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涼的大地上。

數百道光影低空疾掠,宛如群鳥飛過。

周元處於隊伍的最前方,他的目光猶如鷹隼一般的掃視着四方大地,同時周身有源氣涌動,處於戒備狀態之中。

這隕落之淵內,危機四伏,環境詭異惡劣,容不得有絲毫的輕視。

不過,讓得周元稍微有些意外的是,他們這一路而來,倒是並沒有遇見什麼異常的變化,一切都是極為的平靜。

“是因為剛開始進入的小空間危險性都比較低的原因嗎?”周元心中沉吟,這倒不是不可能,因為據說在進入隕落之淵內,這些小空間會在一次次的轉換中,危險性開始變得越來越高。

心中掠過這般想法,但周元卻並沒有解除戒備,這些年來的摸打滾爬,早就鑄就了他那謹慎的性子,陰溝里翻船的事情,這些年他見過太多,其中不乏一些人直接是栽在他的手中。

所以這種錯誤,他絕不允許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而在迅速前行的時候,周元也是在感應着天地間的源氣流動。

因為靈機最為旺盛的地方,必然也是天地源氣最為磅礴之處。

靈機的誕生,源氣的充盈本就是其中必不可缺的一環。

當然,這並不是說每一處源氣濃郁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着靈機的誕生,只是那種幾率,會比其他地方更大一些。

這一炷香時間的趕路下來,周元也算是找到了兩處天地源氣比較濃郁的地方,但令人遺憾的是其中並沒有一道靈機的存在...

不過周元倒也並沒有失望,畢竟九域大會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在他率領着隊伍繼續追逐着天地源氣而行時,他忽然偏頭看向後方遠處,那裡的虛空上有着一道源氣衝天而起,源氣在虛空形成了一座塔形,片刻後方纔漸漸的散去。

“是小靈姐發的信號,看來他們找到退出的空間縫隙了。”伊秋水說道。

周元點點頭,心中微鬆了一口氣,後路確定,那倒是一個不錯的消息。

“繼續探尋!”

他手掌一揮,速度陡然加快。

數百道光影掠空而過,如此約莫十數分鐘後,周元終於是來到了第三處天地源氣濃郁之地。

而當他來到此處時,眼睛頓時一亮。

那是一座矗立在深淵邊的萬仞巨山,這座巨山與其他地方的荒涼不同,那大山中,竟是綠蔭蔥鬱,散髮着勃勃生機,綠蔭之中,隱約還能夠見到諸多光澤流轉,頗為的奇妙。

“此地必有靈機誕生!”

周元心中欣喜,但他並沒有第一時間進山,而是打了一個戒備的手勢,神魂感知蔓延,仔細的感應着其中的動靜。

半晌後,感知收回,一切沒有異常。

周元這才徹底放下心來,身形率先掠出,出現在了那座大山之中。

他腳踩着一顆參天古樹,目光鎖定了大樹主幹之中,那裡有着淡淡的光點漂浮出來,宛如螢火。

在周元的感知中,卻是能夠察覺到,一道難以言明的氣息,盤旋在樹幹內。

周元腳掌輕輕一跺,只見得大樹直接是從樹頂開始崩裂。

咻!

隨着大樹蹦碎,忽然有着一道光流自其中疾射而出,宛如箭矢。

周元卻是早有準備,曲掌一抓,一道源氣便是將那道光流控住,慢慢的漂浮到了面前。

目光看去,只見得那道光流呈現淡淡的透明色彩,其中有諸多細碎的光點點綴,宛如碎鑽一般,它整體呈現一種無法言明的氣流狀,可其內部,卻是宛如有着液體流淌,給人一種極為神妙的感覺。

周元握住這一縷神妙的氣流,那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到體內神府發出了一種細微的震動。

那是一種渴求。

“這就是靈機嗎?”周元眼中有着一絲好奇,能夠讓神府這般異動,顯然此物應該就是那傳聞之中的所謂靈機。

這種靈機,乃是天地源氣濃烈到一種極致,然後再配合諸多苛刻的條件,方纔會誕生而出,算是天地自然所生。

一縷靈機在周元的指尖纏繞,流淌,宛如具備着某種靈性。

周元把玩了一下,然後抬起頭,只見得此時三百多名隊員都是眼神熾熱的望着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周元笑了笑,他知道這種靈機對於其他人而言具備着多大的吸引力,這是他們未來衝擊天陽境的機緣,他們大多數人的目標,只是踏入天陽境,至於是何種品階的天陽,說實在的,他們沒有太大的要求,因為一般的人沒有資格去擁有那種野心...

