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巔之上,大地碎裂,煙塵升騰。

無數道目光有些獃滯的望着這一幕,原本沸騰的吵雜聲在此時瞬間寂靜,由此可見那轉瞬間就出現了巨大變化的戰局是給他們帶來了多大的震撼。

那周元明明是被呂霄逼到了絕境...

可怎麼最終受創的,反而是呂霄?!

寂靜持續了十數息的時間,緊接着便是被轟然掀起的嘩然聲撕裂開來。

“怎麼回事?!”無數圍觀之人滿頭的霧水。

不過在場的還是有着一些實力出眾的強者,他們的眼力更為的敏銳,先前那般變故雖然是電光火石,但他們也是隱隱的有所察覺,當即有人道:“先前那周元看似是被呂霄逼到絕境,但那不過只是假象,呂霄想要逼出周元破綻,伺機出手,可周元也是在故意賣出破綻,引誘呂霄出手,繼而發動了一波極為強大的攻勢,擊潰了呂霄...”

“嘖嘖,這兩人的戰鬥意識都相當老辣,真是兩個小狐狸。”一名天陽境強者感嘆道。

“嗯,而且那最後周元催動的那道攻勢,尤為的強橫,似乎連呂霄的“不動明王紫光罩”都未能防禦住。”另外一位天陽境強者附和。

聽到這些天陽境強者的評論,無數圍觀者方纔明白過來,當即皆是咂舌,誰能想到,在那瞬息間的時候,周元與呂霄已是在暗中不知道多少次的博弈。

不過看眼下的局面,這場博弈,顯然還是周元最終占據了上風。

先前周元那道攻勢,即便是隔着如此遠的距離,他們都是能夠感覺到那種可怕餘波,而呂霄首當其衝,就算他最後催動的最強防禦,恐怕此時也不好受。

說不定,勝負就要出現了。

...

“怎麼會這樣?!”

而火閣處,左雅臉頰上原本佈滿的笑意直接是在此時僵硬下來,她顯然是有些氣急敗壞,因為從先前的局面來看,她甚至都要以為呂霄將要的掌控局勢取勝了!

可下一瞬間局面的變化,卻是狠狠的給了她一耳光,讓得她臉上火燒火燎。

朱煉也是張了張嘴,但一句話都沒說出來,因為那種程度的交鋒,已經是超出了他的眼界,周元的反擊太過的漂亮與凌厲,連呂霄都中招了,他又能看出個什麼?

而此時最讓得他心悸的是,先前周元的那道攻勢太過強悍,連他都不敢肯定此時的呂霄究竟被重創到什麼地步。

如果太重的話...

朱煉不敢再想下去。

那個時候,身旁這左雅,恐怕就會直接爆炸了...當然朱煉知道,爆炸的恐怕不會單單隻是她。

...

風閣這邊,倒是並沒有出現想象中的歡呼聲,因為所有人都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那可是呂霄啊!

如今天淵域神府一輩中的牌面,在風閣很多人的眼中,呂霄雖然將他們死死的壓制着,但不得不說,他們對於呂霄也是抱着極為濃郁的畏懼之意。

然而如今,這個曾經被他們認為不可戰勝的呂霄,卻是在他們這位閣主的手中吃了一個大虧,這一瞬,周元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也是再度猛然的瘋狂拔高...

葉冰凌與伊秋水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有些冰涼的空氣,對視一眼,能夠看出對方眼中的那抹震驚。

“如此攻勢,那呂霄應該是被重創了吧?”

“不知道...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是這樣,但呂霄也不簡單,未必沒有後續手段。”

“不過,能夠將呂霄逼成這樣,這次周元就算是輸了,也算是名揚天淵域了。”

“依那家伙的性子,怕是不會滿足於此...”

...

當那外界皆是因為山巔的戰局而掀起駭然時,山巔上,周元的身影緩緩的落下,落在了一座完好的巨石之上,此時他雙目中的血絲在漸漸的褪去。

額頭上的青筋也是開始恢復。

不過腦海中依舊還殘留着劇痛,令得他眉頭微皺,此次以兩顆六品獸魂所發動的葬魂攻擊,對於他自身也是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周元眉心,神魂之光不斷的散髮着,平息着神魂的翻涌。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着遠處那肆虐的煙塵,先前那一擊結結實實的轟在了呂霄的身上,雖說後者最後時刻祭出了防禦,但周元敢肯定,這一擊絕對讓呂霄不好受。

但至於能否就此取勝,倒是有點不確定。

呼呼!

周元袖袍一揮,源氣攪動狂風,將那瀰漫的煙塵捲走。

山巔變得清晰起來。

無數道目光投射而來,只見得那裡,一道深深的巨坑出現,巨坑之內,呂霄躺在那裡,他的身體上,滿是血泥,看上去顯得狼狽不堪。

不過呂霄依舊是睜着雙目,他似是有些恍惚的盯着天空,胸膛微微的起伏。

其周身的源氣波動,同樣是在此時變得微弱了許多,任誰都看得出來,在吃了周元那一記狠的後,此時的呂霄傷勢不輕。

似是察覺到了周元的註視,呂霄吐了一口血沫出來,淡淡的道:“好狠的一擊,看來你為此準備了許久。”

周元道:“彼此而已。”

呂霄為周元準備了一座源術大陣,而周元也同樣為他準備了一道超凶悍的攻擊。

“這種攻擊,還能再來一次?”呂霄冷笑一聲。

“試試不就知道了。”周元雙目微眯,呂霄說得倒是沒錯,為了此次的大戰,他請郗菁師姐幫忙搞了四顆六品獸魂晶,如今已用了三顆,剩下的一顆其實已經沒辦法再用了,因為周元的神魂短時間內承受不住第三次的神魂反噬。

當然,周元自然不會明明白白的說出來,讓得這呂霄留一份力氣忌憚也是好的,畢竟兵不厭詐。

呂霄沒有再多說,他嘴角似是牽動了一下,然後竟也不起身,而是緩緩的閉上雙目,他的神色,有着一種令人心悸的淡漠。

周元見到他這般舉動,眉頭輕皺了一下。

出色的戰鬥意識,讓得他隱隱的察覺到了一些什麼。

於是他沒有多說廢話,眼神凌冽,手掌一抬,劍丸閃現而出,直接是裹挾着滔天劍氣,直接一劍便是對着躺在深坑中的呂霄狠狠的斬下。

“如果你不想再戰的話,我這就送你下山!”

嗡!

磅礴劍光,直接是在無數道驚呼聲中,暴射而至,當頭對着呂霄斬下。

那火閣諸多成員,甚至是在此時不忍的閉上了眼睛。

轟!

一劍斬下,深坑之中出現了一道劍痕,蔓延出百丈。

不過周元的眼神卻是此時猛的一凝,目光冷冽的望着那深坑之中,只見得那裡,呂霄的身體之內,有着濃郁磅礴的黑煙瀰漫出來,隱隱間似乎是有着極端狂暴的長嘯聲傳出。

而劍丸裹挾的劍光,便是斬在那黑霧上面,再也難以寸進,更是無法傷害到黑煙之內的呂霄。

嘶!

呂霄的身影在此時緩緩的飄起,滔天的黑煙在其身後匯聚,仿佛是滾滾黑雲,其中似乎是有着一道巨大無比的黑影出現,那黑影盤踞,猶如有九頭,詭異神秘。

周元望着那黑煙之中散髮着強悍威壓的九頭黑影,面無表情。

果然...還留着一手底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