隕落之城此時的氣氛有些詭異。

無數道目光懷着各種各樣的心情,盯着那九域莊門口,此時他們心中極為的複雜,原本他們以為今日這場好戲是天淵域與妖傀域。

可誰能想到,蘇幼微與武瑤卻是接連的現身,直接引爆了全場。

這兩女在混元天中,可謂是萬眾追捧,不知道多少天驕為她們所折服,千方百計的想要獲得她們的一絲青睞,然而這些年來,卻是從未聽到過半點有關兩女與哪位異性有絲毫逾越的傳聞。

不過這反而令得她們的光芒愈發的璀璨。

而越來越出色的她們,也真正的成為了混元天神府境一輩的絕代雙驕,甚至於,一些早一代,如今已是在那天陽榜上叱咤風雲的人物,都是對她們頗為的關註,由此可見兩女在這混元天究竟是擁有着多麼驚人的魅力。

在很多人的心中,她們就宛如那仙子一般,難以觸及。

然而今日...

在這九域莊大門處,蘇幼微絲毫不顧得罪徐暝與妖傀域,直接出手幫助周元,看兩人的模樣,那顯然是有些故事的。

而在蘇幼微之後,武瑤也是現身...

她那一句難怪你那麼針對我,直接是在無數人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因為在混元天中,誰都知曉,紫霄域的蘇幼微性子溫和,與人說話都是禮貌有度,可偏偏在遇見武瑤時,顯得格外的針鋒相對。

原本很多人以為,這隻是兩個同樣出色的女子之間的競爭。

可如今來看...這竟然會是因為周元?!

而且,為什麼蘇幼微會因此針對武瑤?是因為武瑤跟周元之間又是有什麼?!

無數人心中的好奇簡直是要在此時爆炸開來。

...

當然,受到震撼的,不僅是城中的人,在那九域莊內,一座座高樓上,那些在整個混元天皆是擁有着不弱名氣的頂尖天驕們,也是處於了片刻的寂靜。

萬祖域所在的高塔。

那柳清淑小嘴都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張大起來,她沒想到今日的這場好戲竟然會如此的勁爆。

“這蘇幼微與武瑤,竟然都認識那個周元?”柳清淑忍不住的道。

“而且看這模樣,恐怕還有着不小的故事呢。”

她說著,輕輕的瞟了一眼面色淡漠的趙牧神,她與後者相處多年,自然是知曉,這一位素來驕傲自信,整個混元天能夠稍微讓得他看上眼的異性,也就武瑤與蘇幼微。

那或許並不是什麼男女間的傾慕,只是一種對異性的欣賞,但這種欣賞在某個時刻,也不一定就不會變成前者。

這令得她心中很是吃味,但平日里也不敢表露。

如今武瑤,蘇幼微跟那個周元鬧出這種事情來,想必趙牧神內心不會如同錶面上這般漠然。

這讓得柳清淑內心有些慶幸與幸災樂禍, 這武瑤與蘇幼微固然出色,但眼光卻是不怎麼樣,竟然跟那個周元扯上關係,真是有些愚蠢。

在她看來,唯有身旁的趙牧神才是混元天這一代神府境中的王者,那周元跟他相比起來,簡直就是皓月與螢火之間的差距!

這蘇幼微與武瑤天賦和容顏氣質皆是不差,但這眼光,似乎不怎樣。

趙牧神眼神淡漠,他的目光遙遙的望着大門口處那三道萬眾矚目的身影,片刻後,眼目微垂,道:“美人青睞,有時候可不見得就是什麼好事。”

“無能之人,只能自引災厄。”

“這九域大會尚未開始...這周元,就已引敵無數。”

...

啪!

