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火閣大軍上空,狂暴的神魂之力呼嘯,整個天地間仿佛都是有着尖銳音波迴蕩,那種音波極為的刺耳,尋常神魂若是被波及,必然瞬間被撕碎。

火閣上萬道神魂,再加上燃魂紋所催動的神魂之力,顯然是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層次。

朱煉望着那等恐怖神魂之力,眼中也是掠過一絲懼色,要操控如此程度的神魂力量,就算是他,都是感覺到有些心驚,因為這稍稍有些不慎,恐怕就會被反噬。

但好在這裡是天炎鼎內,對於神魂有着保護,不然如果換做外面的話,他必然是不敢去操控這麼恐怖的神魂力量。

因為那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呼。

朱煉深吸一口氣,旋即開始引導着那種恐怖的神魂之力凝聚,無數的尖嘯聲傳入他的神魂內,令得他的面龐都是在此時變得扭曲,鼻眼中似乎有着血跡流淌出來。

此時的他只是神魂狀態,當然不是真的鮮血,但那也是神魂受到劇烈刺激的表現。

啊!啊!

朱煉仰天咆哮着,拼命的掌控着那種恐怖的神魂力量,然後將它們引導起來,那種感覺,就猶如在牽引着一頭只會毀滅的遠古凶獸一般。

不過好在朱煉自身神魂境界的確不弱,隨着他的引導,恐怖的神魂之力凝聚,漸漸的在那高空之上,形成了一座神魂山嶽,山嶽約莫萬丈,遮天蔽日,散髮着毀滅威能。

神魂的攻擊,沒有源氣那般的絢麗,璀璨奪目,但同樣是殺機四伏,稍有不慎,便是神魂消散的結果。

望着高空上那座神魂山嶽,在場的人,不論是誰都是忍不住的色變。

火閣傾盡全力的神魂攻勢,又豈是好相與的?

“這呂霄和朱煉簡直是瘋了啊。”木柳望着這一幕,忍不住的道。

他們如何看不出來,這種程度的神魂力量,即便是火閣也不足以施展出來,所以他們必然是使用了某種壓榨式的手段,而這種手段,大多都是會有着一些後遺症。

顯然,火閣為了取勝,已經是不擇手段了。

木青煙也是貝齒緊咬着紅唇,苦笑一聲,無話可說。

如果風閣是輸在對方這種瘋狂之下,倒還真是怪不得周元了。

“周元,我看你這次還怎麼擋!”朱煉面龐猙獰,咆哮如雷,下一刻,那神魂山嶽直接是鎮壓而下,陰影籠罩,帶來毀滅之威。

周元抬起頭,他望着那神魂山嶽,面龐也是頗為的凝重,這種程度的神魂力量,連他這種化境初期都感到一些心驚。

他目光低下,凝視着眼前浮現而出的虛幻燈籠,在那燈籠之中,似是有着一點微小的火苗。

魂燈術。

周元笑了笑,旋即他不再有絲毫猶豫,心念一動,便是引導着那盤旋虛空的神魂長針洪流呼嘯而下,直接對着眼前的燈籠灌註進去。

轟轟!

強大無比的神魂力量灌註進入那魂燈之中,頓時魂燈劇烈的震蕩起來,猶如將要被撐破。

畢竟那種涌入的神魂力量太強了。

而這魂燈,卻只是周元憑藉自身神魂所化。

那種感覺,就猶如萬噸湖水灌入水桶一般。

周元也不敢讓得魂燈此時碎裂,因此他瘋狂的催動自身神魂之力穩固魂燈,於是他的腦海中也是被震蕩起來,宛如萬針刺腦,帶來難以想象的劇痛。

周元死死的咬着牙,承受着那種劇痛。

轟隆隆!

在周元這種苦苦煎熬下,那神魂長針洪流終於是徹底的沒入魂燈之中。

一切歸於寂靜。

周元那化境的神魂都是在此時變得虛幻了許多,那是神魂消耗過大的表現,他抬頭望着鋪天蓋地鎮壓而下的神魂山嶽,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熾熱之意。

此次所施展的魂燈術,恐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無法超越。

因為這一次,不是他一個人在施展,而是風閣數千人!

