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星空下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周元的身影來到了星空深處那座最為古老的石像之外。

而在這裡,王曦凌空盤坐,有恐怖的殺意如海洋般的在其周身蕩漾,他的雙目已是在此時變得猩紅起來,那股凶煞之氣,看得無數人頭皮發麻。

當周元來到時,王曦那猩紅的眼瞳投來,有森冷的聲音響起:“此路不通,滾開!”

周元面無波瀾,他看了王曦一眼,道:“讓開吧,你的實力,還不足爭奪這座石像。”

如果是在未曾貫穿九神府之前,周元遇見這王曦的話,恐怕得傾盡所有手段才能夠交鋒,但可惜的是,此一時彼一時...

現在的周元,源氣底蘊磅礴得連他自己都怕!

這個在半個時辰前能夠讓得他忌憚的王曦,如今...如今不足為慮。

混沌神府,在這九神府盡數貫穿後,方纔真正的顯露出其恐怖之處。

王曦聞言,面色卻是陡然森寒,他眼神如刀般的射向周元,要知道,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未曾將周元當做是過對手,然而眼下,後者卻敢如此挑釁於他。

從周元的身上,王曦能夠察覺到那比之前更強的源氣波動,想必此時前者已經真正的貫穿了九神府。

但王曦還真不信,這九神府的貫穿,就能夠讓得這周元直接飛天了!

轟!

王曦沒有再說一句廢話,只見得其身軀一震,血紅的源氣猛然席卷,六千六百萬源氣星辰自虛空映照而現。

在顯露出自身的源氣底蘊後,他並沒有停手,猛的仰天尖嘯,那一瞬間,仿佛是有着滾滾血海自他的體內咆哮而出,血海翻涌間,再度有無數血紅源氣星辰升起。

最終那源氣星辰的數量,穩固到了八千五百萬的層次!

顯然,他催動了血海域的秘術!

這種程度的源氣強度,的確算是極為不弱了,遠勝袁鯤,徐暝這些榜上天驕,甚至已是能夠開始追逐趙牧神,武瑤,蘇幼微三人的腳步。

“淹天術!”

王曦厲喝響徹天地,只見得磅礴浩瀚的源氣席卷而出,直接是化為滔滔血海,血海之內,瀰漫著血腥之氣,宛如是鮮血所化。

嘩嘩!

血海呼嘯,宛如是要淹沒天地,裹挾着巨大的陰影,直接就對着周元籠罩而去。

而面對着那聲勢恐怖的血海,周元卻是立於虛空,身如磐石,動也不動。

王曦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震怒,旋即一聲冷哼,催動血海呼嘯而下,直接就將周元裹挾進血海之中,引得虛空震蕩。

嘩!

而血海淹沒周元的時候,星空下也是傳出了諸多的驚嘩聲,誰都沒想到周元如此的托大,在面對着王曦這等強敵時,竟然直接任由對方的血海將他淹沒。

要知道,那血海擁有着極端恐怖的侵蝕之力,一旦被卷入其中,就算是同等級的強者也會吃不消。

而就在眾人驚疑的時候,突然間,那血海深處,隱約有着蛟龍長吟聲響徹而起。

下一瞬,血海忽然劇烈的震蕩起來,只見得有億萬道青金源氣光柱自其中暴射而出,短短數息間,便是將整個血海撕裂得千瘡百孔。

無數道震驚的視線望向那血海消散處,只見得那裡,磅礴的青金色源氣瀰漫虛空,而虛空中,有無數源氣星辰閃爍,那般數量...

九千三百萬!

整個星空下,都是在此時變得一片死寂。

所有的目光都是近乎獃滯的望着出現在周元身後的那無數源氣星辰,九千三百萬!

“怎麼可能?!”

袁鯤直接是在此時失聲出來,就連九宮那高冷的性子,都是有些失態的張開了紅潤小嘴。

九千三百萬的源氣星辰!

而且這周元完全沒有催動秘法的跡象,也就是說,這是他自身的源氣底蘊!

但是要知道,就連十神府的蘇幼微,自身的底蘊,也只是八千三百萬而已!

然而周元,竟然比她還要高出一千萬?!

這家伙的神府,究竟是什麼品階?!

