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被毫毛纏繞,最後盡數的匯聚於周元的掌心。

而此時,周元方纔能夠清晰的看清楚它們,這些碎片不知是何材質,那上面銘刻着一些殘缺的古老紋路,散髮着一種莫名強大的波動。

周元凝視着這些碎片,眼瞳忽然一縮,因為他辨認了出來,這些碎片,似乎是某種聖寶的碎片!

難怪連他都是能夠感覺到一些危險的氣息。

只是不知道這盧海等人究竟是從何得來的,而且這些殘缺的聖寶碎片,明顯是經過某種極為強大與神妙的煉製,不然的話,光憑盧海幾人,應該是不可能施展出那種光塔鎮壓的。

“周元,你敢奪我們之寶!”

而此時,那盧海四人也是面色大變,厲聲道:“還不速速還來,否則我五方頂尖勢力定然要你天淵域給個說法!”

他們體內源氣就要運轉起來。

不過周元面色冷漠,懸浮於盧海四人後腦處的劍光毫不猶豫的猛的前刺半寸,頓時刺入了四人腦後,有着鮮血流淌下來。

後腦勺傳來刺痛,盧海四人眼中也是掠過恐懼之色,急忙停止源氣運轉,再不敢動彈。

“真以為我不會下殺手嗎?”周元淡淡的道。

然而正是這種淡漠的語氣,令得盧海等人心頭一顫,最終還是盧海艱難的道:“周元,你已經取勝了,何必吃相這麼難看?”

他們知曉這碎片乃是聖寶碎片,而且還經過大能煉製,關鍵是此物的確不是他們五方勢力所有,若是在這裡搞丟了,他們實在是難以交代。

周元目光盯着手中懸浮的碎片,卻是並沒有理會盧海,他微微沉吟,忽然屈指一彈。

嗡!

劍光猛然爆發,直接是在盧海四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刺進了他們腦袋之內。

“啊!”

他們慘叫出聲,不過下一刻,卻並沒有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他們急忙內視,只見得一道凌厲的劍氣在腦海中肆虐,帶來劇痛,同時令得他們體內的源氣動亂起來。

一時間他們連動都無法動彈,只能竭力的運轉源氣,驅逐着腦中的劍氣。

周元面無表情的從四人身旁走過。

盧海能夠感覺到,但卻不敢分神,他知道這次他們的任務算是徹底失敗了,而且偷雞不成蝕把米,連那被賞賜下來的聖寶碎片都被周元奪去了...那東西,可真不是他們幾個神府境小輩就能有的,即便只是碎片。

所以,盧海在驅逐着腦海中肆虐的劍氣時,也只能心痛的滴血的望着周元身影遠去。

而在他們的目光中,周元卻並沒有急着奪旗,而是身影一動,出現在了遠處那座崩塌的山峰處。

他袖袍揮動,源氣席卷間,將那一座座巨石掀開。

很快的就見到了那被他轟得不知死活的龍蠱宮的超級黑馬。

周元將手中那十數枚聖寶碎片祭起,懸浮於龍蠱宮黑馬身體外,緊接着他體內也是傳出了一些異動,下一刻,又是有着數枚碎片從他的體內 射了出來。

周元見狀,這才心滿意足的一笑。

這五個家伙手中,果然都是各自握着數枚聖寶碎片,而且這種碎片應該是來自同一種聖寶,並且這必然還經過某位超級大能的煉製,不然的話,憑藉著幾個神府境就想要展現出聖寶一絲威能,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這正是周元所心動的地方。

這些聖寶碎片若是用得好了,無疑會為他平添一個殺器。

如今九域大會就在眼前,大戰在所難免,多一個手段終歸是好的。

周元袖袍一揮,收起碎片,也不管那昏死的龍蠱宮超級黑馬,身影一動,這才來到了那一面巨大的旗幟處,伸手將其拔了下來。

旗幟上面,有光芒流溢。

周元伸手一抖,光芒垂落而下,最後在他的掌心形成了一道光芒卷軸。

這卷軸,則是進入隕落之淵的憑證。

周元手握卷軸,轉過身來,往下那山脈之中,然後舉起手來,手中卷軸爆發出璀璨光芒。

而山脈中,天淵域兩千人馬見到這一幕,頓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總閣主威武!”

“總閣主無敵!”

當憑證落到周元手中,就說明斬九龍這一關,他們天淵域順利通過,擁有了真正進入隕落之淵與其他八域競爭的資格!

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周元在這一關之中的作用有多大,如果不是他斬首奪旗的話,他們這邊想要吃下對方,必然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呂霄望着這一幕,也是神色有點複雜。

一旁的韓淵則是低聲道:“我說還好你不是總閣主,不然的話,今年咱們天淵域恐怕都是要完了。”

呂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沒反駁出聲,因為在見到這些頂尖勢力中隱藏的超級黑馬後,他方纔明白以前的他是多麼的坐井觀天以及自大,他的實力,充其量和盧海等人處於一個層次,但如果要讓他面對着五位同等級的敵人,他是萬萬不可能取勝的。

而周元,卻做到了。

這說明周元的能力比他強太多了。

而與天淵域的士氣高漲相比,那五方頂尖勢力的人馬則是變得垂頭喪氣起來,他們為了今日做了那麼多的準備,沒想到最終還是失敗了。

“諸位,讓路吧。”

周元目光看向五方頂尖勢力的人馬,淡淡的道。

山脈之中,數千道身影面面相覷,最終沮喪的退去。

周元視線轉向天淵域的人馬,淡聲道:“天淵域眾人,隨我去那隕落之淵闖一闖吧,如今不知多少人都想要看着我天淵域從王座上跌落,但是我卻想讓這混元天知曉,我天淵域,終歸還是九域之一!”

天淵域兩千人馬聞言,皆是神色亢奮,新潮澎湃,心中有豪氣升騰。

“謹遵總閣主之命!”

整齊的咆哮響徹山林。

周元身影一動,手持卷軸,率先轉身對着那重重山脈之外暴射而去。

咻!咻!

在那後方,數千道身影破空而過,宛如蝗蟲過境,聲勢驚人。

...

蒼茫的重重山脈之外。

遠處的天地呈現破碎,其中景象萬千,隱約可見河流從天而降,有如巨人般的大山倒立,宛如連基本的規則都被改變,充滿着神秘與未知。

那裡面就是隕落之淵。

曾經有諸多法域強者所隕落之地。

而此時,在隕落之淵外圍,有八方人馬,涇渭分明的而立。

那是八域的人馬。

他們闖過了斬九龍,率先匯聚於隕落之淵外。

而此時,其中不少玩味的目光,都是望着後方那遼闊的山脈中。

因為現在就只有天淵域的人馬尚未出現。

莫非,是折戟於這一關了?如果是這樣,那可就真是有意思了,這麼多年來,斬九龍這一關,終於有九域勢力被斬落馬下了?

徐暝面露笑意,眼中滿是譏諷之意。

那九宮也是暗暗搖頭,這天淵域,看來真是要倒霉了...

趙牧神漠不關心。

武瑤神色平靜,她同樣沒有看向後方,如果周元真的就此折戟的話,那倒是有些讓人失望,不過,她內心深處最明白,一個當年在那種絕境都能堅持下來並且最終翻盤的人,一個小小的斬九龍就想阻攔住他的話,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唯有蘇幼薇,玉手微微握緊,清麗的臉頰上,噙着一絲細微的擔憂。

眾人百態。

於是也就是在這般時候,周元率領着天淵域的人馬,撕裂山脈中的迷霧,浩浩蕩盪的出現在了那諸多目光的註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