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左雅話語說出時,伊秋水明眸中也是掠過冰冷之意,她為人聰慧,如何不知曉左雅的不懷好意,她這是想要故意給風閣與周元潑一些污水。

左雅瞧得伊秋水眼眸冰冷,卻是得意一笑,振振有詞的道:“怎麼?伊秋水你覺得不對嗎?這裡的人誰不知道呂霄師兄的實力?火閣稱霸四閣這麼多年,為何那周元一來,風閣就屢屢得勢?”

“一個神府境中期而已,他真有這麼大能耐?簡直笑話!”

“所以這其中若是沒什麼彎彎道道,我可不信!”

周圍不少少年少女都是若有所思,風閣最近的戰績的確太過的輝煌了,而這一切,都只是在一個以往籍籍無名的神府境中期的率領下做到的,從某種程度而言,這的確是讓人很是震驚。

伊冬兒見到這左雅往周元身上潑髒水,頓時氣得小臉通紅,就要開口駁斥。

不過伊秋水攔住了她,她盯着咄咄逼人的左雅,淡淡的道:“天炎祭上,兩位元老都是親自在場,你說周元閣主作弊,是在指責兩位元老糊塗嗎?”

聽到此話,那左雅面色頓時一變,伊秋水這番反擊不可謂不狠,直接是扣了一個巨大的帽子,這個帽子莫說是她承受不起,就算是家族中的長輩都不行,畢竟不論是郗菁還是玄鯤宗主,都是天淵域至高無上的存在。

周圍的少年少女也是紛紛點頭,他們不知道那周元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如果要說是在作弊,那怎麼可能瞞得過兩位元老的眼睛?

那可是法域境的強者!

左雅眼神變幻,不敢在這上面糾纏,只是冷笑道:“伊秋水,牙尖嘴利可改變不了什麼,馬上就是總閣主之爭了,到時候呂霄師兄自然會讓那周元明白,什麼叫做跳梁小丑!”

“到時呂霄師兄成了總閣主,哼,你們風閣以往占的便宜都得給我還回來!”

在說起呂霄時,左雅的眼中有着濃濃的傾慕之色,而提到周元,又是浮現出輕蔑不屑。

在她看來,周元那般人物,根本就不配與呂霄相比,而且之前風閣的那些取勝,都是因為呂霄未曾出手,而天炎祭上,更是神魂為重,這並非是呂霄所擅長的。

不然的話,呂霄一旦出手,這周元又怎麼可能趁勢而起?

伊秋水俏臉冷淡,道:“結果未出,你高興得也太早了一些,就不怕到時候被那結果打破了臉嗎?此事這幾個月來,你們火閣還沒長夠教訓?”

左雅針鋒相對,毫不相讓:“那些取勝,只是小道而已,伊秋水,你自己心知肚明此次的總閣主之爭會是什麼結果!”

伊秋水袖中的玉手握了握,眸光冰冷。

“怎麼?不服氣嗎?”

左雅譏諷一笑,道:“若是你不服,那可敢與我賭上一回?就賭此次的總閣主之爭,是落在呂霄師兄身上,還是你們那周元閣主?”

“賭註麽,倒是簡單,三千歸源寶幣,敢嗎?”

周圍有着明白人發出驚呼聲,三千歸源寶幣,那可不是小數目了,就算左雅是火閣的副閣主,這必然也是她這些年大半的身家了。

而面對着左雅的打賭,伊秋水卻只是一聲冷笑,並沒有理會,而是拉着伊冬兒便是轉身就走。

這擺明瞭就是左雅設的局,如果打賭輸了,這左雅就會以此為由大肆宣傳,詆毀他們風閣。

“看來伊秋水你也知道你們那位閣主毫無機會,與呂霄師兄相比,那周元不過只是螢火而已。”左雅微微一笑,言語卻是尖銳異常。

“伊秋水,我奉勸你還是勸勸你們那位閣主吧,若是及早認輸的話,還免得到時候丟臉,我可是聽說了,呂霄師兄對他很是不滿,此次的總閣主之爭上,恐怕不會有什麼留手呢。”

伊秋水的腳步一頓,那張平日里總是溫婉的臉頰上,此時寒霜密佈。

左雅對周元的這種當眾侮辱,實在是讓得她有些難以接受,即便她知道這是左雅故意為之,就是想要激怒她。

如今的她,也是風閣的副閣主,她不能任由左雅貶斥風閣。

於是,她緩緩的轉過身來,眼眸冰冷的註視着左雅。

而左雅卻並不在意,譏諷道:“怎麼?要賭一次了?”

伊秋水淡淡的道:“你這麼想賭,那我就陪你一次,不過你這賭註實在是有些小家子氣。”

左雅柳眉微豎,眼中有着怒意,但旋即她又是壓制下去,冷笑道:“那你想要如何?”

“一萬歸源寶幣。”伊秋水盯着左雅,一字一頓的道:“既然你這麼想賭,那就賭大點,如果你沒這種膽子,就閉上你的嘴巴!”

嘩!

周圍所有人都是獃了,一萬歸源寶幣,這絕對是一個龐大的數目了,這就算是以伊秋水和左雅的背景,到時候一旦輸了,都必然是傷筋動骨。

顯然,伊秋水是真的動怒了。

左雅的臉頰也是有些僵硬,一時間竟是不敢說話,一萬歸源寶幣,這如果輸了的話,那她往後還要不要修煉了?

這伊秋水是個瘋子嗎?!

她原本只是想要激一下伊秋水,卻沒想到後者會如此的瘋狂。

“怎麼,不敢了嗎?”伊秋水冷冷的盯着左雅,輕蔑的道。

左雅面色青白交替,她望着伊秋水那種輕蔑的目光,心中也是惱怒異常,最終她心一橫,冷笑道:“既然伊秋水你這麼想要給我送歸源寶幣,那我怎麼能推拒?”

“一萬就一萬!”

雖說被一萬歸源寶幣這種大數目震撼得不輕,但左雅卻覺得這隻不過是伊秋水的憤怒之言,畢竟她可不覺得那個神府境中期的周元會是呂霄的對手!

之前的那些勝利,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無疑是非常可笑的。

“伊秋水,這個賭註我們都記下來了,希望到時候你別不認,不然的話,那我就只能找上伊閻長老討要了!”左雅說道。

“你也記着吧,你到時候若是不認賬,我也會找你們左家的長輩。”

伊秋水眼眸冰冷,再不停留,拉着伊冬兒便轉身而去。

左雅冷哼一聲,也是直接離去。

而隨着她們的離去,此地的少年少女們方纔爆發出震撼之聲,這個賭註,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傳盪開來...

...

“姐姐,周元哥哥會贏嗎?”在回家的路上,伊冬兒有些擔憂的低聲問道,她不是什麼都不懂,因為呂霄的名聲,連她都聽說過。

伊秋水摸了摸伊冬兒的腦袋,微微沉思,腦海中卻是划過周元那充滿着自信的面容與目光,於是她抿着紅唇,唇角划起一抹明媚的弧度,用力的點點頭。

“他一定會贏的!”

“若是他輸了,姐姐就只能賣身於他,為他工作,賺取賭註。”

“嘻嘻,姐姐,你怕是寧願他輸掉吧!”

“討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