武神域處,那柳清淑也是面色青白交替的望着周元身後的源氣星辰,片刻後,她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怎麼可能...”

雖然周元那灰濛蒙的神府光環,一看就是變異神府,但誰都沒想到,周元在貫穿九神府後,他的源氣底蘊會暴漲到這種程度。

之前的周元,可只有三千八百萬啊!

現在是多少?九千三百萬!足足暴漲了五千五百萬?!

柳清淑感覺她現在有點瘋,從沒聽說過誰的第九重神府會暴漲這麼多的源氣底蘊,就算是蘇幼微的十神府,也沒這麼恐怖的啊!

震撼片刻,柳清淑咬了咬銀牙,依舊還是嘴硬的道:“九千三百萬又如何,到了這種層次,神府境上限就在那裡。”

蘇幼微的源氣底蘊也比趙牧神更勝一籌,但最終在跨入九千萬的層次後,兩者差距也不算多大,所以終歸到底,還是得看各自的手段。

所以,柳清淑相信,趙牧神能夠打敗武瑤,蘇幼微兩人的聯手,自然也能夠制服住此時的周元!

在那天地間無數道震撼的視線中,周元也是略有感慨,因為對於自身源氣底蘊暴漲到這個程度,同樣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原本他以為,只要能夠達到八千萬,就已經是極為的完美了,但如今來看,他還是小覷了他這個混沌神府。

這神府在九神府之前,倒是不見有太多的奇異,可誰能想到,第九神府的開闢,卻是會令得其出現翻天地覆般的變化。

周元眼神平靜的盯着面色變化的王曦,此時的他,即便是一言不發,卻是有着恐怖的威壓瀰漫開來。

王曦深吸一口氣,他的眼神有些複雜,對於周元,他並沒有給予太多的重視,但他怎麼都沒想到,這個在短短不到兩年時間就在混元天聲名鵲起的黑馬...竟然會達到這種恐怖的地步。

“九千三百萬的源氣底蘊...”

“周元,你真的很強,或許你是唯一一個有機會打敗趙牧神的人...”

“所有人都小看了你。”

王曦周身那瀰漫的血海在此時緩緩的收縮,最後盡數的收回體內,他的神色有些頹然,顯然周元的強悍,給了他不小的打擊。

“去吧...希望你能讓這次的九域大會,變得更精彩一些。”

王曦讓開了道路,面對着那裹挾着九千三百萬源氣星辰而來的周元,即便是好戰如他,都是不得不選擇退讓。

星空下,無數人的視線也是變得複雜起來。

誰能想到,此時的周元之強,竟然能夠讓得王曦這等凶悍之人主動服軟避讓,由此可見,那九千三百萬源氣底蘊帶來了多大的壓力。

所有人暗嘆一聲,從今天開始,這混元天神府榜上,一尊巨頭怕又是要升起了。

只是不知道,這新巨頭與那老巨頭碰撞起來,究竟又是誰能更勝一籌?

在那無數道帶着一些希冀與好奇的目光中,周元對着王曦輕輕點頭,旋即他身影一動,直接是衝進了那源氣光膜中。

而那源氣光膜,並沒有給周元帶來任何的阻力,短短不過數息的時間,他便是將其直接穿透。

石像巨大如平原的頭頂之上。

趙牧神身後那虛幻巨獸噴出的黑霧在此時緩緩的止住,他不得不停下了吞噬武瑤氣運的準備,他抬起頭來,望着那從天而降的修長身影。

他輕嘆一聲,道:“這次我總算是明白,為何連大尊都會親自的註意到你了。”

他怎麼都沒料到,之前輕易放走的小老鼠,如今竟然會變得如此的具備威脅,甚至連他,都是感覺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

這讓得從未後悔過的趙牧神,倒是生起了一絲後悔之意,早知道,當日就不戲耍了,而是直接將其斬殺...

周元看了一眼被聖蓮封印住的武瑤與蘇幼微,然後轉向趙牧神,道:“不屬於你的東西,就不要胡亂覬覦,”

趙牧神目光奇特的盯着周元,道:“之前我倒是沒察覺到,你竟然也是身懷氣運者...”

他有點可惜,若是早點發現的話,就先將這周元解決掉了,也就不會有如今之患。

不過...也無所謂了。

他衝著周元微微一笑,道:“你,也是來送氣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