“準備挖掘吧,一切所得的靈機先統合起來,之後以貢獻分配。”他揮了揮手。

聽到他的聲音,三百多名隊員頓時爆發出歡呼聲,然後便是有序的分散於這座大山之中,開始四處的搜尋着隱藏的靈機。

那些靈機,有些存在於樹木之中,有些隱藏於岩石與地底之內。

想要捕捉,就得開山劈地。

轟轟!

於是,整座大山都是在此時變得熱鬧起來,參天古樹被劈斬而斷,岩石被打碎,大地被源氣撕開...

周元立於山頂上,他望着這混亂的一幕,也是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他們這些人,可真是像一群蝗蟲,就知道破壞...

對於此地的這些靈機,周元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他擁有着更大的野心,他想要的,是比普通靈機更為稀罕與珍貴的先天靈機。

不過想要獲得先天靈機,卻不是前面這些小空間能夠誕生的。

但周元不急,因為九域大會,這才剛開始。

呼。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這瀰漫著古老與狂暴的空氣,然後眼目微閉,靜待着眾人捕捉完畢。

時間流逝,很快便是一炷香過去。

不過,就在此時,那眼目微閉的周元忽然睜開眼睛,那眼神瞬間就變得凌厲起來,他望着西北的遠方,在那裡,傳來了一些源氣震動。

咻!咻!

而在周元的註視中,遠處天際很快的出現了十數道身影。

這十數道身影有些狼狽的急掠,在他們的後方,有着八道身影緊追不捨,雄渾強橫的源氣從他們的體內爆發出來。

前面被追擊的十數人,是先前周元所派出的斥候。

轟!

這些斥候在對着這邊疾掠時,還不斷的將源氣衝天而起,爆炸開來,形成警示。

那是有敵來襲的信號!

大山中三百多名捕捉靈機的人也是察覺到了這邊的信號,當即在各位隊長的呼喝中停止了行動,然後一道道身影衝天而起。

“有人來襲?”伊秋水迅速來到周元身旁,俏臉凝重的問道。

周元點點頭,雙目微眯:“只是不知道究竟是碰見了哪一域的隊伍?”

“他們實力好強!”伊秋水遠遠的望着,忽然俏臉微變,因為她見到,那追擊的敵人不過八人而已,但卻硬生生的將他們這邊十數名斥候追着跑。

要知道,他們這邊派出去的斥候,也都是精銳了!

轟!

而就在他們這邊看着的時候,那八名追擊的敵人體內源氣忽然暴漲,速度也是瞬間加快,下一瞬,道道源氣洪流直接狂暴無匹的轟向了位於最後放的幾位斥候。

對方的攻勢凶猛凌厲,眼看着那位於後方的斥候就要被擊中。

這邊的天淵域人馬中,發出了一些驚呼聲。

轟隆!

不過就在那一瞬,一道模糊的黑影憑空出現在了虛空上,袖袍一揮,有着青金色的源氣匹練橫掃而出,直接是硬生生的將那八人的凌厲源氣攻勢,瞬間轟得粉碎。

“總閣主威武!”

大山中,三百多名天淵域的成員爆發出歡呼聲。

那出手的人,自然便是周元。

他立於虛空,望着那八名追擊的敵人,道:”你們是哪域的隊伍?隊長是何人?”

那八名神府境後期看了周元一眼,臉龐上浮現出一抹似笑非笑之色:“你真想知道?”

周元雙目微眯起來。

那八名神府境後期領首的一人,淡淡一笑,道:“我們是萬祖域的隊伍,我們的隊長...呵呵,說起來,也算是你們的榮幸。”

“我們隊長,他叫趙牧神。”他們眼神玩味的盯着周元。

此言一齣,大山內三百多名天淵域隊員,面色瞬間變得慘白起來。

周元的眼瞳,也是在此時猛然一縮。

萬祖域?趙牧神?!

他們進入隕落之淵的第一回,就直接碰見了趙牧神?!

這一刻,周元不是感覺到什麼倒霉,而是敏銳的嗅到了一種名為陰謀的味道。

他,可能被人算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