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包裹着銀色戰甲的修長人影,靜靜的矗立於巨大無比的石像頭頂之上,銀色的光澤,宛如具備着靈性一般的在戰甲上面流轉。

略顯神秘。

那道銀甲身影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但那隱隱間散髮出來的危險氣息,卻是令得這片星空中諸多頂尖的天驕眼神都是猛的一凝。

就連呂霄,葉冰凌,伊秋水他們,眼中都是有着驚疑之色,因為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周元施展出這銀色戰甲...

諸多人中,唯有着蘇幼微見到那銀色戰甲時,小嘴輕輕的盪起了一抹笑意,一對清眸中,滿是懷念。

猶自還記得,當年在那大周王朝,齊王作亂時,周元便是借助着銀色戰甲的力量,力輓狂瀾,斬除了齊王之亂。

只是上次一別,轉眼已是經年。

當年那個大周的殿下,如今已是潛龍出淵,她相信,就算是在這混元天中,周元也將會爆發出屬於他的光芒,他不會遜色於任何人!

“銀影,好久不見...”蘇幼微用僅有她能夠聽見的聲音呢喃低語。

而在那諸多驚疑的視線中,徐暝也是面色微變的盯着身披銀甲的周元,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抵禦下了他先前的殺招攻勢。

不過轉瞬,徐暝眼中便是掠過陰狠之色。

“裝神弄鬼!”

徐暝一聲長嘯,十二頭黃金獸再度暴射而出,極為強悍的源氣自它們體內爆發出來,引得虛空震蕩,有音爆聲不斷的迴蕩。

那連綿的凌厲攻勢,再度籠罩向周元。

銀色的面甲下,周元冷冽的眼瞳倒映着帶着凶煞之氣撲殺而來的黃金獸,這一次,他腳尖一點,身影陡然暴射而出。

不退反進!

他直接是沖向了最前方那一頭黃金獸。

“找死!”徐暝見狀,頓時大喜,眼中掠過殘忍之色。

嗤啦!

一頭黃金獸出現在了周元的前方,鋒利的利爪閃爍着金光狠狠的撕下,直接是將虛空都是撕出了五道淡淡的痕跡,那一爪,足以將一座大山生生撕裂。

周元那被銀色戰甲所覆蓋的手掌,也是在此時陡然上揚,與那金色利爪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砰!

碰撞的瞬間,有源氣衝擊波蕩漾開來。

不過,這一次,周元的身軀,卻是猶如磐石一般,紋絲不動。

反而是那黃金獸在咆哮,瘋狂的催動着利爪想要撕裂周元的手掌,但那利爪划過周元覆蓋着銀甲的掌心,卻只是帶起了刺耳的聲響與閃爍的火花。

周元面甲下的嘴邊,有着一抹充滿着冷意的弧度掀起。

他手臂猛的一震,直接是將那黃金獸抓起,宛如憾地一般,狠狠的對着地面砸下。

咚!

地面仿佛都是在此時劇烈的一顫,然後竟是有着細微的裂痕在地面上蔓延。

要知道,先前周元與徐暝那般激戰,都是未能讓得地面破裂,可如今,卻是造成了一些裂痕,由此可見周元一摔的可怕力量!

然而周元並未結束,他低吼出聲,一手拉住黃金獸的腦袋,一手抓住了其後肢。

黃金獸瘋狂的掙扎,但卻無法動搖周元那銀色鐵掌。

他雙手一震,猛然一撕。

恐怖的力量爆發。

砰!

然後下一瞬,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便是見到,那堅不可摧,擁有着足足六千萬源氣強度的黃金獸,竟然是在此時,被周元硬生生的撕裂開來!

整個星空,仿佛都是在此時陡然的變得死寂下來。

無數道眼睛圓睜,黃金獸...竟然被周元硬生生的撕成了兩半?!

這是什麼力量?!

那黃金獸堅硬無比,足以媲美修煉了肉身的神府境後期,而且其源氣強度,高達六千萬,想要將其一把撕碎,那究竟是需要程度的力量?!

周元的力量,怎麼會突然暴漲到如此驚人的程度?!

