光,皆是盯着那黑白雷龍與白虎相撞之處,只見得那裡雷光肆虐,兩股恐怖的力量在彼此瘋狂的對碰,侵蝕...

兩股力量似乎是有些不相上下,但此時那周圍閃爍雷霆的雷獄,卻是引得黑白雷龍的威能有所增幅,於是,雙方的僵持在持續了數十息後,黑白雷龍忽然咆哮出聲。

吼!

黑白雷光沖刷而過,直接是盡數的傾瀉在了那白虎巨大的身軀上。

白虎頓時爆發出凄厲的慘嚎聲,然後身軀便是在那極端霸道的黑白雷光下,被生生的震碎開來。

“什麼?!”

白虎破碎,那程光面色也是一變,失聲出來。

轟轟!

然而他失聲剛出,那撞碎白虎的黑白雷龍就已是洞穿虛空而至,裹挾着狂暴雷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轟在了他的身軀上。

轟!

程光身影倒飛而出,雖說黑白雷龍在撕碎白虎後,力量已是所剩不多,但待得他穩住身影時,卻依舊是滿身焦黑,衣衫破碎,顯得極為的狼狽。

“該死!”

程光暴跳如雷,被一位天陽境逼得如此的狼狽,簡直險些讓得氣炸了肺。

“我要你死!”

他咆哮着,目光看向周元的方向,卻是一愣,因為那裡已經沒有了周元的身影。

他目光移動,然後瞳孔一縮,他見到周元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原本所鎮守的石臺上,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周元瞧得程光看來,手掌握緊天元筆,浩瀚源氣灌註,筆身上面有碧綠色的晶層蔓延出來,最後將筆鋒覆蓋。

“住手!”程光怒吼出聲,一旦周元破壞了中樞,那天火樹王就會徹底脫困,那個時候如果它還要選擇給周元力量的話,必然會遠超現在!

那時候,他就真的是有些擋不住周元了。

嗤!

然而周元卻並未理會他,手中天元筆狠狠的刺下,刺進了石台內,只見得碧綠的光紋蔓延開來,將石台密佈。

砰!

下一刻,一道細微的破碎聲響起,只見得周元所立的石台直接分崩離析,化為粉末飄散開來。

程光震怒,身影一動,竟是化為一顆巨大的源氣隕石,直接是對着周元衝撞而去,氣勢凶猛。

周元並未理會他,而是看向那鎮壓結界處,隨着中樞的破壞,那裡的一道道鎖鏈開始盡數的震斷,而那殘留的聖火氣息,也是因為失去了源氣支持,漸漸的變得黯淡。

在那最中央的光團中,其中的樹影猛然搖曳,狠狠的拍打在結界上。

砰!砰!砰!

一次次的拍打下,虛空中似是有着裂紋蔓延出來,最終轟然一聲,虛空破碎。

那一瞬間,有無法形容的源氣潮流在這地底中爆發開來,潮流過處,整個地底猶如是被傾覆,一片狼藉。

“該死!”

程光所化的源氣隕石,也是被那股源氣氣浪生生的震退,他面色鐵青,目光閃爍。

他知道天火樹王是徹底脫困了,眼下必須立即發信讓人支援,不然一旦這天火樹王跑了,可就麻煩了!

“終於脫困了嗎...”

周元望着這一幕,也是面露欣喜。

他面前虛空微微蕩漾,有着一道光影掠出,然後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周元面帶驚異的看着肩膀處,只見得那裡有着一株通體呈現碧綠的小樹,小樹散髮着令人心曠神怡的空靈氣息,宛如翡翠所鑄,晶瑩剔透。

而且,仔細看的話,還能夠發現那小樹內部似乎是燃燒着某種火焰,極為的神奇。

“這就是天火樹王?”

周元心中滿是驚奇,這株散髮着靈性的翡翠小樹,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火樹王?

天火樹王樹枝搖擺,似是對着周元微微彎身,像是在感謝他的幫助一般。

“現在感謝可還有點早呢,我們還身處他們大本營呢。”周元笑道。

天火樹王樹根蔓延,猶如在周元的肩膀處扎根了一般,緊接着,周元便是感受到了那從他肩膀處,猶如滔天洪流般的灌入體內的浩瀚源氣...

那股強大的源氣,直接是將周元的肉身都是震裂出了一道道血痕。

不過很快的, 這些血痕就會被天火樹王那充滿着生命氣息的源氣所修複。

呼。

周元感受着體內那瘋狂暴漲的力量感,那種力量之強簡直是讓人沉醉,不過好歹他心中還保持着一分清明讓他明白,這種力量,並非是屬於他的,如果他沉迷於此,恐怕對他未來有害無益。

他知道天火樹王的意思,是將力量借給他,讓他帶它衝出去!

“如你所願。”

周元輕笑一聲,難得有這種力量供他揮霍,既然如此,也讓他來嘗試一下在天陽境就能夠弔打源嬰境的滋味!

他腳掌猛然一跺,身形衝天而起,腳下有音爆傳出。

“給我把樹王留下來!”

程光面色猙獰的破空而來,他手掌一握,只見得一柄巨刀出現在其手中,巨刀之上,纏繞着凶煞虎影,揮動之下,有震耳欲聾的虎嘯震蕩虛空。

然而面對着他的攔截,周元嘴角卻是掀起了一抹輕蔑弧度。

“滾!”

手中天元筆橫掃,源氣浩瀚如星河,直接是與那巨刀相撞。

砰!

虛空崩塌,衝擊波肆虐,那程光面色劇變,一口鮮血直接噴出,然後身影便是狼狽的倒射而下,在那些天陽境駭然的目光中,轟轟的直接撞進了大地深處,被掩埋得死死的。

五大聯盟的天陽境駭得頭皮發麻,那可是源嬰境強者啊!竟然被周元一招就轟進了地底!

而連源嬰境強者都攔不住此時的周元,他們又哪裡有膽子去阻擾,於是紛紛逃散。

周元長嘯一聲,一股酣暢淋漓的感覺自心頭涌現,下一刻,他腳掌一跺,虛空碎裂,而其身影卻是化為一道洪流,直衝而上!

轟轟!

他身影所過之處,恐怖的源氣洪流四溢,那一層層晶塔頓時不斷的崩塌。

咻!

晶塔 崩塌,最終周元的身影,直接是穿透了塔尖,破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