九宮手中的茶杯在此時跌落,摔得粉碎,而她卻是顧不得這些,美目滿是驚愕的望着遠處那裡的喧囂。

“這周元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和蘇幼微,武瑤還有牽扯?!”九宮有點震驚,對於武瑤與蘇幼微,她其實一直都是將她們當做對手,畢竟她也是極為出色的人,但因為兩女的存在,始終一直被壓制着,難免有所不甘。

但正因如此,此時當她在見到兩女竟然跟周元扯上關係時,一時間卻是有點不太舒服。

那種感覺,就猶如心中完美的對手,因為那個周元,從而出現了一些瑕疵,這樣的話,就算未來將她們戰勝,那也是沒有了那種圓滿的味道。

她知道,她會這樣認為,終歸還是覺得那個周元不夠資格,若是將此時的周元換成趙牧神,王曦那種層次,或許她還不會生出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九宮咬了咬嘴唇,取出手帕搽拭着小手上的水漬,最後有些惱怒的低聲道:“這周元,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

...

武神域的樓閣頂層。

藍亭面色有些難看,他望着遠處,聲音中有些怒意:“這是怎麼回事?!武瑤師妹怎麼會跟那個周元認識的?”

一旁的趙雲霄看了半晌,卻是忽的一笑,道:“別擔心,並非是你想的那樣,那個周元,跟武瑤師妹的確是有些關係,只不過準確的說,是仇家的關係。”

藍亭一怔,道:“你認識那周元?”

趙雲霄漫不經心的道:“當初我隨武瑤師妹前往蒼玄天,遇到過此人,當時我還給過他一掌,若不是他命好的話,當時就被我所斬殺。”

“不過武瑤師妹說了,此人要留給她來對付,所以我就饒了他一命。”

“呵呵,我倒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也會來到混元天,而且還成為了天淵域的總閣主,嘖嘖,有點厲害啊。”

不過雖然這般說著,他的神色卻是頗為的輕挑,他在神府榜上的排名,乃是十九,比起周元這第九名,的確是差了許多,但排名說明不了什麼,他和藍亭一般,是武神域的暗中力量,真要論起實力,他覺得周元並不會比他強多少。

藍亭聞言,神色這才鬆緩下來,道:“倒是我想差了,武瑤師妹何等人物,怎麼會跟此人有特殊關係?”

“只不過今日武瑤師妹也是有些衝動了,這樣露面,難免遭人口舌。”

說到此處,藍亭眼中掠過一絲冷意,那是衝著周元而去,武瑤在他的心中同樣是完美的,這周元如今卻是如同癩蛤蟆一般,令得那完美上面多了一絲瑕疵,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藍亭看向趙雲霄,道:“九域大會中,若是有機會,最好解決掉他。”

趙雲霄一笑,道:“那我們打個賭,誰解決掉他,接下來的一年,誰就留在武瑤師妹身邊?”

藍亭淡淡的道:“留在武瑤師妹身邊,不見得就有什麼用。”

“不過,這個打賭,我接下了。”

兩人對視一笑,似是談笑間,就已決定了周元的結局。

不過與他們這裡的笑談打賭不同,紫霄域樓閣那邊,薛驚濤的面色從蘇幼微出現的時候就變得有些鐵青起來,他的眼神猶如刀鋒一般,死死的盯着周元的身影。

在其身旁的那些紫霄域弟子,也是保持着沉默,大多數人的眼中,都是有些憤怒。

那是一種自家白天鵝突然飛到別人懷裡去的憤怒。

薛驚濤深吸一口氣,壓制着內心的暴怒,那種妒忌的火焰,令得他心中充滿着灼痛,他眼神變得陰冷起來,看了一眼身旁這些同心的師兄弟。

他壓低了聲音,道:“如果有機會的話,做了此人。”

不管蘇幼微跟那周元以往是不是有什麼故事,他都絕對不能容忍兩人關係如此之近,所以,這個周元,最好死在這裡!

正如那趙牧神所說,今日這場事,雖然讓得周元獲得了無數關註,但同樣的,也為他引敵眾多。

若是他本事不夠強的話,那麼這場美事,或許就會成為禍事。

所謂紅顏禍水,似乎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