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0?2戰利品

天炎鼎內,當山閣的成員盡數化為火光消失時,兩閣的人馬都是爆發出震耳欲聾般的激動歡呼聲。

木青煙那漂亮的小臉上都滿是歡喜之色,眼下這種局面,連她之前都預料過,畢竟誰能想到,四閣中最強的火閣最終竟然會輸在風閣的手中。

木柳有些洋洋自得的笑道:“怎麼樣?我這合作還不算失敗吧?”

木青煙抿了抿小嘴,倒是沒有否認:“這周元的確是讓人意外。”

不過旋即她眼眸微閃,低聲道:“如今火閣,山閣都已被清除...我們要不要也小心點?”

按照之前周元與木柳的合作,如果他們能夠打敗火閣,山閣的話,那麼就兩閣平分天陽炎,之前木青煙從未想過他們能夠成功,所以也沒有過於的深想,可如今勝利的果實真真切切的擺在了眼前,這就讓得木青煙清醒了過來。

要知道每次天炎祭所誕生的天陽炎,如果按照火蓮的數量來算的話,那幾乎是一百多萬朵火蓮...

這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數量。

面對着這種級別的戰利品,任誰都會心生貪婪與垂涎,所以木青煙也不敢肯定周元會按照當初的約定來平分,因為那就代表着起碼損失數十萬朵天陽炎所化的火蓮。

這麼多天陽炎,如果能夠用來修煉的話,那必然會大大的提升風閣的實力。

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比財帛更具備誘惑力的天陽炎,這是只有天陽境強者才能夠凝煉出來,而且數量與質量都沒有天陽鼎內的這些天陽炎來得精純。

而且從先前周元展現出來的手段來看,在他的掌控下,風閣整體的神魂力量,恐怕比他們林閣更強,所以他們也有着要毀約的能力。

木柳聞言,則是一笑,並不顯得怎麼在意,道:“如果是呂霄的話,那我可能會暗中戒備,不過周元...我卻覺得沒這個必要。”

木青煙沒有說什麼,只是美眸忽閃忽閃的,顯然還是帶着一絲警惕。

而此時,周元也是帶着葉冰凌,伊秋水接近過來,周元看向木柳,笑着伸出手來,道:“看來我們第一次合作的結果還不錯。”

木柳也是伸手與他握了握,直接問道:“現在是享受戰果的時候了,你還打算保持當初的約定嗎?這一次你出力更多,所以你們占更多份額的話,我們也能理解。”

周元擺了擺手,道:“當初怎麼說的現在就怎麼分吧,沒有你們拖住山閣的話,我搞不定火閣。”

木柳看着他,周元俊朗的臉龐上帶着溫和的笑容,這跟之前與火閣對決時的那種凌厲狠辣截然不同,而從他那漫不經心的眼神中,木柳也能夠知曉他並非是在說什麼客套話。

他的確是這麼想的。

於是木柳清雋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道:“你這個朋友,我交了。”

“當你答應跟我合作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是了。”

周元一笑,不過也沒有多說,而是道:“我們抓緊時間採集天陽炎吧,從此處為分界線,兩方各一半,如何?”

木柳自然沒有異議。

周元見狀,便是直接轉身,帶着風閣人馬浩浩蕩盪的離去,採集着沿途的天陽炎。

望着風閣遠去的身影,木柳轉頭衝著木青煙得意的挑了挑眉,道:“如何?”

