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魂?”

周元眼神驚奇的盯着斑駁筆身上那第六道源紋,品味着那傳入心中的信息,好半晌後,嘴角有着一抹微感震驚的笑意浮現出來。

所謂吞魂,乃是吞納一切神魂。

當然這隻是最初步的能力,天元筆這第六紋,能夠將一切神魂吞入,然後將其儲存於第六紋中,而吞入之後,還可以一種特殊的形式釋放出來。

那種形式,被稱為“葬魂”。

周元目光一轉,直接是看向了地面上那天湮獸的屍體,下一瞬,手中天元筆無數雪白毫毛暴射而出,直接是鑽進了天湮獸腦袋之中,然後裹着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色獸魂晶緩緩的升起。

獸魂晶內,可見天湮獸的獸魂在憤怒咆哮,但卻無法脫離魂晶的束縛。

雪白毫毛直接是穿透了魂晶,然後刺入了那天湮獸獸魂之中。

吼!

隱約間,可聽見天湮獸憤怒的咆哮聲。

它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令它恐懼的事情將要發生,但它的反抗毫無作用,很快的,它的獸魂直接是碎裂開來,所有的獸魂都被毫毛吸走。

周元能夠見到黑色的物質順着毫毛流回,最後灌註進入第六紋,很快的就將那第六紋化為漆黑的色彩。

“吞納神魂,然後以神魂為葬,形成強大的攻擊。”周元有些動容,神魂自爆,不論是人類還是源獸,都算是最後的絕命一搏,拉人赴死的搏命招數。

甚至很多人寧願死亡,都沒有勇氣自爆神魂。

而這第六紋吞魂,卻是能夠吞納神魂,然後形成神魂自爆之力。

當然了,這種威力必然是沒有真正神魂自爆來得強大,因為神魂自爆還包括點燃體內的源氣,但吞魂吸走的神魂顯然並沒有擁有着源氣。

但即便如此,其能力也相當的可怕了。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在周元的感知中,這第六紋吞魂仿佛是沒有極限一般,它能夠不斷的吞納神魂,只要周元能夠扛得住葬魂時的那種神魂反噬,從理論上來說,他甚至能夠用此招去滅殺天陽境甚至源嬰境的強者。

當然法域境就別想了,當其身處法域時,就猶如神邸一般,近乎無敵。

不過即便如此,這“吞魂”也是有些逆天了。

“這第六紋倒是有些意思。”周元眼中放光,隨着天元筆源紋一道道的覺醒,它也是在開始逐漸的恢復它曾經的崢嶸,難以想象,當其九道源紋盡數覺醒時,那時候的天元筆將會擁有着何等的威能?

轟!

當周元在為第六紋的威能而欣喜時,天地間忽有異響傳來,他抬起頭一看,只見得不遠處那方鰲與另外兩位神府境後期的強者在瘋狂的轟擊着源氣結界,在他們的轟擊下,結界很快就開始變得搖搖欲墜。

不過就在此時,隱藏於暗中的葉冰凌等人猛然出手,源氣攻勢呼嘯而出,將那兩位神府境後期強者轟得吐血倒飛。

但方鰲卻是將那些攻勢抵擋了下來,眼神陰冷的盯着現出身來的葉冰凌等人。

“周元,這天湮獸我們也已經幫你殺了,還不打開結界?!”方鰲目光轉向了周元所在,陰冷的道。

周元身形一動,出現在了半空上。

“方鰲副閣主還真是厲害,僅僅損失兩人,就斬殺了天湮獸。”周元感嘆道。

聽到此話,方鰲就氣得眼角直抽搐,那盯着周元眼神中滿是怨毒之意,今日這恥辱對於他而言,可算是相當深刻了。

不過雖然心中怒極,但方鰲卻強行忍耐了下來,他知道今日他們已經喪失了最好的機會,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等待下次了。

“少廢話,打開結界!”他陰沉道。

周元搖了搖頭,淡聲道:“方鰲副閣主,你恐怕搞錯了什麼事情,你們跟在我後面,圖謀不軌,想要取我性命,眼下你以為事情就這樣了結了嗎?”

