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像深處,骨骼宛如水晶般的遺蛻保留着盤坐的姿勢,龐大精純的源氣在源源不斷的釋放出來。

周元的心神註視着那具遺蛻,這具遺蛻生前應該是一位源嬰境的強者,因為在遺蛻上面,他並沒有感覺到任何法域的波動。

而法域強者的遺蛻,必然會更為的恐怖。

倒是不知道那座最為古老與龐大的石像深處,是否會有着法域強者的遺蛻?

龐大的源氣,宛如是在石像深處化為了海洋,而在那海洋中,竟是有着一尾尾游魚,游魚晶瑩透徹,魚身上的魚鱗泛着微微的彩光。

那並非是游魚...而是一道道先天靈機。

如此數量,成百上千,看得周元心跳都是忍不住的加速。

不過他最終沒有出手攝取這些先天靈機,因為眼下時間寶貴,他必須用來貫穿的第九重神府,而只要等到他功成時,自然就能夠去那座最為古老的石像處爭奪。

那座石像內部蘊含的先天靈機,必然遠非此處可比。

嗡!

心中有了決斷,周元便是再不猶豫,一股源氣自他的體內涌出,迅速的來到石像深處那深不可測的源氣海洋中,源氣在海洋上空旋轉,猶如是形成了龍卷風暴。

呼呼!

風暴旋轉,仿佛龍吸水一般,自那海洋中抽起了龐大的源氣水流,順着風暴直通而上,最後源源不斷的涌入到了周元身體之內。

轟!

而當那龐大精純的源氣涌入體內時,周元的身軀頓時猛的一震,那源氣之純凈,幾乎是不用過多的煉化,便是由那透明色彩,化為了青金色的鎮世天蛟氣。

周元操控着那龐大無盡般的源氣直接衝進神府,然後毫不猶豫的對着那第九重神府壁障狠狠的沖刷而去。

轟轟轟!

神府內,源氣翻涌,低沉轟鳴不斷,宛如雷鳴肆虐。

而當那層壁障不斷的被削弱的時候,周元心神忽然一動,因為這一次,他再度感覺到了一種壓制感,從第九重神府內傳出...

那裡,的確是存在着什麼東西,在阻擾着第九重神府的打通。

這令得周元感到極為的疑惑,這種事情,他可謂是聞所未聞,難道是有人暗中對他下了什麼手腳?

可這也不太可能啊,畢竟那第九重神府自從誕生到現在,一直是處於某種封閉狀態,甚至就連周元這個主人都是無法進入,想要做手腳,談何容易?

左思右想,沒有答案,周元也只能一咬牙,管它是什麼東西,他可不信,借助着一名源嬰境強者的遺蛻相助,他今日還不能將這區區第九重神府打通!

等到打通了第九重神府,他自然知曉那是什麼東西了!

轟轟!

心中如此想着,周元立即加大了源氣的汲取,越來越磅礴,龐大的源氣開始瘋狂的涌入體內...

而在這種源氣的灌註下,周元的身軀都是在此時開始隱隱的有所膨脹,一些可怕的源氣從體內泄出,幾乎是在周身形成了源氣亂流。

在周元那種近乎蠻橫的源氣沖刷下,第九重神府壁障開始漸漸的虛薄,按照這種速度下去,被徹底貫穿,應該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

而在周元竭盡全力的抓緊時間貫穿着第九重神府時,那位於星空最深處的那座古老石像處,也是出現了極大的動靜。

趙牧神,武瑤,蘇幼微三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打通了源氣光膜,然後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那座古老石像的頭頂之上。

三人呈現三角方位,彼此戒備。

他們幾乎是混元天這一輩神府境中最為矚目之人,所以當三人對峙的這一幕出現時,即便是混亂的星空下,都是有着無數道感嘆的目光投射而來。

三人之中,趙牧神成名最早,而且還是那種一鳴驚人天下知,所以從他出名的第一天開始,就牢牢的占據着神府榜第一的位置。

而武瑤與蘇幼微的時間要晚一點,但兩女的聲望比起趙牧神卻是絲毫不弱。

武瑤之強,在於她歷經挑戰,她踏入神府境後,曾歷經無數戰鬥,無一戰敗,甚至有傳言她曾挑戰過天陽境強者,雖說未曾取勝,但也全身而退。

而與武瑤的強勢凌厲相比,蘇幼微就顯得溫和許多,但沒人敢因此就小瞧於她,因為在混元天的神府境,純論源氣底蘊的話,她當為第一。

這一點,就算是趙牧神也只能甘拜下風。

變異十神府,舉世罕見!

而這三人,以往並沒有過交手的記錄,唯有武瑤與蘇幼微曾經淺嘗即止的碰了碰,但也並沒有分出什麼勝負。

所以,當他們三人這一刻對峙的時候,莫說是在場的這些人,就算是隕落之淵外的那些法域強者,也是投來了饒有興緻的目光。

這三人都是各自域中傾盡全力培養的天驕,在那未來,他們甚至有可能觸及法域的境界,成為各域真正的頂梁柱。

所以,對於他們的對碰,就算是他們,都是提起了一絲興趣。

在這座古老石像源氣光膜之外,滿頭血紅髮絲的王曦立於虛空,他望着那對峙的三人,眼中掠過一絲不甘,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身軀突然放棄了抵禦,任由那源氣光膜將他擠壓而出。

他立於源氣光膜之外,凌空盤坐下來。

淡淡的血紅光圈從他的體內散髮出來,而王曦那本就血紅的頭髮,在此時變得更為的暗紅,猶如是有着鮮血在滴落,流淌。

一股濃郁的血煞之氣,在漸漸的醞釀,匯聚,變強。

有人見到這一幕,頓時一驚,忍不住的失聲道:“那王曦是在施展血海域的“血煞閻羅經”!”

“此術一旦施展,自身血液開始焚燒,將會產生無邊劇痛,可一旦忍耐下來,也會令得自身的實力大漲...”

“不過此術據說想要攀至巔峰,那就得以殺戮與戰鬥來增幅,嘖嘖,王曦這是在醞釀殺勢啊,而且他守在這裡,誰敢去染指第一座石像,就得通過他...”

“而一旦王曦殺勢達到巔峰,他就能夠擊破源氣光膜,衝進第一座石像,與趙牧神三人形成爭奪!”

“......”

無數驚嘆的聲音在響起,九域大會到了這個階段,也算是群雄手段盡出的時候了。

只是,至於最後誰能夠成為最大的贏家,恐怕就算是那隕落之淵外的眾位法域強者,都是無法給予清晰的定論。

一切,都得等到那塵埃落定時,眾人方纔能夠知曉,究竟是老王不墜,還是新王現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