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0?2 對戰韓淵

有着縷縷白霧涌動的廣場上,周元眼神沒有波瀾的盯着眼前的韓淵,說實話,他跟韓淵之間其實沒多大的恩怨,雖說這家伙屢屢跟在呂霄屁股後面給風閣找麻煩,但周元也明白,這是因為他也沒有多少的選擇。

不過不論是什麼原因,既然遇見了,那就自然沒理由放過。

韓淵也是註視着周元,他神色有些複雜,嘆道:“數個月前,我還以為風閣只是來了一個混日子的閣主,沒想到卻是來了一條大蟲。”

當周元剛來風閣擔任閣主時,韓淵顯然並沒有太過的關註,那個時候周元的實力,也並不值得他高看,可最終誰能想到,短短半年的時間,周元不僅坐穩了風閣閣主的位置,而且還率領着風閣聲勢大漲。

如今甚至,周元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有了與呂霄相爭的資格。

“郗菁元老這次的眼光可真的是很好。”韓淵輕聲道。

周元眼神平淡,道:“韓淵閣主當初另投它處的舉動,實在不智。”

在他看來,韓淵離開風閣,前往山閣擔任閣主這一舉動,相當的愚蠢,因為即便對於郗菁而言,一位神府境閣主根本入不得眼,但不論如何,這都會惡了一位元老,從長遠來看,無論如何都是相當不利。

除非他未來能夠踏入源嬰境,憑藉實力在天淵域擁有着一些話語權,不然的話,沒有任何人會為了他去加深與郗菁之間的惡感。

韓淵笑了笑,道:“我只是天淵域中一個小小散修,沒有背景,沒有修煉資源,一步步靠爭,靠搶,靠不擇手段爬到今天的地步,你以為我夾在玄晶族與郗菁元老之間,我有資格做什麼嗎?”

“當初郗菁大人初任元老,勢力薄弱,我若是不為自己想想,說不定就在某一次的任務中直接殞命了。”

他的笑容中,有着一點苦澀與無力。

沒有誰願意去得罪一位高高在上的元老,現在的他還算是有點用,可未來一旦沒用了,說不定玄晶族第一個就會將他丟出去承受郗菁的怒火。

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周元沒有說話,神府境在五位元老的眼中,的確是算不得什麼,如果郗菁不是他師姐的話,恐怕也不會給他這麼多的關註,而身處各方的博弈中,沒有強有力的後臺支持,必然是要吃虧的,就算周元,之前都險些落入天靈宗錫光府主的算計中,若不是他夠小心謹慎以及郗菁師姐的時刻關註,或許他這位風閣閣主也是黯然隕落了,哪還有此時的風光?

不過,雖說算是理解,但眼下該怎樣還是得怎樣。

望着周元漸漸銳利起來的眼神,韓淵也沒有再說話,他先前說的那些,可不是要服軟什麼,作為以散修身份一步步的打拼到如今的他,同樣也是心性堅硬之輩。

“想必周元閣主對我還是有點怨氣的,既然如此,今日就還是做過一場吧!說句實話,對於那總閣主,我也不是沒有野心,若是敗了你,此次我也會與呂霄爭一爭的。”

轟!

磅礴的黑色源氣自韓淵的體內爆發而出,遮天蔽日,源氣映照虛空,顯露無數源氣星辰,粗略看去,約莫是兩千萬數。

雄渾強悍的源氣威壓宛如萬丈巨浪,一**的對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即便是外界的諸人,都是有所感應,當即不由得暗暗咂舌,這山閣閣主,倒也的確不是個尋常角色。

不過,周元面對着那種源氣威壓,卻是連衣衫都未曾飄動,他面色平靜的站在那裡,如果是未曾突破到神府境後期前,他面對着韓淵這種對手,還真是需要傾盡全力才能夠抗衡。

但隨着他達到神府境後期,現在論純粹的源氣底蘊,他甚至已經強過了韓淵。

雖說超出也不過數十萬的源氣底蘊,可再加上鎮世天蛟氣的強橫,如果只論自身底蘊的話,周元有把握將韓淵輕易的鎮壓。

當然,這一點,韓淵恐怕也是心知肚明,在先前的雲梯上面,他已經見識過了周元如今的源氣底蘊,所以他知道,如果他不借助其他手段,今日他不可能會是周元的對手。

於是,韓淵伸出了雙掌,手背之上,一黃一赤兩道古老的光紋緩緩的浮現出來。

山靈紋!

