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炎祭的結果,不出意料的也是在天淵洞天內掀起了一些熱議,畢竟這種結局太過的出人意料,誰都沒想到,占據着絕對優勢的火閣,最終竟然會輸在了風閣的手中。

而周元的名氣,也是再度響亮起來。

凡是看過這場天炎祭的人都知曉,風閣能夠力輓狂瀾,以弱勝強的擊敗風閣,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周元的存在。

這讓得很多的目光甚至一些天淵洞天的高層,都是真正的將目光投向這位短短數個月時間就在天淵洞天內崛起的新星。

以往的周元,雖說戰績不錯,但對於很多高層而言,卻並沒有真的太過重視,因為只是一個風閣閣主的話,顯然還有些不太夠資格,除非是四閣的總閣主。

但總閣主的位置,在諸多高層看來,最有機會的應該是火閣的呂霄。

周元雖然是一匹黑馬,卻在一開始並不具備爭奪總閣主的資格...這是所有人的共同認知,可誰能想到,隨着時間的推移,周元一步步的前行,而風閣也是在他的率領下,漸漸的有着煥發新生的跡象。

而當天炎祭取勝後,很多人開始正視這位風閣的新閣主,他們不得不承認,這匹風閣的黑馬閣主,如今似乎是真的開始擁有了與呂霄,韓淵,木柳三位老牌閣主競爭總閣主的資格。

這種進步,相當的驚人。

所以很多人也不得不考慮,萬一在那總閣主之爭上面,周元真的再度創造奇跡,奪得此位呢?

一個風閣閣主,在天淵洞天內算不得高位,但總閣主卻堪比長老團長老,只要擔任,那無疑就象徵著躋身進入到了天淵域的高層,那種話語權,就容不得忽視了。

當然,更多的人也只是心中掠過這麼一個想法,因為他們都心知肚明,眼下的周元的確是有了與呂霄競爭的資格,但是,這也就只是資格而已...從周元進入風閣之後,雖說他在與火閣的爭鬥中屢屢取勝,但這一切都建立在一個前提前面,那就是呂霄沒有親自的出手。

不論是捕痕紋,四母紋間的爭鬥,還是天炎祭上的較量,嚴格說來,都與呂霄沒有太大的關係。

或許也正因為如此,周元才能夠屢戰屢勝,可接下來的總閣主之爭不同,這一次,呂霄將會親自的下場,這位天淵域年輕神府一輩最為出類拔萃的天驕,終於將顯露出他那猙獰的獠牙。

沒有人敢肯定面對着呂霄這種級別的強敵,周元是否還能夠創造出奇跡。

另外,別看周元這段時間聲名鵲起,黑馬黑得讓人心驚,可他也是徹底的得罪了呂霄,如果在接下來的總閣主之爭上,呂霄將其徹徹底底的擊潰,那麼這黑馬就算是被打斷了脊背,之前所取得那些所有勝利與戰績,則是會為呂霄的踏腳石,為他那本就顯赫的聲望再添上一筆耀眼戰績...

所以,周元最終是真正的崛起,成為天淵域年輕神府一輩中最耀眼的新星,但是在那冉冉升起的軌跡中直接夭折...就得看下個月那真正整個天淵域都將會矚目的總閣主之爭上的結果了。

...

一座雲霧飄渺的高臺之上。

玄鯤宗主負手而立,他那蒼老的面龐一片淡漠,雙目如深淵一般的深不可測,他周身並沒有任何源氣波動的出現,但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裡,就有着一股恐怖的威勢若有若無的散髮出來。

在那種威勢下,連其四周的空間都是呈現一種略微的扭曲之狀。

而此時,在玄鯤宗主的後方,一道身影單膝跪地,正是呂霄。

他低垂着腦袋,額頭上有着一些冷汗,面色微顯蒼白,雖然玄鯤宗主並沒有任何的怒意勃發,但呂霄卻是感覺到一股恐懼之意,眼前那看似瘦弱的老人,卻是這天淵域中最為頂尖的存在之一,擁有着主宰他生命的權利與力量。

