隕落之城,夜色籠罩。

“那周元究竟是何德何能,竟敢與蘇幼薇那般接近!”

“這周元根本就配不上蘇幼薇!”

“呵呵,也別想岔了,照我來看,周元和蘇幼薇應該是故人,但卻並非真是如你們所想的那般關係。”

“也是,蘇幼薇何等眼光,而且她乃是紫霄域真正天驕,極受重視,據說連紫霄大尊都對其頗為看重,說她未來前途無量,說不定以後還能執掌紫霄域,成為混元天一方巨擘。”

“哼,不過那周元也是有些不識好歹,也不看看自身的本事,就算是故人,那也應該保持一點距離,免得給自身惹來麻煩。”

“還有武瑤...看蘇幼薇那般針對她,也不知道這之間有什麼故事?”

“嘿,武瑤那般性格,恐怕不是任何人能夠降服的,若是周元真跟她有什麼故事,我將頭摘下來當尿壺!”

“不過不管如何,這周元也真是可恨啊...他以為他的實力足夠他這般張揚嗎?哼,明日九域大會開始,恐怕是有他的苦頭吃。”

“如果在這九域大會上,這周元表現不堪,反而要連累得人家蘇幼薇顏面無光了。”

“......”

今夜的隕落之城,顯得格外的喧囂與沸騰。

而幾乎所有喧囂的中心話題,都是圍繞着周元,蘇幼薇,武瑤三人,這一刻,周元的名氣之大,簡直都要蓋過趙牧神了...

只不過,夾雜着璀璨如明珠的兩女間,周元所得到的評價,大多都是負面性的,這其中有大部分的原因是一種嫉妒情緒在作祟。

畢竟對於混元天神府一輩的天驕而言,不論是蘇幼薇與武瑤,都是讓人可望而不可即,如果今日將周元換作是趙牧神的話,恐怕風向會變成另外一種,無數人都會覺得這真是一樁讓人心曠神怡的美事。

畢竟英雄與美人,總是相得益彰。

面對着趙牧神,他們連嫉妒的心思都沒有。

在很多人看來,也就唯有趙牧神,王曦那等人物,才有着與蘇幼薇,武瑤這種天之驕女匹配的資格,而類似周元,固然也算是出色,但跟趙牧神,王曦那般人物比起來,卻是差距巨大。

不少人心中會想着,我的確不如趙牧神,但難道還不如你周元嗎?

那神府榜第九的名次與實力,雖說也算是強橫,可如今的隕落之城中藏龍卧虎,不知道隱藏着多少各方勢力精心培養的超級黑馬,這些黑馬以往並不顯露,但真要論及實力,不見得就弱了。

混元天內,永遠不缺一鳴驚人天下知的黑馬。

所以,在很多人看來,周元如今的實力與名氣,都不足以讓得人信服。

...

九域莊,六號樓樓頂。

周元望着燈火通明的城市中,笑道:“不知道如今這城內,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罵著我。”

在混元天這一年多時間,周元已經很清楚武瑤,蘇幼薇擁有着多高的名氣,這比他強了不知多少倍。

一旁的蘇幼薇聞言,清麗的臉頰上露出一絲歉然之意,道:“抱歉,殿下,我來得太魯莽了一些。”

只是當時知曉了周元來到的消息後,素來理智的她,都是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雀躍與衝動。

周元笑着搖搖頭,道:“我可不是什麼怕事的人,而且這九域大會本就充滿着競爭,處處都是對手,所以就算沒有你這攤事,想要把我當軟柿子捏的人也不會在少數。”

“這些人的想法也無可厚非,只不過...我雖然只是個從蒼玄天而來的土包子,但如果有誰真以為我能隨意拿捏的話,那也得小心扎得自己滿身窟窿。”

他笑容溫和,然而那言語間卻是有着絲絲鋒芒與自信顯露。

這混元天的天驕的確遠勝蒼玄天,但想要他周元害怕,卻是不太可能。

望着周元臉龐上那如當年一般自信的笑容,蘇幼薇唇角也是忍不住的浮現出一抹笑意,點點頭,道:“只要殿下願意的話,這場九域大會,你必能脫穎而出。”

周元忍不住的笑道:“你點什麼頭?你這神府榜第三的絕世天驕,也是我面前的一顆攔路巨石。”

蘇幼薇嫣然一笑,道:“才不會呢...”

