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0?2 雲梯

當郗菁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間,天地間無數道目光頓時匯聚於四閣諸多人馬最前方的那四道氣勢不凡的身影之上,天地氣氛沸騰,他們知曉,這場等待多年的好戲,總算是要開始了。

咻!

而在那無數目光註視下,呂霄,周元四人的身影幾乎是在同時間射出,直接對着那如白玉般的雲梯而去。

四人的身影剛剛進入雲梯,便是感覺到一股極端恐怖的威壓自四面八方籠罩而來,那種感覺猶如深處萬裡海域之下,四周儘是重重疊疊的壓力。

在那種壓力之下,四人身形頓時落下,直接是落在了雲梯上,難以騰躍。

“好強的威壓!”

周元眼神微凝,在這股威壓下,宛如身負山嶽,難以前行,而這雲梯漫長,想要登上,還真是考驗本事。

不過他也並沒有急躁的直接登梯,而是任由那股威壓籠罩,他必須先行適應。

虛空,五道散髮着偉岸氣勢的身影,註視着雲梯上的四道身影。

郗菁淡淡的道:“以往的總閣主之爭,雲梯壓制都是處於一千八百萬源氣底蘊,為何此次卻是達到了兩千萬?”

當那總閣主令牌散髮出來威壓的時候,她就察覺了出來,但此物之前在玄鯤宗主手中,她自然不知曉玄鯤宗主設定了多少。

玄鯤宗主聞言,笑道:“郗菁元老說錯了,按照規定,威壓可設置在一千五百萬與兩千萬之間,我設置成兩千萬,其實是理所應當,就當給這些小家伙一個考驗吧。”

郗菁深深的看了玄鯤宗主一眼,她如何不知曉這老家伙的心思,無非便是想要藉此給周元造成一些麻煩,因為在這雲梯上,唯有依靠自身的源氣底蘊,其他任何的外物都是沒有作用。

而周元此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的確強橫,但他吃虧在只是神府境中期,如果沒有了一些外物手段,論起本身底蘊,他的確是要比呂霄等人差一些。

不過玄鯤宗主也說的沒錯,這種威壓有浮動,並沒有固定值,所以他設置成兩千萬,就算是她也說不出什麼。

於是,她只能不再多說,將目光投向雲梯,因為她知道,玄鯤宗主以為憑藉著這些打壓就能夠壓制住周元,那還真是有些小瞧了師父的眼光。

而其他三位元老,皆是未曾說話,如今的天淵洞天,正是郗菁與玄鯤宗主輪值,這種小事,他們也懶得有什麼摻和。

而此時,外界無數道目光望着四道身影,彼此也是議論紛紛。

“據說想要登上這雲梯,便是得依靠自身源氣底蘊,絲毫借不得外物,若是自身底蘊不行,在那雲梯上怕是寸步難行!”

“我看這源氣威壓程度,似乎比以往要強啊?”

“的確比以往要強,看這強度,想要頂住,怕是要自身底蘊達到兩千萬!”

聽到這個數字,不少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氣,這可不是借助外物達到的,而是要實打實的自身底蘊,要知道,正常的神府境後期,能夠擁有着一千萬源氣底蘊就算是優秀了。

也唯有這些開闢了九重神府的頂尖天驕,才有可能在神府境後期時達到這種底蘊。

在那火閣處,左雅與朱煉站在一起,前者望着周元的身影,臉頰上露出一抹冷笑,道:“兩千萬的自身源氣底蘊,那家伙恐怕根本就達不到吧?”

朱煉沉吟道:“就連以前的方鰲,在使用了火靈紋後,都無法達到兩千萬底蘊,更何況這周元?”

“他之前雖說戰鬥力強橫,但大多是依靠外物,如今登這雲梯,對他而言可謂是自斷雙臂。”

左雅眼露譏誚,道:“若是這家伙在雲梯這一關就被阻攔下來,那可就真的好笑了。”

朱煉也是笑着點點頭,這道雲梯,本就是要淘汰自身底蘊不足的人,周元如果還只是之前那般程度的話,還真是有可能無法登頂。

左雅目光望向風閣那邊的伊秋水,後者有所察覺,兩人目光對碰,前者唇角掀起一抹不加掩飾的嘲諷,紅唇微張,有無聲傳出:“伊秋水,準備好你那一萬歸源寶幣!”

然而伊秋水只是冷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是沒有再理會。

這些人,還以為是一個月前嗎?

...

“呂霄開始動了!”

天地間忽有一些驚呼聲響起,因為他們見到,一處雲梯上,呂霄在略作適應後,便是腳掌一跺,步履如飛一般,踏着雲梯扶搖而上,面色從容,氣度讓人心折。

無數人贊嘆不已,不愧是天淵域年輕神府一輩中的佼佼者,他能夠在這種威壓下從容先行,顯然其自身源氣底蘊已是達到兩千萬之數。

而在呂霄動身之後,韓淵,木柳也是邁開步伐,登梯而上。

他們沒有如呂霄那般輕鬆從容,但卻依舊是能夠時不時的衝出一截,略作停息,繼續前沖。

火閣,山閣,林閣三位閣主都是開始行動,於是那通往山巔的雲梯上,便是唯有周元一人的身影還未動,一時間倒是引起諸多竊竊私語,這位風閣的黑馬,難道這一次終於是要力窮了嗎?

而在那無數道惋惜,譏嘲,期盼的目光中,周元身子動了動,他抬起頭,眼神奇特的望着這雲梯:“不能動用風靈紋以及任何萬物嗎?”

在先前的適應中,他也已經知曉,想要通過雲梯登頂,那麼就只能以自身的源氣底蘊來抗衡那股無孔不入的威壓。

而那種源氣底蘊,便是需要兩千萬源氣星辰!

這讓得周元略微有些感嘆,如果此次他未曾突破到神府境後期的話,恐怕他還真是要被阻攔於這雲梯之上了。

不過現在麽...倒是難以造成多大的麻煩。

於是,周元體內源氣運轉,磅礴之力散髮而出,他腳掌抬起,便是對着石梯一步步的邁下。

他這裡一動,頓時引來無數目光。

“嘁,一步步的走,他是屬烏龜的嗎?”那左雅冷笑出聲,看看她那呂霄師兄,步履如飛,從容姿態哪是周元能夠相比的。

不過她的冷笑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所有人都是發現,周元雖說步伐不急不緩,但卻步履平坦,仿佛那種恐怖的威壓並不存在,那種感覺,猶如是在攀登一座尋常的山峰一般。

這種平平無奇的登山姿態,在這種場合下,卻足以讓人感覺到一些不簡單。

最起碼,如韓淵與木柳,都是每過數十息,就會停滯一下,但周元這裡,登山速度並不他們慢,但卻毫無停歇,有眼力者,一眼就能夠知曉這之間的差距。

如今這雲梯上,除了周元如此平靜外,便是唯有那呂霄,一馬當先。

天地間有微感震驚的嘩然聲響起,從這一幕來看,似乎如果只論自身源氣底蘊的話,這位風閣閣主,竟然是勝過了韓淵與木柳一線,甚至,足以與那呂霄爭鋒!

這黑馬,果然夠黑!

這一次的總閣主之爭,看來也是會有着讓人相當意外的驚喜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