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金光結界內,狂暴的波動在凝聚,金光洶涌而動,隱約有着雷鳴之聲迴蕩。

一股令人心驚肉跳的力量,在漸漸的出現。

周元同樣是察覺到了這股力量,當即瞳孔微微一縮,他凝視着金光結界最深處,自語道:“原來如此,故意將我等引入深處,然後一擊而潰?”

“請君入瓮麽...”

周元目光閃爍,旋即他笑了笑,道:“倒是好計謀,但是...也就不怕引狼入室嗎?”

他深吸一口氣,直接不理會那劇烈翻滾的金光結界,陡然出聲,開始發出一道道進攻命令,進攻的節奏,在此時迅速的加快。

轟隆!轟隆!

而這一次的進攻,所取得的成果,遠比之前更有效。

那九宮顯然是打算放棄這些節點,因為她在匯聚所有的力量準備着最恐怖的攻擊,那種反擊,絕對不是周元這些隊伍能夠承受的。

那足以局面徹底逆轉。

周元似乎對於這一點並不知情,依舊不斷的占據,破碎着各個節點。

冰山山頂。

“九宮師姐,他們攻占節點的速度越來越快!”急促的聲音從各處的傳來,傳進九宮的耳中。

九宮卻是絲毫不為所動,道:“不必理會,將結界的所有力量,匯聚向核心的節點,此戰勝負,就在此時。”

“是!”

諸多聲音應下,然後金光結界開始繼續收縮,只是在那種收縮的同時,那所匯聚的力量,也是越來越恐怖,越來越驚人。

冰山外,袁鯤與伊秋水的面色也是變得極為凝重起來,因為他們同樣察覺到,金光結界內的力量越來越強橫。

“這種強度,就算是我,一旦硬憾都會被重創。”袁鯤緩緩的道。

這子午金光結界乃是九宮的拿手好戲,當其徹底爆發,那種力量當然非同小可。

“這可真是麻煩了,現在的周元恐怕會有些進退兩難...”

正常來說,前方有毀滅攻勢凝聚,現在周元應該率領隊伍後退,可一旦後退,那些節點就會被九宮迅速的奪回去,那時候金光結界就將會徹底恢復。

而周元之前的努力,也將會化為烏有。

這破陣,更是無從談起了。

所以,現在的周元,在袁鯤看來,才是真的陷入了一種極為尷尬的境地。

袁鯤心中輕嘆一口氣,體內的源氣運轉起來,已是準備隨時出手救援。

...

金光結界內,周元卻是對那結界身處凝聚的恐怖力量無動於衷,他依舊是在指揮着隊伍,不斷的占據着節點,一步步的推進。

但是,隨着愈發的推進,兩域的隊伍也是開始顯露懼色,因為他們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前方涌動的毀滅力量。

那種力量一旦爆發,他們這裡的隊伍,將會損失極為的慘重。

周元也是察覺到了他們的恐懼,當即聲音傳來:“這個時候就算是退後也已經晚了,若是不想白白出局,那就盡數聽從我的命令。”

他聲音中的嚴厲,倒是讓得各支隊伍稍微的壓制下了一些對前方力量的恐懼,咬着牙,再度推進。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刻,結界深處那種狂暴雷鳴,忽然在此時變得安靜了下來。

正是這種安靜,讓得所有人心中恐慌陡然加劇,因為他們都知曉,這瞬息的安靜,只是接下來毀滅反擊的前奏...

那來自九宮的反撲,終於是成形了。

冰山山頂,九宮紅唇微張,輕吐了一口如蘭香氣,她美眸冷冽的盯着眼前的光幕,雙手合攏,有着低聲帶着凜然寒氣,在這冰山之上響起。

“結束了...”

“金雷...”

“飛舞吧...”

轟隆!

這一霎那,金光結界最深處,雷鳴炸響,鋪天蓋地的金色雷霆,宛如巨蟒一般的咆哮而出,直接是對着處於其中的周元以及其他隊伍以鋪天蓋地之勢傾瀉而去。

那金雷涌過,虛空動蕩。

處於結界某種的薛驚濤望着這種攻勢,也是眼中有着狂喜之色涌現出來,這種反撲,就算是那周元必然也接不下來!

