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道神魂低空呼嘯而過,浩浩蕩盪,而所過之處,不論是天空上飄落的金色火蓮,還是地面上石縫中流淌出來的火苗,都是直接被洗劫得乾乾凈凈。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處於人馬中央位置的聚火台,如今那顆赤球之內燃燒的金色火焰已是越來越濃烈,其中匯聚的金色火蓮,也已經高達一萬多朵。

對於這種採集速度,周元也是滿意的點點頭。

不過旋即他的目光便是投向遠處的後方,在那裡,由王塵所率領的一千多道神魂正如幽魂般的緊緊跟着他們,既不接近,也不離去。

周元眼中掠過一抹冷色,他知道這王塵的目的便是盯着他們的一舉一動,只是不知道為何,他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秋水,我們進入天炎鼎多久時間了?”周元忽的問道。

一旁的伊秋水立即回道:“算算時間,將近一日了。”

周元手指輕彈,緩緩道:“這個時間...火閣即便人數眾多,也應該全員配備赤銅傘了吧?”

伊秋水螓首微點,道:“差不多。”

“那為何現在還沒看見火閣主力人馬蹤影?”周元目光一閃。

伊秋水一怔,眼眸中也是掠過一抹不安之色,的確,火閣如果配備好了赤銅傘,應該第一時間來清剿他們才對?為何眼下卻是遲遲沒有動靜,只是派了一千人左右來盯着他們?

呂霄究竟想做什麼?

周元眼目閃爍着,片刻後,直接果斷道:“不管呂霄想做什麼,先將王塵這批人馬吃了!”

這批人馬在他眼前晃來晃去,如果不吃一口,簡直心中不通透。

伊秋水柳眉一蹙,道:“但那王塵小心得很,一直保持着距離,一旦我們顯露攻擊狀,他就會利馬帶人退走,之後又繼續再跟來。”

周元輕笑一聲,道:“那就把他們後路截了,讓他無路可逃。”

“怎麼截?”伊秋水修長的睫毛眨了眨。

周元笑道:“你沒發現我們的人少了一些嗎?”

伊秋水聞言,這才一驚,妙目投去,果然是察覺到數千道神魂中,似是在她不知不覺間消失了數百道,她心中一動,道:“這一路上遇見一些大山時,你都故意多停留了一些時間,人馬就是那個時候潛藏下去的?”

周元點點頭,道:“每次藏數十人,王塵隔着遠,根本發現不了,所以此時的他恐怕還不知道,他的四周早已被我所封鎖。”

伊秋水眼露欣喜,抿唇輕笑:“閣主還真是狡猾呢。”

只要王塵他們的後路被截,那麼這一千多人,他們必然能夠全部的吃下,如此也算是削弱了火閣的一部分力量。

周元一笑,旋即手掌一揮,數千道前行的神魂頓時停了下來,然後他率先轉身,對着對着後方遠處的王塵等人暴射而出,神魂之力呼嘯,引得虛空蕩漾。

數千道神魂緊隨其後,氣勢駭人。

而他這邊一動,王塵那邊立即有所察覺。

“哼,蠢貨,真以為我會送上來任你吃?”

王塵冷笑一聲,毫不猶豫的下令:“後退!”

上千道神魂頓時疾退,絲毫不打算與風閣短兵相接,反正他的任務是盯着並且纏住風閣,並非是跟他們交手。

雙方一進一退,卻始終保持着一些距離,難以真的靠近。

王塵見到這一幕,頓時忍不住的大笑起來,眼神譏誚的望着遠處率眾追來的周元,此時的他有着一種貓戲老鼠般的暢快,畢竟這段時間周元在四閣中可謂是聲名鵲起,論起名聲已是不弱於其他三位閣主,但那又如何,眼下還不是在他後面吃灰。

嗡!

不過,就在他大笑的時候,忽然間,前方的虛空有着神魂之力爆發,宛如是一層層的無形屏障,阻擾在了前方。

王塵笑聲戛然而止,他眼神驚駭的望着前方升起來的數百道身影,失聲道:“怎麼可能?他們什麼時候繞到我們後面去的?”

