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伊秋水所說,約莫一個時辰後,她所通知的七人包括葉冰凌都匯聚於閣主樓。

周元跟他們碰了面,領頭的便是副閣主葉冰凌,還有着蕭弘,陸明月這些比較熟悉的統領,不過最後一人倒是讓得周元有些訝異,因為那是才進入風閣不久的商小靈。

商小靈個子有些嬌小,容顏也算是秀麗,不過在她那右側眉眼間有着一條傷痕,令得她多了一些肅殺之意,她寡言少語,但周元卻明白,一個女子能夠以散修的身份走到如今的地步,其間的經歷之凶險必然更甚男子。

“你可別小瞧人家,真要論起生死搏殺,蕭弘他們不一定就能拼得過商小靈。”見到周元的目光停留在商小靈身上,一旁的伊秋水連忙說道。

周元衝著商小靈笑了笑,他只是有點意外而已,並非是懷疑她的實力。

“具體找你們來的事,想必先前秋水也已經說過了,我打算接取一道獵殺天湮獸的任務,當然,是重傷的天湮獸。”周元轉過目光,對着眼前的七人笑着說道。

“不過就算是重傷的天湮獸,我一個人恐怕都挺難對付,所以需要你們幫忙。”

“當然任務有些危險,若是實在不願意去的話,我也並不會勉強。”

葉冰凌倒是一如既往的乾脆利落:“什麼時候動身?”

周元被她嗆了一下,想要說什麼,葉冰凌已是給了他一個白眼:“不要?攏?蠹壹熱換峁?矗?勻瘓兔皇裁匆餳乙煌分厴說奶熹問薅?眩?膊凰閌裁礎!?/p>

周元無奈的一笑,他當然知道事情不會真如葉冰凌所說那樣,重傷的天湮獸就不算什麼,畢竟就算是重傷的天陽境,那也高出了他們這些神府境一個大境界。

不過在知曉了眾人的意願後,周元還是有些欣慰,如今的他,也算是徹底的掌控了風閣,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掌控了人心。

雖說這種人心是因為他為所有風閣成員帶來了利益,但周元可不會過多的矯情,這天下間,利益本就是最為穩固的鎖鏈,在沒有真正的生死交情鋪墊下,平白的講一些什麼情誼,反而讓人膩歪。

“既然如此,矯情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此次任務,不論最終成敗,往後大家修煉所用的高品質風母紋,我都包了。”周元笑道。

此言一齣,眼前的七人頓時露出驚喜之色,就連葉冰凌美眸都是亮了起來。

那素來沉默寡言的商小靈,更是輕輕的咽了一口口水,她以往一人散修,為了一丁點的修煉資源就能夠付出生命去與人搏殺,周元這種大手筆,她哪裡能見過。

而且最關鍵是高品質的風母紋外面根本買不到,只有周元這裡有。

“嘿嘿,閣主這手筆若是傳出去,那些沒參與此次任務的家伙,恐怕要後悔得捶地!”蕭弘喜滋滋的道。

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附和,個個面上帶笑。

周元見到大家滿意,也是笑了笑,道:“既然都沒意見,那麼就先回去準備一下,三日之後,我們就動身。”

留下三日的空閑,是因為他也要為獵殺天湮獸做一些必要的準備。

“是!”

七人聞言,皆是應是。

...

三日時間,迅速而至。

待得第三日周元與葉冰凌,蕭弘,商小靈他們匯合後,一行人便是直接離開風島而去。

而就在周元他們離開後不久。

火島,閣主樓。

呂霄面無表情的坐於上方,下方便是方鰲,朱煉等火閣的副閣主。

“老大,突然將我們找來是有事?”方鰲大咧咧的問道。

呂霄淡笑一聲,道:“之前你不是不爽那周元很久了嗎?現在機會不就來了嗎?”

方鰲眼中頓時有着凶光閃過,大喜過望的道:“什麼機會?”

呂霄屈指一彈,將身旁的一張任務單彈射而出,道:“我得來的消息,那周元帶着葉冰凌等人離開了天淵洞天,他們的目標,是去獵殺一頭重傷的天湮獸。”

他們天靈宗手眼遍佈天淵洞天,就算在那接取任務處,也有他們的人,所以他要知道周元的動向其實並不難。

方鰲接過任務單,迅速的掃了兩眼,有些訝異的道:“這小子還真是狗膽包天啊,連天湮獸的主意都敢打?他想乾什麼?”

“他想乾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給了我們一個最好的機會。”

呂霄手指輕輕的敲打着桌面,淡淡的道:“在天淵洞天內,我們不敢動他,可若是離開了此處...天淵域內本就暗藏危機,他們又是去獵殺天湮獸,說不定就死在了天湮獸嘴中呢?”

方鰲心領神會,獰笑道:“老大的意思,是在他們任務中截殺他們?”

呂霄輕輕點頭,道:“最好抓活的,朱煉有辦法窺視一絲記憶,到時候說不定可以找到他煉製四母紋的核心之物。”

方鰲裂開嘴,露出森森白牙,他的眼中滿是戾氣,道:“那好,我打斷他雙手雙腿,再丟給朱煉去炮製。”

“那個小子,我早就想弄死他了!”

呂霄輕輕點頭。

雖說這樣對付風閣的閣主有些不合規矩,不過如今的天淵域,他們天靈宗如日中天,只要到時候處理乾凈,想必也惹不出太大的麻煩,一個風閣閣主,在這天淵洞天,真要說起來,其實也算不得什麼。

原本呂霄是不打算使用這種局外辦法的,但四母紋對於他們火閣的打擊實在太大,長遠來看,甚至會摧毀他們火閣的底蘊,所以,呂霄已經是有些等不及四個月後了。

眼下周元愚蠢的給了他一個這麼好的機會,那他自然也就不必再客氣了。

呂霄道:“原本我是打算親自前去的,但我身為火閣閣主,還是有些引人註目,所以我必須留在火閣吸引視線。”

“一個風閣閣主,哪需要老大你親自出手。”

方鰲渾不在意,他冷笑道:“我這次正好讓那小子明白,不是什麼野狗野貓,都有資格在我們火閣面前蹦?的!”

呂霄見狀,告誡道:“莫要大意,那小子以神府境中期的實力就能夠打敗陳北風,也有幾分邪門。”

方鰲微微撇嘴,但還是點點頭。

呂霄瞧得他這幅模樣,也是有些無奈,不過想想方鰲的實力,也就沒有再多說,因為在他看來,如今的四閣中,除開他,韓淵,木柳這三位閣主外,方鰲的實力,恐怕當算是三人之下的第一人。

那被周元所打敗的陳北風,在方鰲面前更是算不得什麼。

“去招集人手吧。”他揮了揮手,道。

方鰲點點頭,迫不及待的轉身而去,眼中的凶光,滲人至極。

呂霄望着方鰲,朱煉離去的身影,也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他雙目微眯的望着遠處,淡淡的道:“周元啊周元,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別怪我了。”

“你放心,待我得到四母紋的煉製之法後,定會將它好好流傳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