“是是,是我小人之心了。”

木青煙白了他一眼,不過對於周元這種氣度,她心中的確是有些訝然,難怪連素來自傲得近乎孤僻的木柳,都會在見過數面之後就選擇與他冒這麼大的風險來合作。

“我們也開工吧,另外雖然周元大度不計較什麼,但我可不是喜歡占便宜的人,等最後將天陽炎採集完後,我們再取出十萬朵火蓮給風閣吧。”木柳說道。

木青煙聞言,倒是螓首微點,如果是以往的話,十萬朵火蓮幾乎是他們所有的收穫了,但這一次不同,在驅趕了火閣,山閣後,他們的收穫將會遠超以往,十萬朵火蓮應該是拿得出來的。

於是,她不再多說,小手一揮,便是率領着林閣的成員轉身而去,採集天陽炎。

接下來的天陽鼎內,一片平和,風閣與林閣自鼎內橫掃而過,所過處,不論是山澗還是連綿山嶽,其中的火焰皆是被盡數的收走,可謂是刮地三尺,寸草不生...

如此約莫半日後。

兩閣的人馬,再度在天炎鼎中央相聚。

所有人此時的面龐上都佈滿着興奮與激動之色,因為在那後方處,兩顆赤球之內,滔天的金色火焰升騰着,磅礴而雄渾。

“收穫如何?”木柳笑問道。

“七十萬朵天陽炎。”周元的眼中也是有着掩飾不住的亢奮之色,如此規模的天陽炎,最後分到他手中的必然也不是小數目,接下來的這個月,他甚至可以閉關,說不定在總閣主來臨前,他能夠突破到神府境後期。

“我們這邊是六十五萬朵。”木柳也是咂咂嘴,面色驚嘆,以往他們林閣在天炎祭上,最多的一次也不過才二十多萬,這一次的收穫,超乎想象。

“對了...”

木柳對着一旁的木青煙揚了揚下巴,後者則是運轉神魂之力,從他們林閣那聚火台內,取出了一團熊熊大火。

“這裡面有十萬朵天陽炎,別拒絕,此次的天炎祭能夠取勝,你是最主要的原因,我向來覺得出了多大力,就拿多少的報酬。”

“你如果不收下的話,那就是看不起我,以後就沒合作的機會了。”

周元拒絕的話還沒說出來,眼前的木柳便是突突突的將他到嘴的話給堵了回去,他望着後者那認真的神色,無奈的笑了笑,也沒有矯情的推來推去,只是點點頭,然後將那團熊熊大火接過來,投入到了他們風閣的聚火台內。

“合作愉快。”

隨着天陽炎被徹底採集,分配,周元知道此次的天炎祭也就到了尾聲,他衝著木柳笑道。

“合作愉快。”木柳也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此時天炎鼎上空,有天光傾瀉而下,只見得磅礴的光芒席卷而來,直接是將兩閣所有人的神魂捲起,呼嘯而出。

...

大炎山外。

當神魂落入肉身的那一瞬,周元睜開了眼睛,感受着那種難以言明的充實感,他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這算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神魂離開肉身這麼久。

而顯然,即便如今神魂已經踏入化境,但還是唯有當居於肉身內時,神魂方纔能夠徹底的安穩,飄蕩在外,總是難以安心。

在周身後,葉冰凌,伊秋水等眾多風閣成員也是神魂歸位,他們表現得比周元還不堪,一個個癱下來,手腳都是在顫抖。

周元笑了笑,然後眼神熾熱的望着他們前方,在那裡,赤球的聚火台靜靜的矗立,那熊熊燃燒的天陽炎,讓得天地間無數垂涎的目光投射而來。

面對着如此精純而磅礴的天陽炎,就算是一般的天陽境強者都會心動。

“此次天炎祭,風閣到手一共八十萬朵,按照規則,閣主可獨自分得其中三成,也就是說我能到手二十四萬朵天陽炎...”

周元粗略的算了算,眼神便是變得火熱起來,二十四萬朵天陽炎,想必應該是足夠他突破到神府境後期了吧?

周元如釋重負的伸了一個懶腰。

他知道,接下來這一個月,該閉關了。

因為他內心很清楚,之前的所有成功,都只不過是在為那一場總閣主之爭爭取資格而已...如今資格是有了,但如果最終他輸了,那麼之前的那些成功,也將會如同沙灘上的城堡,頃刻間在大浪之下蹦碎...

所以為此,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