方鰲雙目虛眯起來,眼中有着凶戾之氣掠過,他盯着周元,也是笑了一下,道:“哦?周元閣主那還想做什麼呢?”

“讓我死在這裡?”

他嘴角掀起一抹譏諷之意,淡淡的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就算你們人多,但今日想要讓我死在這裡,恐怕還不一定夠。”

方鰲聲音落下,直接一步踏出,頓時有着雄渾磅礴的源氣自他的體內衝天而起。

銀光漫天,倒映無數源氣星辰,一股驚人的源氣威壓橫掃而開。

葉冰凌,商小靈等人面色皆是忍不住的一變,眼神中有些驚懼,因為在他們的感知中,這方鰲的源氣底蘊,竟是達到了一千六百萬的層次!

這遠比陳北風更強!

“這就怕了?”

方鰲獰笑出聲,他伸出手掌,手背之上,一道完整的火靈紋顯露出來,下一刻,赤紅狂暴的氣息涌現,而方鰲的源氣底蘊,再度出現了暴漲!

直接是憑空增添了兩百五十萬的源氣底蘊!

此時的方鰲,立於虛空,源氣在其周身形成可怕的風暴。

一千八百五十萬的源氣底蘊!

蕭弘等人的面色都是忍不住的變得蒼白起來,他們倒是沒想到,方鰲也是在不知不覺間,將火靈紋凝煉完整。

而在這種程度的源氣威壓下,他們身軀都是變得有些沉重,他們也開始有些懷疑,他們真能夠阻攔得了方鰲這等凶人嗎?

“周元,你可真是給臉不要臉,今日本還想留你一命,結果你卻偏偏還要找死!”

方鰲面色猙獰,森然道:“你真以為我要走是因為怕你們?我只是覺得沒把握全部殺了,跑了人會麻煩而已,不過既然你真想死,我就成全你!”

伴隨着他暴喝落下,整個天地都是在劇烈的動蕩,源氣呼嘯天地。

不過,面對着方鰲那聲勢驚人的磅礴源氣,周元臉龐上雖然划過了一絲驚訝,但卻並沒有出現任何的懼色,反而是笑道:“一千八百五十萬的源氣底蘊,真的是嚇人呢。”

他沒有如同葉冰凌他們一般被震懾得退後,反而是直接朝前踏出一步。

轟!

一步踏出,磅礴的源氣也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衝天而起。

一千五百萬源氣星辰閃爍虛空。

而後方,葉冰凌,蕭弘他們皆是震驚的望着這一幕,他們可清晰的記得,一個多月前,周元與陳北風交手的時候,他自身的源氣底蘊才不過一千一百多萬。

在催動了風靈紋後,他的源氣底蘊才暴漲到一千五百萬!

可現在,周元明明沒有催動風靈紋!

那方鰲的瞳孔也是在此時一縮。

不過周元沒有再給他說話的機會,再度一步踏出,手背之上,青光涌動,風靈紋涌現。

轟!

源氣暴漲三百多萬!

直接是達到了一千八百五十萬的層次,竟然與方鰲一模一樣!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被震撼了,就連方鰲,都是一臉驚駭。

“以為這就結束了?”

周元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笑容,手背之上,有着赤光涌現出來,那完成度達到七成的火靈紋,也是在此時催動起來。

於是,周元的源氣再度迎來了一次暴漲。

雖說沒有完整的風靈紋那麼可怕,但依舊是漲幅了一百五十萬左右的源氣星辰。

兩千萬!

整整兩千萬的源氣星辰,充斥天地,引得虛空動蕩!

方鰲獃滯的望着這一幕,一股寒氣,直衝頭頂,他的內心深處,甚至是有着濃濃的恐懼之意如潮水般的涌出來。

周元眼神不帶絲毫情感的註視着方鰲,平靜的聲音在天地間迴蕩而起。

“一千八百萬源氣星辰的確很嚇人,不過可惜,我剛好...”

“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