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牧神...

這三個字所帶來的壓迫感,直接是令得大山中三百多名天淵域的隊員面色蒼白,通體冰寒。

一些心性稍差的人,更是忍不住的顫抖着失聲道:“怎麼會是萬祖域?怎麼會是趙牧神?!不可能的啊!”

趙牧神所率領的隊伍,絕對是萬祖域中最強的隊伍,當然最重要的是,還有着趙牧神這位混元天最強的神府境!

按照眾人所想,他們這支隊伍,如果遇見其他八域的非主力隊伍,或許還能夠鬥一鬥,可若是主力隊伍,那必然是有所不及的,更何況...還是趙牧神的隊伍!

這如果碰撞起來,絕對是以卵擊石啊!

不遠處的天空上,八名萬祖域的神府境後期凌空而立,他們面帶戲謔之色的望着三百名顫抖中的天淵域隊員,即便他們人數少,但那種氣勢,竟是強過了三百人。

周元的眼神同樣是在此時有些變幻,面龐微顯陰沉,因為他感覺到,這恐怕是一場陰謀。

他絕不相信他的運氣真的會差到這種程度,一來就碰見趙牧神所率的隊伍...

這其中,必然是有人做了手腳。

而誰能夠做這種手腳?

趙仙隼!

周元眼中寒光一閃,只有趙仙隼那位萬祖域的法域強者,才能夠做到,而且早在之前抽簽的時候,周元就隱約的感覺到了那趙仙隼對他的惡意。

那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是那一道印記!

周元摸了摸體內存在的一道印記,那是在進入隕落之淵前,所有人都會烙印上的,這種印記,乃是九域的法域強者聯手煉製。

那趙仙隼必然是以特殊的手段瞞過了郗菁師姐,在他的印記上做了手腳!

這樣一來,就解釋得通了。

想通這關節,周元心中便是有着怒意涌動,這位趙仙隼還真是不要臉皮,堂堂法域強者,竟然搞如此下三濫的卑劣手段!

他是九域大會的主持者,本應該公正,可卻趁機搞事,品性之卑劣,可見一斑。

“趙仙隼是吧,別讓我往後找到機會,不然今日這些,都要讓你給我還回來!”周元心中發狠,直接是給這趙仙隼記了一筆賬。

法域強者又如何,在那蒼玄天,聖宮的宮主還是半聖呢!周元照樣不懼!

在周元心思轉動的時候,不遠處那領頭的神府境後期強者卻以為周元也是被趙牧神的名字震懾住了,當即嘴角泛起一抹輕蔑的笑容,淡淡的道:“周元總閣主,此次遇見,算你們倒霉,你們都先老實的待在這裡,等大師兄過來,再來決定如何處置你們吧。”

周元目光微閃,然後他直接轉頭,對着伊秋水道:“所有人,立即撤退,退往先前找尋到的空間縫隙處!”

他沒有逞強的打算和對方硬拼,因為現在的他,的確是打不過,不論是團隊還是個人的實力,他們都處於劣勢。

伊秋水也是果斷的點點頭,轉身迅速的發出命令。

而接到命令,三百多名天淵域的隊員,雖然極為的不舍,但他們還是分得清輕重,當即略作准備,就要開始大撤退。

所有人都明白,面對着趙牧神率領的萬祖域最精銳隊伍,他們根本不可能是對手!

強行對戰,只會損失慘重甚至團滅!

不遠處的天空上,那萬祖域的神府境後期小隊長見到天淵域人馬的動靜,頓時面色一沉,道:“周元總閣主,你是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老老實實的待着,不要給你們惹麻煩!”

然而周元卻是並未搭理他們。

那隊長面色愈發的陰沉,盯着周元,道:“周元總閣主,你就這麼不識抬舉嗎?”

周元依舊沒有說話,只是掌心之間,有着一枚劍丸凝現而出。

嗡!

下一瞬,滔天劍氣衝天而起,化為八道凌厲無匹的千丈劍光,直接狠狠的對着萬祖域那八位斬去。

那八名萬祖域的神府境後期見狀,頓時怒喝出聲,體內源氣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他們雖然知曉周元實力不弱,但如今要以一對八,未免也太狂了!