“看你還怎麼得意!”他咬着牙,一臉的振奮。

周元也是抬起頭,望着結界深處,那裡金雷鋪天蓋地而來,那股威勢,連他心頭都是一震,這種攻勢,如果讓他單獨承受的話,恐怕真是得傾盡全力才有可能自保。

而且,這還只是自保...其他的那些隊伍,恐怕將會直接團滅。

從這一點來看,這九宮的子午金光結界,的確是不凡。

結界中,兩域的那些隊伍,也是面露恐懼之色,如果不是他們也是兩域的精銳,恐怕此時真是要忍不住的後撤逃跑了。

但即便如此,他們也是感到有些絕望,這種攻勢,如何抵擋?

不過,就在當他們望着那鋪天蓋地而來的金雷愈發絕望的時候,周元那平淡的聲音,再度在他們的耳中響起:“所有人,此時捏碎玉簡。”

“放心,既然我會帶你們進來,自然也會帶你們全須全尾的出去。”

他的聲音並不激昂,但那種平靜,卻反而是猶如帶着某種魔力,令得眾隊伍心中的絕望平息了一些,然後他們望着手中的玉簡,一咬牙,猛然捏碎。

嗡!嗡!

當那一道道玉簡捏碎的瞬間,只見得一道道光柱自他們所立之地衝天而起。

光柱之內,有無數源紋飛舞,那些源紋化為光線,彼此交織,相連。

漸漸的,一面巨大的透明龜甲,出現在了前方。

龜甲之上,流淌着無數源紋,龜甲反射着光芒,璀璨奪目。

周元立於龜甲之後,他凝視着龜甲,唇角也是有着一抹弧度輕輕的掀起,緊繃的身軀,終於是在此時緩緩的鬆懈下來。

他望着那近在咫尺的金雷洪流,輕聲道:“龜鏡結界。”

轟!

金雷洪流,重重的轟撞在了那巨大龜鏡之上,那一瞬間,地動山搖。

冰山上,九宮也是將美眸投向了山腰處,那裡是碰撞的地方,她的雙手輕輕緊握,勝負,就在此時了。

接下來,金雷應該是會摧枯拉朽般的席卷一切。

她凝視着下方,那裡金雷在肆虐。

轟!

不過,就在此時,那山腰處,金雷洪流忽然震蕩了一下,只見得那裡,竟是有着一股金雷反撲而至,與那金雷洪流相撞。

轟轟!

虛空都是在此時有着空間裂痕撕裂。

九宮瞳孔猛的一縮,眼中有着一絲不可思議之色浮現,因為那金雷分明是結界的力量,怎麼會突然對結界展開反撲?

“怎麼回事?!”

她眸子中源紋流轉,她的視線穿透了金光,終於是看見了那突然出現的巨大源紋龜鏡。

金雷轟擊在上面,直接是被龜鏡反彈,最後如海嘯般的反撲,與金雷洪流相撞。

“龜鏡結界?!”

九宮猛然變色:“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在我的結界中佈置出了一座龜鏡結界?!”

她的目光,掃過先前周元所占據的那些節點,目光一閃:“是那些節點!”

正是連接了這些節點,周元才能夠如此快速的佈置出一座龜鏡結界,也就說,周元幾乎是在她結界的基礎上,衍生出了一座結界。

這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這必須擁有極為高超的源紋造詣!

九宮玉手緊握,心卻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沉了下去,原來這周元,從一開始就防備着她,這座龜鏡結界,就在等待着她的傾力反撲。

因為龜鏡所具備的反彈特性,剛好能夠將金光結界徹底的剋制!

接下來...反彈回來的金雷,將會反噬一切。

“狡詐!”九宮銀牙緊咬。

轟轟!

下一瞬間,山腰處有着金雷洪流反撲,首當其衝的便是殘餘的子午金光結界,幾乎是在短短數息間,所有的節點,都是被金雷徹徹底底的摧毀。

轟轟!

金雷呼嘯而過,漫天的金光隨之消散。

也就是在這一刻,山腳下的袁鯤等人,目瞪口獃的看見那籠罩冰山的巨大結界崩潰,冰山的原本樣貌,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而冰山上,那些紫霄域,玄機域的隊伍,皆是一臉的茫然。

子午金光結界...就這樣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