“快!轟破神魂屏障!”他咆哮道。

上千道神魂同時出手,神魂之力一道道的轟擊在前方的神魂屏障上,引起風雷之聲,將其轟得不斷的激蕩起無形漣漪,但一時半會卻始終是難以將其攻破。

而也就是這片刻的時間,周元所率的數千道神魂已是從後方追來。

王塵額頭有着冷汗浮現出來。

“王塵副閣主,看來你還是太不小心了啊。”周元淡笑道。

聲音落下,他也是沒有跟這王塵多說廢話,伸出手掌輕輕一揮。

“滅了他!”

轟!

數千道神魂之力同時呼嘯而出,宛如洪流,直接是對着王塵等人轟擊而去,在這種絕對的優勢下,他不需要施展任何的手段,只需要堂堂正正的碾壓即可。

王塵感受着那磅礴的神魂洪流,也是頭皮發麻,急忙指揮人馬催動神魂之力迎戰。

轟隆!

雙方的神魂洪流撞擊在一起,有驚雷炸響。

而在那驚雷之下,王塵這邊上千道神魂頓時爆發出慘叫聲,他們的神魂迅速的變得虛薄,最後化為一道火光衝天而起,那是直接被天炎鼎的保護機制送了出去。

數輪攻擊下來,王塵這邊上千道神魂便是只剩下數十道神魂還在苦苦支撐,看上去格外的凄涼。

王塵望着這一幕,緊咬牙,面色陰沉。

“周元,你別得意,等我火閣主力人馬趕來時,就是你哭的時候!”

周元神色平靜,他盯着王塵好半晌,忽道:“其實你不是來盯梢的吧?你是呂霄故意派來,想讓我以為你們火閣馬上就會來找我麻煩?你這是想要拖住我?”

王塵瞳孔微縮。

周元雙目微眯起來,道:“呂霄打算做什麼?”

王塵冷笑,沒有說話。

周元沉默了一下,緩緩的道:“你們火閣是聯合山閣,去清剿林閣了吧?等將林閣清剿完了後,接下來就該輪到我們風閣了吧?”

王塵心頭頓時一震,眼中有着一抹駭色浮現。

周元見到這一幕,便是一切都明白了,他面色微凝,他沒想到呂霄竟然如此的謹慎...即便是面對着整體實力弱於火閣的風閣,他都沒有直接來攻,反而是打算聯手山閣,先對付林閣。

而只要林閣一被滅,火閣與山閣再聯手,那麼在絕對大勢下,周元的任何手段都是難以翻盤。

這家伙,在吃了之前的虧後,竟然如此的小心謹慎,簡直是穩如老狗啊。

他派出王塵故意來盯着他們,恐怕就是打算以此來拖延,畢竟任誰在被盯住後,都會以為火閣主力即將趕來,可誰能想到呂霄反其道而行,竟然是放棄了首攻風閣,轉向了林閣...

一旁的伊秋水,葉冰凌她們俏臉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起來,她們很明白,如果林閣被率先剿滅,那麼以他們風閣的力量,根本擋不住火閣,山閣。

王塵見到周元識破,也就不再隱瞞,譏諷的笑道:“周元,你太小瞧呂霄閣主了,等我們火閣與山閣解決掉林閣,你必輸無疑!”

周元面色不起波瀾,他掌心間有着無形的魂炎凝聚而來,屈指一彈,魂炎暴射而出,直接是將包括王塵在內的數十道神魂籠罩了進去。

魂炎燃燒,王塵等人的神魂迅速的變得虛幻起來。

“周元,你們風閣輸定了!”

王塵咆哮,下一刻,他們的神魂也是化為一道火光衝天而起,消失在虛空中。

周元神色淡漠,目光轉開,此時風閣數千人皆是將他盯着,等待着他的命令,而他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一揮手,喝聲如雷。

“停止採集天陽炎。”

“立即馳援林閣。”

“滅火山兩閣!”

聲音落下,他的神魂已是率先掠空而過,在其後方,數千道神魂浩浩蕩盪的緊隨而至。

而此時,在那天炎鼎外,無數目光註視着鼎內的動靜,當他們見到這一幕時,皆是有些驚訝,看來那周元已經是知曉了火閣的打算,接下來的四閣碰撞,無疑才是天炎祭最為精彩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