轟!

魂燈之上,有着裂痕浮現,下一瞬間,魂燈炸裂。

熊熊!

而魂燈炸裂的那瞬,所有人都是震驚的見到,滔天般的火焰自其中噴發而出,那火焰略顯透明,但當眾人的神魂見到此火時,卻是感覺到了一種由心的恐懼之感。

那是...魂炎?!

無數的駭然聲音響徹起來。

他們不是沒有見過魂炎...但卻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規模的魂炎!

那魂炎咆哮而出,宛如一條巨大的火龍!

這種程度的魂炎,就算是化境初期的周元與朱煉,都無法做到,因為神魂之力不足!

可眼下,卻是真正的出現了...

朱煉通體冰寒,喃喃道:“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將其他人的神魂力量化為魂炎?!”

要知道魂炎是化境神府方纔能夠做到的,不然不論神魂之力有多強,都無法凝成,就比如他們這邊,火閣上萬道神魂加起來夠強吧?但朱煉卻不可能用那些神魂力量凝煉出一絲一毫的魂炎。

可眼下,周元做到了。

而且那種程度的魂炎,遠超朱煉的想象。

所以朱煉才會如此的震撼與難以置信。

熊熊!

魂炎所化的火龍咆哮而上,最終與那呼嘯而下的神魂山嶽衝撞在了一起。

天地間,不論是天炎鼎內外,此時無數道目光皆是死死的望着這一幕...

對碰並沒有任何的驚天之聲,因為火龍直接是化為熊熊火海,將那神魂山嶽所籠罩,而在魂炎的炙烤下,那座神魂山嶽以驚人的速度開始融化。

魂炎本就對神魂擁有着極大的殺傷力。

神魂山嶽在魂炎中融化,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神魂山嶽,直接是盡數的消融。

於是,天地間唯有火焰燃燒的聲音,餘者皆寂。

朱煉臉龐上的神情已經凝固,似哭似笑,一臉的驚恐,甚至連呂霄都是雙掌緊握,身體在微微的顫抖,既是憤怒,又是震驚。

他無法相信,他在做瞭如此周全的準備後,竟然依舊還是失敗了。

這個周元,明明只不過是神府境中期,為什麼總是能夠給他造成這麼大的麻煩?!

遠處的木柳,木青煙也是動容,這個結果,就算是木柳都沒想到過。

“這家伙...”木柳咂了咂嘴,眼神出奇的凝重,道:“我怎麼感覺他還真是有可能打敗呂霄,奪得總閣主?”

雖然天炎祭只是神魂的交鋒,而且還是四閣整體之戰,但周元屢屢做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這實在是讓人不敢小看。

木青煙少有的沒有抬杠,小嘴抿了抿,苦笑道:“說不定...還真是有點可能呢。”

因為眼前這一幕,着實太過的震撼人心。

風閣上空,周元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的眼神依舊冷冽如刀鋒,他的目光盯着呂霄,兩人的視線對碰,那種寒意令得天地間溫度似乎都是降低下來。

“看來此次,還是我風閣勝了。”

周元平靜的聲音響起,然後他袖袍一揮,天空上那殘留的魂炎頓時化為萬千火光,鋪天蓋地的對着火閣人馬籠罩而下。

魂炎燃燒,只見得火閣那邊,一道道神魂直接是化為火光衝天而起。

朱煉失魂落魄,任由魂炎在他的神魂上面燃燒,最後化為火光消失。

呂霄也沒有反抗,因為到了這一步,結局已定。

此次的天炎祭,他們火閣一敗塗地。

他只是眼神幽深的盯着周元,魂炎倒映在他的眼中,最終有着淡漠的聲音響起:“周元,下個月的總閣主之爭,我不會放過你的。”

他的眼神深處,有着無邊的震怒。

魂炎升騰,呂霄的神魂也是化為火光衝天而起。

火閣上萬道神魂在此時,盡數的消散。

這場天炎祭,風閣與火閣之鬥,最終的結果,出乎了無數人的意料。

天炎鼎內外,皆是寂靜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