畢竟他們八人,在萬祖域的神府境中,也算是小有名氣!

轟!

八人出手,凶猛的源氣攻勢在虛空中碰撞。

不過,對碰的瞬間,八人面色便是猛的一變,因為那八道劍氣之凌厲,超乎他們的想象,他們的攻擊瞬間被斬裂,殘餘的劍氣,也是狠狠的斬在他們身軀之上。

噗嗤!

八人同時噴血,身軀狼狽的倒飛而出。

那萬祖域隊長滿臉的驚懼,他沒想到八人聯手,竟然連周元一劍都擋不下來,對方的源氣之強,超乎他們的想象。

而大山內,準備撤退的天淵域隊員見到周元大發神威,倒是爆發出了一些歡呼聲,原本低落的士氣都是有所回覆。

伊秋水不斷的催促,三百多人也是迅速的升空,然後開始對着先前商小靈發出的信號之地疾掠而去。

周元立於虛空,眼神淡漠的望着遠處那八位萬祖域的神府境,此時的後者等人,再不敢靠近過來,眼神又怒又懼。

周元微微撇嘴,這些萬祖域的人,還真是狂傲,幾個無名之輩,也敢在他面前趾高氣揚,真當他的劍氣是擺設嗎?

“趙牧神的確很強,但可惜,憑你們這幾人,還鎮不住我。”

周元淡淡的道:“若是再追來,就別怪我下殺手了。”

聲音落下,他也是轉身而去,速度不急不緩。

萬祖域那隊長望着周元帶着大隊人馬遠去,咬牙切齒的道:“讓你裝!此處的消息我們早已傳給了大師兄,待得他追來,看你周元如何跪地求饒!”

不過這般說著,他卻不敢再追上去了,先前周元那一劍之凌厲,實在是驚到他了。

...

咻!

三百多道人影將速度催動到極致,瘋狂的掠空遠去,而在沿途,還不斷有四散的斥候回歸。

與來時的心情不同,此時的天淵域隊員,內心深處皆是有着一抹驚惶之意,顯然碰見萬祖域以及趙牧神,讓得他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周元位於最後方,他神色倒是平靜,他也並沒有出言安撫,因為沒有多大的作用。

“趙牧神...”

周元望着神色惶然的天淵域眾人,心中忍不住的暗嘆,此人不愧是混元天神府境中的王者,即便人未至,光是一個名字,就將這麼多人震懾得惶恐不安。

不過周元也明白,如今的他,如果與趙牧神動手的話,勝算極低。

因為固然他有着一些底牌,但他可不信,那趙牧神就沒有。

除非他貫穿第九重神府。

但那第九重神府貫穿最為艱難,周元想要短時間將其打通,顯然也是不太現實的事,所以他的打算,便是先避其鋒芒。

這隕落之淵內,機緣諸多,他必須趁此打通第九重神府,才能夠選擇與趙牧神正面硬碰。

在此之前,周元並不介意見到趙牧神一次就跑一次。

他可不覺得這種撤退是什麼丟臉的事情,明知道不可敵,還要當鐵頭娃的硬上,那隻是找死而已。

四百多人風馳電掣,半個時辰後,前方有着十數道身影迎上,正是商小靈。

而在不遠處的地方,空間呈現扭曲的跡象,有着一道約莫數丈左右的空間裂痕在蠕動,那正是退出這座小空間的退路。

周元手掌一揮,數百人便是保持着沉默,然後有序的對着空間裂痕之中涌去。

所有人都是有些沮喪,畢竟誰都沒想過,他們這第一次竟然會如此的狼狽。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飛快撤退的隊伍,此時正是爭分奪秒的時候,因為一旦當趙牧神趕來,只要他出手,他們這裡必然會出現損傷。

眼下,只能希望那趙牧神能夠來晚點了。

不過,就當周元心中掠過這般念頭的時候,他眼角忽然顫動了一下,旋即他面無表情的抬起頭,只見得遠處的虛空在此時波盪了一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便是緩緩的現出身來。

一股驚人的威壓,在此時瀰漫開來。

撤退的天淵域隊伍中,眾人望着那道身影,眼中皆是有着濃濃的懼色涌現出來。

趙牧神,終於還是趕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