火靈紋!

當這兩道源紋出現時,只見得那韓淵的源氣波動瞬間暴漲,漫天源氣星辰也是瞬間暴漲到了兩千六百萬!

外界無數目光暗感震驚,一些同樣是處於神府境後期的人更是暗自苦笑,這相同境界,可他們與韓淵相比起來,卻連人家一半都是達不到,難怪別人能夠成為山閣閣主,而他們卻只能在這外面吶喊助威。

周元雙目微眯,不過神色依舊沒有太大的波瀾,兩千六百萬的源氣底蘊,或許能夠震懾旁人,但卻並不包括他。

韓淵盯着周元,笑了笑,道:“周元閣主應該也是凝煉出了兩道源紋吧?據說是風靈紋和火靈紋?”

“所以我知道,憑藉著兩道源紋就想要和周元閣主分出個勝負,恐怕是有些異想天開。”

見到韓淵這般姿態,周元倒是升起了一些興趣,輕聲道:“看來韓淵閣主還有準備,既然如此,那就盡數的施展出來吧,不然的話,這兩千六百萬,壓不住我。”

如今的他,自身源氣底蘊兩千一百萬源氣星辰,再加上兩道完整的風靈紋與火靈紋,那麼他的源氣強度可達到兩千八百萬,所以對於韓淵着兩千六百萬,他並沒有什麼忌憚。

不過對此,這韓淵應該也是知道,但他依然如此自信,那麼想必他必然是還有隱藏。

韓淵一笑,道:“也不算是什麼其他準備,只是我沒太多的修煉資源,既然身處四閣,有四靈歸源塔這種修煉寶地,自然是只會死死的釘在裡面罷了。”

“我跟隨在呂霄之後,任勞任怨,所為的就是分得更多的歸源寶幣...”

“只不過原本我這是打算留着與呂霄鬥一鬥的,但沒想到周元閣主後來居上,如今,也只能將這隱藏許久的底牌亮出來。”

伴隨着韓淵的笑聲落下,只見得在其眉心處,一道綠色的古老源紋緩緩的浮現出來。

當這道源紋出現時,那自韓淵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波動,在此時再度瘋狂暴漲,最終竟是達到了兩千九百多萬的層次!

周元的眼瞳也是在這一刻猛的一縮,他目光緊緊的盯着韓淵眉心處的那一道源紋。

那是林靈紋!

這韓淵,竟然不知不覺間,凝煉出了三道古源紋!

“韓淵閣主隱藏得真是不淺,這一點,恐怕連那呂霄都是未曾想到吧?”周元緩緩的道。

誰能想到,在這四位閣主之中,凝煉古源紋最多的,不是最為耀眼的呂霄,也不是黑得驚人的周元,反而是這個素來站在呂霄身後,並不怎麼起眼的山閣閣主,韓淵!

這個家伙,心機真的太深了,周元心知肚明,如果這次不是他異軍突起,那麼韓淵這種底牌,就是為呂霄所準備的。

別看這韓淵平日里在呂霄面前伏低做小,甘願聽其命令,可這暗中,顯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雖然周元不知道他為什麼能夠在呂霄之前凝煉出三道完整的源紋,但這個家伙,還真是小覷不得。

呼。

周元深吸了一口氣,雙掌一握,青蛟長吟,磅礴源氣咆哮而出,化為那漫天源氣星辰。

兩千一百萬!

他的手背上,風靈紋與火靈紋同時閃耀。

源氣暴漲七百萬!

最終他的源氣強度達到了兩千八百萬!

眼前這個隱藏得頗深的山閣閣主,值得他全力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