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玩意嗎...”

隱匿於陰影中的周元望着遠處那座自地底破出的巨大晶塔,晶塔上面,佈滿着極為複雜,深奧的源紋,顯然,製作出這座晶塔的人,源紋造詣高深得簡直恐怖。

那些源紋,有一些周元僅僅只是看了一眼,還未曾以神魂觀摩,便是感覺到了神魂刺痛,當即趕緊移開目光。

晶塔的頂部,正源源不斷的有着光束破空而去,加持着五大聯軍。

仿佛力量無窮無盡。

周元盯着晶塔片刻,卻沒有再貿然的前進一步,因為他感知到,在那晶塔附近,幾乎是有着數十名神魂踏入化境的強者在時刻的感應四周,甚至,他還察覺到了一道極為隱晦而強大的氣息。

那是源嬰境強者!

這五大聯盟在這裡,竟然還有着一位源嬰強者留守!

可見他們是何等的重視此處。

“麻煩啊...”

周元喃喃一聲,眼神也是變得凝重起來,據說這晶塔的力量來自於“天火樹王”,而他想要終止這一切,那麼就需要將天火樹王救出或者盜出。

顯然這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但不管如何困難,周元也得嘗試一番,畢竟他不可能坐視着天淵域赤雲州戰線潰敗,導致整體局面出現破綻,那樣的話,得到祖龍燈更是沒有指望了。

呼。

周元吐了一口氣,低聲呢喃:“天誅聖紋。”

嗡!

一道半丈的法域,以周元為原點,迅速的張開。

法域無形,可周元卻是能夠感覺到它的存在,身處其中,一種如神邸般的主宰之感油然而生,不過他也明白,這應該是一種錯覺,這半丈法域的力量來自天誅聖紋,他所能夠掌控的並不多,而且說實在的,法域這種高端貨,即便是只有半丈範圍,也不是現在的周元玩得轉的。

所以這半丈法域,也沒那麼無敵。

但若是時機用好了,也是堪稱神器。

比如此時,有了這半丈法域的籠罩,再憑藉著影仙術的隱匿,就算他從源嬰境強者面前而過,恐怕後者都很難將他感應出來...

當然,也正是因為有此手段,周元才敢以身犯險。

周元身影一動,再度消失於陰影中,然後於陰影中閃爍,跳躍,迅速的接近遠處那座晶塔。

而隨着接近,周元能夠察覺到不少神魂感知在密集的掃視周圍,但這些感知在掠過周元時,卻是會毫無感應,因為此時的他在法域籠罩下,幾乎與整個天地相融。

在接近了晶塔一定範圍後,周元腳掌一跺,他的身影便是化為一抹細微的黑光,猶如一條黑蛇般,直接就對着地底鑽去。

潛入地底後,法域展開,泥土自動的分離,周元迅速的對着晶塔插入的地底而去。

在他的感應中,晶塔的力量,應該是來自於地底深處。

這般潛入,持續了約莫數十息的時間。

周元眼前的泥土破開,一座巨大的塔底便是出現在了視線中,塔底中空,有着無數道巨大的鎖鏈蔓延出來,那些鎖鏈上面佈滿着古老源紋,而在鎖鏈中央的位置,他看見了一道巨大的光團。

光團內部,隱約看去,似乎是一團火焰,可火焰中,又隱約可見一顆大樹的影子,那影子散髮着古老,蒼茫的氣息。

浩瀚無盡的源氣,正源源不斷的被抽離,然後通過鎖鏈輸送出去。

那種源氣極為的精純,而且充滿着生命的氣息,與連接五大聯軍那些強者背後的光束力量,如出一轍。

“這就是天火樹王?”

周元心頭微震,從這股力量來看,的確是相當非凡,據他所說,這天火樹王乃是天地奇物,自天火中而生,壽命悠長,如果要純以源氣來衡量的話,恐怕它能夠媲美法域強者。

但可惜的是,這般奇物,誕生靈智極難,這也導致它無法將這種源氣轉化為真正的力量。

不過它擁有着趨吉避凶的天賦,想當初連木霓元老來此,都未能將其探尋出來,也不知道此次這五大聯盟究竟是怎麼將它抓住的。

周元心中感嘆,然後他的目光投向那無數鎖鏈的上方,在那裡有着一座座石台懸浮,每一座石臺上面都是盤坐着一道人影,從那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來看,都是天陽境的強者。

而且在那最中央處的石臺上,一名灰袍老者盤坐,赫然是一名源嬰境!

可謂是防守森嚴。

顯然,五大聯盟在這赤雲州戰線投入了超乎想象的力量,而恐怕從一開始,他們就在覬覦天火樹王,這也是他們選擇這片戰場的目的所在。

可天淵域那邊顯然沒人想到這一點,或許是因為當年連木霓元老都沒找到天火樹王,所以所有人都想當然的認為,憑那五大聯盟的法域強者,自然也不可能辦到。

但是,他們偏偏找到了。

而且,還將如何運用“天火樹王”力量的方法也找到了...

陰影中的周元目光閃爍,如果說憑藉著五大聯盟的底蘊能夠做到這一步,他是有些不信的,這背後...說不定是那位萬祖大尊在出手...也只有他那般實力,才能夠將天火樹王找出來。

“這個老東西!”

周元恨得有些咬牙,他的一切計劃,原本都要成功了,卻在成功即將來到時,被那萬祖大尊生生的打壞。

不過周元也明白,面對着那種存在,此時的他根本就是如同螻蟻一般,再如何的憤怒也是於事無補,所以還是先將眼前的麻煩解決掉才是。

周元看了一眼那些石臺上的防禦,對於這些,他倒是並不擔心,借助着半丈法域以及影仙術,他就算從他們眼皮底下過去,他們也是無法察覺。

只是,應該如何才能帶走那天火樹王?

周元微微沉吟,旋即化為一抹陰影,悄然掠過,直接是攀附在了一道鎖鏈上,然後在鎖鏈的陰影中穿梭,迅速的接近那天火樹王的源頭所在。

短短片刻,他便是抵達了源頭處。

但是到了這裡,周元卻是有點不太敢再靠前了,因為在那鎖鏈的盡頭處,他感覺到了一些極為強大的源紋痕跡,那種源紋,具備着一種特殊的力量...那是,聖火!

沒錯,唯有聖者方纔能夠誕生而出的聖火!

當初周元從蒼玄老祖他們身上感受到過。

這種聖火,連法域都能夠燃燒。

“果然是那萬祖大尊!”周元心中罵了一聲,五大聯盟可沒有聖者。

周元有些焦灼,那聖火只是一絲絲細微的殘留,可如果他靠近的話,這半丈法域未必不會被髮現。

該怎麼辦?

難道就此退去,那肯定不可能!

而就在周元心思轉動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有着一道隱晦的感知對着他蔓延而來。

被髮現了?

周元心頭一凜,法域一動,就要迅速退離。

不過,就在他身影剛動的時候,他的目光猛的一閃,眼中有着驚愕涌現出來。

因為他發現,那感知對着他散髮出了一道信息...那是求救的信息...

而那求救的源頭...

周元目光投向了鎖鏈盡頭,赫然是那被困在其中的天火樹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