徐暝的神色也是出現了瞬息的獃滯,他望着那滿地的金色碎片,面龐都是變得有些扭曲起來,厲聲道:“不可能!你做了什麼!”

“你怎麼可能打碎我的黃金獸?!”

徐暝有些失態起來,這黃金獸是他引以為傲的戰鬥傀儡,然而現在,竟然真的被周元當做玩具一般,硬生生的撕成了兩半!

這對於徐暝自傲,顯然是不小的打擊!

“殺了他!”

面龐扭曲的徐暝,猛的怒吼出聲。

另外十一頭黃金獸,速度陡然加快,殺氣騰騰的撲向周元。

轟!轟!

而面對着十一頭黃金獸的圍殺,身披銀甲的周元依然不退,他宛如是化為一道銀光,直接是衝進十一頭黃金獸的圍殺中。

砰砰!

雙方瘋狂般的纏鬥在一起,狂暴的源氣在肆虐,虛空劇烈的震顫。

然而,讓得無數人眼皮急跳的是,在那激烈的廝殺中,周元所化的銀光身影幾乎是所向披靡,十一頭凶殘無比的黃金獸在他那銀色鐵拳下,不斷的敗退。

隨着戰鬥愈發的激烈,那些黃金獸開始有着崩裂的跡象...

轟!

一頭又一頭的黃金獸,在那銀色鐵拳下,漸漸的破碎,化為滿地的碎片。

星空下,無數人滿臉的震撼。

就連袁鯤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神充滿着忌憚的望着那一道銀色光影,周元此時展現出來的破壞力,簡直如同銀色殺神!

那銀色戰甲一般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是某種小聖術嗎?或許某種聖寶?!

九宮的臉頰上,也是有着驚疑之色閃爍,旋即美眸略有異彩,這周元,還真是讓人驚訝, 竟然還藏瞭如此強大的手段...

“怎麼可能!”

那紫霄域的薛驚濤與武神域的趙雲霄,則是不約而同的尖銳失聲。

先前那周元已是在徐暝的攻勢下岌岌可危,可這怎麼轉眼間,反而爆發出如此恐怖的逆轉?!

難道,這才是周元真正的實力嗎?!

武瑤靜靜的凝視着這一幕,前者鳳目中掠過一絲複雜之意,雖然她也知曉周元應該是藏有手段,可當真正看見他逆轉局面時,還是心緒有些波動。

這個大周的殿下,出生就攜帶着聖龍之氣的男人...果然沒那麼簡單。

不遠處,聖紋域的李通神,血海域的王曦,他們原本對於周元與徐暝的戰鬥並沒有太多的興趣,但這個時候,他們皆是將目光投向了那道銀色光影。

李通神英俊的面龐略顯肅然,王曦那漫不經心的眼神,也是漸漸的凝聚起來。

這天淵域的周元...倒是有點意思了。

“怎麼會這樣?”萬祖域處,柳清淑忍不住的咬着銀牙,滿臉的恨恨之色。

眼見着周元要倒霉了,偏偏最後局面又出現了變化。

趙牧神眼眸註視着周元所化的銀光身影,輕聲道:“他那銀甲倒是極為的奇特,並非是源術所化,也並非是某種源寶...不過此物出現後,他的力量出現了極為驚人的暴漲。”

柳清淑道:“徐暝能收拾他嗎?”

趙牧神想了想,緩緩搖頭:“徐暝...怕是要輸了。”

“這個周元,能耐不小。”能夠得到趙牧神這一句話,周元在這混元天的神府境中,足以屹立頂尖之位了。

轟!轟!

而就在趙牧神聲音落下的那一瞬,石像頭頂上,有極端驚人的源氣風暴爆發。

只聽得一道道巨聲響徹,然後無數道視線便是驚駭欲絕的見到一頭頭黃金獸倒飛了出去,它們的身軀在半空中轟然爆裂。

化為漫天的碎片。

噗嗤!

徐暝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他難以置信的望着前方,只見得那漫天碎片飛舞間,身披銀甲的身影,踏着沉重的步伐,緩緩的走了出來。

一股大恐怖般的氣息,從那銀甲之中散髮而出。

銀甲下,有着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

“你...還有其他的玩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