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來到赤炎城的這幾日時間中,有關於他在戰功殿內挑選了三名紫金天陽中期為獵殺目標的事情,便是在己方的一些天陽境圈子中傳了開來。

不出意外,這又是引起諸多的嗤笑聲。

大多數人都是認為這位“小元老”過於狂妄,或許他剛剛進入天陽境,還沒能將自己那神府王者的無敵心態給收起來...

而等到他此次鎩羽而歸時,想必就會認清楚現實,知曉不管他在神府境是何等的威風,但在初入天陽境的這段時間,他卻還是得聰明的低調一些...

...

按照戰區的規定,想要進入獵殺區域的天陽境強者,都得配備一支由神府境實力組成的隊伍。

這支隊伍並非是用來交戰的,而是用來佈置探哨源紋裝置以及幫助天陽境四處探尋目標的蹤跡,而一旦找尋到目標,那麼這些輔助隊員就會退後,將真正的戰鬥交給天陽境主力。

這是神府境在戰區中混取戰功的唯一方式。

不然的話,單獨一位神府境進入戰場,那無疑是小白兔闖入了狼窩之中,有死無生。

所以,在戰區中的神府境也會挑選合適的天陽境強者,因為後者的強弱,將會決定他們會承受多大的危機以及獲取戰功的效率...

而周元雖說如今名聲響亮,但因為他接取的獵殺目標太過凶悍的緣故,這導致很多神府境都不敢觸及,畢竟還是那種心思,就算周元如今突破到了天陽境,但那也只是天陽境初期而已...這個實力在獵殺區域中,同樣充滿着危險,稍有不慎,便是連同着隊伍被抹殺的結局。

而為了自身小命,沒有多少神府境敢去周元的隊伍。

所以,周元的隊伍,足足湊了三天時間,方纔湊齊十人。

...

“都是熟人啊...”

赤炎城的一座院中,周元望着伊秋水,葉冰凌她們領來的一隊人,目光掃過,則是忍不住的一笑。

因為這些面目都是格外的熟悉,除了伊秋水,葉冰凌,木柳三人外,便是韓淵,商小靈,凌峰等人,這都是四閣中的熟面孔。

“你還笑得出來。”

伊秋水有些沒好氣的道:“如今這赤炎州內,敢進我們隊伍的,也就他們了,其他家伙一聽是你在招人,跑得比兔子還快。”

周元笑笑,他看向韓淵幾人,道:“那你們還敢來?”

韓淵嘿嘿一笑,道:“總閣主,別人不瞭解你,我們還不瞭解嗎?你可不是魯莽的人,既然你敢接單,那麼必然是有些把握的,跟着你,想必戰功也是不少的。”

對於周元的本事,韓淵是真的有些心服口服,因為他可謂是親眼見證周元是如何一步步的在四閣崛起,最終率領着他們在那強者雲集的九域大會中登頂。

所以,素來喜歡做那牆頭草兩邊觀望的韓淵,在知曉周元這裡招隊員的消息後,卻是第一時間主動找上了伊秋水,毛遂自薦。

商小靈抿嘴道:“你是我們老大,雖然你現在比我們強大很多,但只要你需要幫忙的話,只需要招呼一聲便可。”

商小靈等人以往都是屬於散修,也算是吃過許多的苦頭,直到周元將他們招進風閣,所以在商小靈他們的眼中,周元算是對他們有一份恩情,雖說以後者如今的身份,他們或許連投靠做小弟的資格都沒有,但只要周元有吩咐,再難的事情,他們都不會推拒。

望着商小靈,凌峰等人那認真的面龐,周元也是有些觸動,旋即他微微點頭,道:“放心吧,既然你們跟着我,那我自然會將你們全須全尾的帶回來,我們是去賺戰功的,不是去送死的。”

聽到周元這平淡中卻蘊含著自信的言語,眾人心頭都是一松。

木柳笑嘻嘻的道:“周元,你告訴我,是不是郗菁元老給了你什麼手段?”

其他人也是若有所思,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說得通為何周元底氣這麼足了。

周元沒好氣的看他一眼,也懶得跟他們多說廢話,直接對着院外走去。

“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直接出發吧。”

...

城門口處。

周元領着一行人出了城門,然後他看了一眼巨大的城牆上,在那裡能夠見到兩道目光在望着他。

是伊千機長老與秦蓮。

周元對着他們遠遠的點點頭,身影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流光衝天而起,對着遠處的戰區方向掠空而去。

在其身後,伊秋水,葉冰凌等人也是迅速的跟上。

城牆上,伊千機望着他們離去的方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自家那孫女也不知道着了什麼魔,這種危險的事也敢跟着去,他這當爺爺本想勸誡一下,但那丫頭卻是聰明得很,還不待你說話,就板着小臉讓你說不出口。

秦蓮清冷光潔的臉頰上面無表情,她淡淡的道:“伊長老,那我也動身了,我會在戰區中將動靜搞大,到時候對方的一些天陽境後期應該會將註意力投向我這邊,這樣一來,他那邊就會安全一些。”

“辛苦了。”

伊千機點點頭,道:“老夫也會出手,將對方戰區中的源嬰境強者釘住。”

秦蓮將目光從遠處收回,道:“希望咱們這位“小元老”在吃了此次的虧後,不要再這般肆意妄為,既然他是大尊的親傳弟子,也該負起一些責任,而不是只會惹事讓別人幫他擦屁股。”

言語之間,顯然是透着對周元此次行事的不滿。

聲音落下,她也懶得再多說,身影一動,陡然衝天而起。

她的速度快若奔雷,而且聲勢極大,所過之處,風雷陣陣,極為的引人註目。

伊千機瞧得她將聲勢搞這麼大,也是明白她的用意,於是他瞧着周元他們離去的方向,喃喃道:“周元啊周元,我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接下來就得看你自己的了...”

若是此行成功,那之前的那些流言必然不攻自破,可若是失敗了,不僅周元在那九域大會上面掙下來的顏面會丟個大半,甚至,還會連累得蒼淵大尊落得一個識人不明的口舌。

所以周元此次,可謂是在刀尖行走,險之又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