“呂霄,這幾個月你的成績,讓我有些失望。”玄鯤宗主淡淡的聲音終於是響起。

呂霄不敢有絲毫的辯駁,頭顱低得更深了。

玄鯤宗主轉過身來,如深淵般的眼目盯着呂霄,道:“不過所幸的這幾個月的這些失利,都並不會產生太嚴重的後果...但你應該知道,接下來這總閣主之爭有多重要。”

“我們天靈宗為此籌劃多年,傾盡全力的培養你,讓你成為了天淵域年輕神府境中的第一人,所為的,就是四閣總閣主之位。”

“如果你在總閣主上面失利,你應該知道後果。”

聽到玄鯤宗主那淡漠的聲音,呂霄身體微顫,低聲道:“宗主放心,之前的那些失利,我無法親自出手,所以才導致那周元取勝,但這一次,我會親自將這些全部奪回來。”

玄鯤宗主點點頭,道:“有信心是好事。”

“不過這周元來歷不明,的確是有些詭異,明明只是神府境中期,但源氣底蘊出奇的雄厚,如果我沒料錯的話,他應該是變異的上九府。”

呂霄眼神一凝,眼中掠過一抹嫉妒,竟然是變異的上九府!

之前他猜測周元可能是九神府變異,但也頂多是覺得可能是變異下九府,可眼下聽玄鯤宗主的意思,那竟然是上九府?!

這雖然是一字之差,但其間的差距卻是極為的巨大。

如今的呂霄,也是上九府,但他明白,變異上九府,遠比普通的上九府強橫,怪不得周元的源氣底蘊如此之強...

不過,就算周元是變異上九府,呂霄也並沒有絲毫的忌憚,畢竟不論如何,他現在的實力都遠超周元,他九重神府早已盡數打磨貫通,而周元想要達到這一步,卻是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那小子此次在天炎祭上奪得大量的天陽炎,我想待得總閣主之爭來臨時,他的實力將會再進一步,說不定會貫通七重神府,踏入神府境後期。”

呂霄雙目微眯,道:“就算他突破到了神府境後期,也不能彌補我們之間的差距。”

玄鯤宗主微微點頭,按照常理來說,那周元的確不可能會是呂霄的對手,畢竟他周元雖然是變異上九府,但呂霄也並不是什麼雜魚,他擁有着上九府,自身天賦也是超絕,不然不可能成為天淵域年輕一輩的第一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這小子太詭異,我不想再一次的看見意外出現。”

玄鯤宗主擺了擺手,制止住還想要說話的呂霄,他眼神幽深銳利:“那個後果,你可負責不起。”

呂霄猶豫了一下,道:“那宗主的意思...”

玄鯤宗主袖袍一揮,一顆黑色的水晶球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水晶球內部,似乎是充斥着黑色的液體,粘稠,陰冷。

黑色液體翻滾間,有着一隻豎瞳出現,冰冷而暴戾。

“這是深淵九頭蟒的血脈,這段時間你將其融入體內,也算是增多一道底牌。”

呂霄心頭一驚,深淵九頭蟒,那是七品源獸,堪比源嬰境的強者,其血脈自然是霸道無比,以他如今這神府境若是煉化的話,甚至會有可能影響他的神智。

不過,呂霄也並沒有愚蠢的拒絕,他盯着那黑色水晶球,眼中掠過果決之色,煉化深淵九頭蟒的確會有危險,可如果成功的話,對於他而言也是一次極大的機遇。

雖然他相信自己能夠打敗周元,但正如玄鯤宗主所說,多做一番準備總是沒錯的,之前那些失利他可以推托,可這一次,他卻絕對不能失敗了。

呂霄一咬牙,伸出雙手,恭恭敬敬的將那黑色水晶球接了過來,他凝視着內部那若隱若現的冰冷惡毒的豎瞳,眼瞳深處也是划過一抹凶戾之色。

周元,這一次,我會將你踩到腳下,讓你徹底翻不了身!

我會讓你知道,你之前的那些勝利,究竟有多麼的可笑...想要取代我在天淵域的地位,憑你,還遠遠不夠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