她剪水雙瞳盯着周元,一字一頓的道:“殿下,幼微永遠都不會是你的對手,如果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幫你。”

“就算我無法以紫霄域的名義幫助你什麼,但是,我可以以蘇幼薇的名義幫助你做任何的事。”

周元望着蘇幼薇那無比認真的清澈眼瞳,忍不住怔了下來,旋即他無奈的一笑,伸出手來想要如當年那般的揉揉這傻丫頭的頭髮,但手到一半,又是停了下來。

如今的蘇幼薇,終歸不再是當年那個在大周城只能依靠着他的小丫頭了。

論起實力,身份,現在的她,絲毫不弱於甚至有些勝過他了。

然而在他猶豫的時候,蘇幼薇卻是微微踮起了腳尖,用頭頂觸着周元的手掌,臉頰微紅,但一對眼眸卻是盯着周元,並不躲閃的道:“殿下,或許你覺得當年在那下着暴雨的醫館前,你的那一次踢門只是偶爾的惻隱,但對於我而言,那是拯救。”

“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蘇幼薇。”

周元手掌輕輕的揉了揉蘇幼薇那散髮着清香的髮絲,苦笑道:“你這妮子,真的是太實誠了。”

只是他的內心深處,卻是有着暖流涌動。

蘇幼薇抿着小嘴,突然問道:“對了,夭夭姐和吞吞呢?”

周元臉龐上的笑容僵了僵。

蘇幼薇敏感的發現了,當即低聲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周元沉默了半晌,然後道:“這個故事就挺長了...”

接下來,他將當年蘇幼薇離開後,他將與夭夭這些年的經歷,也是慢慢的說了出來。

兩人去了那聖跡之地,進了蒼玄宗,之後發生了無數事情...

以及最後經歷了那場聖宮,蒼玄宗的天大戰事...

“夭夭為了保護我,身受重創,如今還陷入昏迷之中,我來到混元天,便是想要找尋幫她複蘇的辦法。”

“吞吞獨自去未知的地方修煉了...”

清冷的月光,落在周元的臉龐上,那素來都是自信的臉上,有了一些落寞與自責之色。

這一幕,看得蘇幼薇小手都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心中升起一種揪心之意,周元的這些年,精彩萬分,但同樣的,也是充滿着艱難,而最終他在面對着聖宮那等龐大的敵人時,想必是很無力與憤怒的吧?

蘇幼薇輕聲道:“殿下,我都有些後悔當年離開蒼玄天了。”

如果她留在蒼玄天的話,一定會陪同着周元經歷這些的。

雖然她知道就算留下來,或許她也沒辦法給周元帶來多大的幫助,畢竟她沒有夭夭那般的神秘與強大。

蘇幼薇輕輕搖頭,她望着周元,柔聲道:“殿下,你放心吧,我們一定能找到讓夭夭姐複蘇的方法。”

“而且,以前我沒有能陪着你,但等往後,如果有一天你想要殺回蒼玄天的話...我一定,會陪你回去。”

燈火明亮的隕落城中,高樓之上,面對着眼前清麗明 慧的女孩那溫柔的嗓音,即便是周元,一時都唯有滯然無言。

蘇幼薇微笑,笑容明媚動人,旋即她對着周元揮了揮小拳頭,道:“殿下,在九域大會上面加油吧,我知道你的本事,就算這裡是混元天,我也知道,你一定最厲害的那一個。”

“讓他們知道,咱們大周王朝出來的人,可從沒什麼軟柿子!”

“我先回去啦!”

說著,她有些不舍的擺擺手,然後便是掠下高樓,如一抹驚鴻,對着遠處而去。

周元望着她遠去的纖細身影,也是微微一笑,然後他望着其他的八座高樓,再看看燈火通明中,不知道隱藏了多少黑馬的隕落城內,心中也是有着一抹豪氣漸起。

既如此,各方天驕,這九域大會上,若是有誰看我不順眼,那就來碰一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