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紋結界籠罩的雨林中。

方鰲一行人面色鐵青的望着那不遠處,獸瞳充滿着殺意盯着他們的天湮獸,心中破口大罵,他們怎麼都沒想到,他們這群漁翁最後會變成周元手中的打手。

周元這擺明瞭是要讓他們先與天湮獸鬥一場。

“走,打破結界!”方鰲陰沉的喝道。

只要打破結界,他們便可以直接撤退,反正他們的目標不是天湮獸,周元那混蛋想將他當做槍使,做夢!

轟!

不過,就當他聲音剛落時,在他們身後的虛空中,忽有一道源氣洪流咆哮而出,直接是快若奔雷的狠狠轟向遠處的天湮獸。

吼!

天湮獸仰天咆哮,音波滾滾,那源氣洪流還未曾接近便是被音波所震碎。

不過,這種攻擊對於天湮獸而言無疑是一種挑釁,於是它發出暴怒的咆哮,赤紅眼瞳死死的盯着方鰲等人,龐大的身軀上,有着黑色狂暴的源氣如風暴般的肆虐開來。

它巨嘴一張,只見得黑色源氣噴吐而出,化為道道黑光捲向方鰲等人。

在它的認知中,對方都是一伙的,都得死!只是早死晚死的區別!

“蠢貨,不是我們打的你!”方鰲見狀,氣得吐血,這天湮獸雖說是六品源獸,擁有着不低的靈智,但終歸還是沒辦法跟人類相比。

“快避開!”

但罵歸罵,面對着天湮獸的攻擊,方鰲也不敢怠慢,急喝道。

一行人身形閃爍,迅速的躲避,如同蒼蠅一般在天空上亂飛。

而天湮獸見到攻擊落空,更為的憤怒,咆哮出聲,音波將附近的參天巨樹都是撕裂開來,旋即它龐大的身影暴射而出,殺氣騰騰的對着方鰲等人攻去。

方鰲等人急忙狼狽退避,他們不想跟天湮獸 交手,因為那樣只會為周元做嫁衣,但天湮獸卻是將他們當做與周元等人一伙,攻擊起來毫不留情,想要將他們撕碎。

他們想要抽空攻擊結界,但天湮獸的攻勢令得他們難以分神,就算偶爾攻擊過去的源氣,都會被悄無聲息的化解,那顯然是暗中的周元他們在出手,簡直陰險!

於是一時間,場面極其的混亂。

天湮獸追殺着方鰲等人,狂暴的源氣不斷的肆虐。

而在天湮獸的追擊下,方鰲等人極其的狼狽,好幾次甚至差點出現死傷。

如此好幾次後,方鰲也是滿肚子的怒火,最終咆哮出聲:“一起出手,先把這畜生宰了!”

若是再這樣躲下去,必然會被天湮獸找到機會,所以眼下的模樣,也只能先殺了天湮獸,再來跟周元算賬!

轟!

方鰲聲音落下,率先出手,只見得他雙手一合,銀色源氣爆發開來,宛如億萬銀針洪流,帶着極端鋒銳的氣息鋪天蓋地的對着天湮獸攻去。

而其他人也是紛紛出手,源氣洪流裹挾着強悍之力轟擊在天湮獸龐大的身軀上。

轟隆隆!

方鰲等人聯手,一時間倒是將那天湮獸轟得連連後退,身軀上面原本就存在的傷痕更是在此時崩裂,鮮血流淌。

吼!

不過劇痛也是令得天湮獸更為的凶暴,頂着對方一**的源氣轟擊,攻勢狂暴的撕去。

雙方戰成一團,動靜可謂是驚天動地,將那下方龐大的雨林不斷的摧毀。

而在一團雲霧之後,周元笑眯眯的望着下方的戰鬥,而身後的葉冰凌,蕭弘等人皆是一臉獃滯。

“這方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葉冰凌終於忍不住的道。

“當然是衝著我來的啊。”周元淡笑道。

葉冰凌一驚,意識到什麼,語氣頓時變得有些冰寒下來:“呂霄真的是膽大包天!”

竟然敢下黑手對付風閣的閣主,這膽子得大到什麼地步?

蕭弘等人也是面露怒色,雖說風閣搶占了火閣的利益,但那畢竟是正當競爭,但火閣這一手,可就半點不正當了,若是傳回去,必然會引發不小的震蕩。

“不過你竟然知道他們要對付你?”葉冰凌旋即有些驚奇,周元先前佈置源紋結界時,他們還有些奇怪,因為那並不是他嘴上所說的遮掩動靜的結界。

現在來看,這結界原來是周元挖的坑!

周元笑道:“得罪了人,哪能不小心一些?”

他當然不會說這是因為郗菁的提醒,那樣無疑會暴露兩人的關係,進而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葉冰凌點點頭,也沒多想,此時再望着下方便是解恨了許多,道:“那方鰲原本還以為能夠坐看我們與天湮獸相爭,他來當漁翁,結果沒想到現在卻被拉下了水...”

其他人也是忍不住的失笑,想必此時的方鰲等人心中必然是憋屈到了極點吧?

“不過這樣也好,這天湮獸傷勢比我們想的要輕,有方鰲他們打第一波,對於我們而言是好事。”蕭弘說道。

周元也是點點頭,他註視着下方的激戰,天湮獸的攻勢極其的凶悍,按照這種局勢下去,方鰲那邊很快就會出現死傷,開始減員。

不過周元半點都不同情,眼眸中滿是冰冷之意,因為他知道方鰲此次暗中跟來,也是心懷不軌甚至是抱着殺意。

如果這一次不是因為有郗菁師姐罩着,憑他這風閣的閣主,怎麼可能在天淵洞天內玩得過呂霄這種有天靈宗背景的?

而沒郗菁師姐的提醒,他這一次很有可能真的會被呂霄,方鰲算計。

等到時候他們跟天湮獸打得精疲力竭的時候,這方鰲笑眯眯的登場,想必那時他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既然對方下手都不再留情,那他自然沒興趣當什麼濫好人了。

所以這一次,這方鰲必須死!

就算天湮獸打不死他,周元都會打死他。

至於打死後有什麼後果,周元倒是不打算考慮,畢竟此次破壞規則是方鰲,不論周元如何的應對,他都占據着理字。

周元雙臂抱胸,眼神冷漠的望着下方面色鐵青指揮着眾人與天湮獸 交戰的方鰲,他知道,雖說今日出現的是方鰲,但以方鰲的腦子,恐怕想不出這種辦法,所以那幕後的人,必然是呂霄。

不過也罷,先將這呂霄的左膀右臂給斬除,以後自有機會將他一起給收拾了!

(今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