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湮獸?”

閣主樓中,伊秋水美眸望着火急火燎出現在面前的周元,微微沉吟道:“這我倒是聽過,那是一種極為強大的源獸,頂級的天湮獸,位列七品。”

“七品?”

周元面色微變,七品源獸那可是相當於人類的源嬰境了!

“當然那是天湮獸中頂級的存在,正常的天湮獸還是處於六品層次。”伊秋水說道。

“六品也算是天陽境的實力了。”周元眉頭緊皺,就算如今他底牌眾多,但如果面對着天陽境實力的對手,他依舊只能逃竄,毫無正面對抗之力。

“天淵洞天中,可有天湮獸心出售?”他又問道。

“天湮獸心?”伊秋水秀眉微蹙,道:“天湮獸本就較為稀少,如果你是要天湮獸的獸魂晶,天淵洞天中未必沒有,可獸心那東西,說實在的,價值不如獸魂晶,所以反而極少有人售賣。”

周元有些失望,天元筆已經表達得清清楚楚,它需要的是天湮獸心,而不是天湮獸的魂晶。

這種結果讓得周元有點煩悶,活的天湮獸就算只是六品,眼下他也打不過,但想要收購天湮獸心,卻是毫無蹤跡,這可怎麼辦?

周元在一旁坐下來,搖頭嘆氣,難道天元筆第六紋的覺醒,還得繼續拖下去嗎?

伊秋水瞧得周元那副模樣,也是有點無奈,只能咬着紅唇幫他想着辦法。

想了半晌,伊秋水神色忽的微動,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於是她招來了門口的一位風閣守衛,吩咐了一聲,後者便是迅速而去。

“你想到什麼辦法了嗎?”周元見狀,頓時打起精神的問道。

伊秋水給了他一個美好的白眼,道:“我的閣主大人,你就先在一旁待着吧,等我確定後再告訴你。”

周元笑了一聲,這種有人使喚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

兩人等了一會,那名守衛便是迅速歸來,同時手中還抱了一大疊的紙單。

伊秋水抱着厚厚的紙單,回到位子上,開始仔細的翻看。

窗外有陽光照耀進來,落在她的身上,烏黑長髮齊至細細的腰肢,鼓鼓的酥胸,那光潔如玉的鵝蛋臉頰上,顯得有種讓人心醉的溫柔。

周元只是瞥了一眼,便是趕緊收回目光,心中默念夭夭一百遍。

而當周元將一杯茶盡數喝光的時候,伊秋水終於是輕輕伸了一個懶腰,腰線畢露,她的臉頰上帶着一絲淺笑,站起身來,纖細玉指拎着一張紙,然後走過來放在周元身旁。

“找到了。”她笑吟吟的道。

周元連忙接過,目光一掃,發現這竟然是一張天淵域洞天發佈的任務單,而這任務的名字,就叫做獵殺天湮獸。

他粗略一掃,似乎是天淵域西南區域有天湮獸出現的蹤跡,威脅城池,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活的天湮獸啊?”周元眼露失望。

活的他打不過啊!

“看東西看仔細好嗎?”伊秋水沒好氣的道,扯過任務單,修長的玉指指着某處,重重的點了點:“重傷的天湮獸!”

“這頭天湮獸據說是從小邙州逃竄過去的,之前小邙州的州主與它大戰一場,將其重創,不過天湮獸生命力極為的頑強,直接逃竄出了小邙州,潛入雨州,而雨州是一座小洲,在天淵域數百州中排名居末,根本就沒有實力絞殺這天湮獸,所以就只能將此事上報了。”

“重傷的天湮獸?”

周元神色這才一動,旋即遲疑的道:“可就算是重傷的天湮獸,恐怕也不是神府境能夠對付的吧?”

伊秋水道:“看見這裡的印章了嗎?黑色的神府章,這也就代表這種任務,屬於神府境的範疇。”

“而在天淵域內,任務分為綠,紅,黑三個等級,這裡是黑色印章,自然就說明這算是神府境中最高級別的任務了,難度肯定是有的。”

“這任務,尋常幾個神府境後期,恐怕都不一定吃得下。”

她明眸盯着周元,緩緩的道:“但如果你真是想要在短時間內得到天湮獸心的話,它恐怕是唯一的途徑了。”

周元輕輕點頭,微微沉吟,最終他還是露出果決之色,道:“不管有多難,我得去試試。”

“你這笨蛋不會打算單槍匹馬的去吧?”

伊秋水雙臂抱胸,擠壓着本就飽滿的胸前更為的雄偉,她輕笑一聲,道:“雖說你的實力的確很厲害,不過可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一個人可吃不下它。”

周元愣了愣,道:“你的意思是找幫手?”

伊秋水螓首微點,道:“周元,你現在可不再是當初剛落到小玄州的孤家寡人了,你是風閣的閣主!”

“我們風閣雖說如今有些沒落,但數十位神府境後期的強者還是湊得出來的,當然,人多反而麻煩,所以需要貴精不貴多。”

她隨手抽出一張紙,上面有着娟秀的字體,顯然是她先前所寫,上面有着數個名字。

“我知道您老人家平日里修煉,根本就不管風閣的事,恐怕連人都認不全,所以人我已經幫你挑選好了。”

“這上麵包括葉師姐在內,一共有七人,算是我們風閣神府境中最強的,你將他們帶去,應該能夠讓你輕鬆不少,另外先前的時候我已經順便讓人去找他們了,想必他們很快就會來到樓主閣。”

她微微偏着頭,長髮垂落在臉頰側邊,輕笑道:“雖說因為私人的任務,耽擱大家的修煉時間有點說不過去,但以你如今在風閣的威望,他們肯定沒人會有意見的。”

“當然,若是成功後,閣主大人能夠賞賜大家一些高品質的風母紋,想必大家會更加動力滿滿的。”

周元望着侃侃而談,微笑從容的伊秋水,眼睛有點發直。

伊秋水被他看得俏臉微紅,伸出手摸摸臉頰,嗔道:“幹嘛這樣看着我?”

周元感嘆道:“秋水,我這一來到天淵域就遇見你,可真是我的幸運啊。”

周元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內務大總管,他這邊還只是一個念頭,而伊秋水已經幫他將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管帶人出發。

那種感覺,真的是有一種無法言語的酣暢爽快。

他甚至有點無法想象,如果這風閣沒了伊秋水,所有東西讓他來處理的話,他該怎麼辦?恐怕是當場爆炸。

現在完全離不開伊秋水了啊。

如果不是他心中有了夭夭,說不定...咳咳,算了算了,不要有這種危險的想法,說不定會死人的。

周元腦海中划過夭夭那清冷如月宮仙子般的容顏,一對漫不經心如幽泉的眼眸似是能夠看穿他的內心所想,於是他微微的打了一個寒顫,然後心中默念一千遍,夭夭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