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周元聲落的那一瞬,天地間有嘹亮的劍吟聲響徹而起,空氣中有着鋒利冷冽的氣息流淌。

周圍的湖面上,更是不斷的出現一道道細微的痕跡,那是被泄露的絲絲劍氣所撕裂。

此時此刻周元再催動的盪魔劍丸術,比起先前,無疑是有了極強的增幅。

周元面無波瀾,雙目卻是宛如劍鋒般的凌冽,他沒有半句廢話,手掌一抬,掌心間的劍丸頓時暴射而出,撕裂了虛空。

磅礴的劍氣瘋狂的凝聚,直接是在劍丸外化為了一柄數百丈左右的劍光,那一抹劍光,散髮着滔天的寒氣,這一劍,看得不少神府境後期的強者都是面色忍不住的一變。

嗡嗡!

劍光斬破虛空,直接鎖定陳北風。

而陳北風的面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極其的凝重,他雙手結印,頓時磅礴源氣涌動,直接是在前方的虛空中凝煉出數道巨大的深黃色風刃。

咻咻!

風刃呼嘯而出,與那劍光碰撞。

咔嚓!

然而這一次,劍光過處,數道深黃色風刃直接是瞬間蹦碎,化為無數光點。

陳北風的面色忍不住微變,先前他一道風刃就能夠擋住周元的劍丸,可這一次,數道齊發,竟然卻是照面就毀,可見此時周元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陳北風身形暴退,雙手合攏, 暴吼出聲:“上品天源術,龍魔鑽!”

嗚嗚!

深黃色的狂風呼嘯而出,宛如張牙舞爪的風龍,尖端瘋狂旋轉,釋放着恐怖的破壞之力。

顯然,面對着此時的周元,陳北風再不敢托大,也是施展出了他的拿手殺招,而先前的葉冰凌,便是敗在他這一招之上。

巨大的劍光斬落而下,而那風鑽也是宛如龍卷風一般的直迎而上,最終兩者凶悍無匹的撞擊在一起。

轟!

撞擊的瞬間,有着驚天之聲響徹,再然後那衝擊波便是如風暴般的肆虐開來。

轟轟!

湖面之上,直接是掀起千丈巨浪,巨浪瘋狂的掃蕩開來,不過好在四周石柱上有着不少的強者,紛紛出手,將那席卷而來的巨浪壓制下去。

有着巨浪衝上天際爆炸開來,最後化為暴雨傾瀉下來。

不過無數道視線皆是屏蔽了雨水,緊緊的鎖定着場中的兩道身影。

那裡,狂暴的風鑽已被劍光所劈碎,殘餘的劍光劈向陳北風,但卻被其周身三道神府光環抵擋了下來。

陳北風將劍丸彈射而回,身形在虛空滑退,面色卻是變得有些陰沉,因為先前那般對碰,他竟然落在了下風...

如果不是龍魔鑽將劍丸的力量消耗大半,恐怕那一劍下來,他周身三道神府光環都將會被劈碎。

周元這一千四百萬的源氣底蘊,硬拼起來,竟然比他這一千五百萬底蘊還要更凶悍!

“這混蛋的源氣,莫非是八品?”陳北風眼神變幻,他的迷神黃風氣,乃是七品層次,但卻屢屢被對方所壓制,顯然周元的源氣品質比他更高!

“這就受不住了?”

周元抬頭,目光冷冽如刀鋒般的鎖定陳北風,語氣淡淡。

陳北風嘴角微微抽搐,被周元如此壓制,實在是讓得他顏面無光,因為在此之前,他可並沒有真的將周元當做過對手,因為他覺得後者並沒有這個資格...

周元神色淡漠,他的眉心有着璀璨神光綻放。

他腳掌猛然一踏。

砰!砰!

石板不斷的崩裂,化為無數碎片衝天而起。

“魂炎!”

無形的火炎成形,覆蓋在那些碎片之上,下一刻,無數碎片直接是撕裂空氣,鋪天蓋地的對着陳北風呼嘯而去。

“魂炎?!”

而周元這手落在旁人的眼中,頓時惹來驚呼之聲,能夠凝煉出魂炎,那就是說周元的神府境界踏入了化境!

陳北風瞳孔微縮,他預料過周元神魂境界不弱,但卻依舊沒想過,周元踏入了化境!

而化境神魂比起實境,無疑是一種質變,最為直觀的,便是魂炎的成形。

一旦被此火沾染,便可直接灼燒神魂,可謂是痛不欲生。

所以陳北風自然不敢讓那些沾染着魂炎的碎片擊中身軀,所以急忙暴退,與此同時,磅礴源氣呼嘯而出,凝聚成鋪天蓋地的風刃,將那些沾染着魂炎的碎片盡數的抵擋下來。

砰!砰!

虛空中,不斷的發出爆裂聲響。

不過,就在陳北風抵禦着那些魂炎時,卻是猛的發現周元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不好!”他心頭猛的一驚。

“玄聖體!”

不過,就在他暗叫糟糕的瞬間,一道低沉的聲音,直接是自他的身後響起,陳北風眼角一轉,便是見到周元出現在了後方,此時他的皮膚有玉光綻放,骨骼璀璨如銀,體內血液如洪流運轉。

身軀膨脹,宛如小巨人一般,腳下的石板盡數的爆碎。

而且,在周元的身軀上,竟然還有着無形的魂炎燃燒升騰起來。

氣勢滔天,宛如凶獸撲食。

陳北風渾身的汗毛都是倒豎了起來。

轟!轟!

而此時的周元,眼神冰冷,無數拳影,已是震蕩着虛空,鋪天蓋地的對着陳北風籠罩而去,宛如一頭凶暴巨獸。

陳北風頭皮發炸,體內的源氣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在其周身形成了無數重防禦。

轟隆隆!

源氣衝擊波不斷的爆發,周元的攻勢直接是將陳北風那些源氣防禦摧枯拉朽般的撕裂,儘管後者瘋狂的防禦,但依舊是有着一些拳影落在了其身軀上。

那些拳影力重如山,而且最可怕的是上面燃燒着魂炎,所以每一次落到陳北風的身軀上,既然只是搽上了絲毫,都是給陳北風帶來了無法形容的劇痛,一張面龐都是變得扭曲可怖起來。

噗嗤!噗嗤!

源氣爆炸間,一口口鮮血不斷的從陳北風的嘴中噴出來。

砰!

當最後一道拳影落在陳北風身上時,虛空炸裂,他的身軀如同滾地的葫蘆一般搽着地面倒飛了出去,將那廣場上撕裂出一道深深的痕跡。

煙塵將他的身軀直接掩蓋。

而直到此時,廣場四周的許多人方纔從周元這狂暴如凶獸般的攻勢中清醒過來,當即爆發出滔天的嘩然聲。

誰都沒想到,周元的爆發如此凶悍,先前幾乎是將陳北風打成了麻瓜!

林閣處,那蔣蠻張大了嘴巴,道:“沒想到這位周元副閣主看上去斯斯文文,動起手來卻是這麼凶殘。”

“竟然還有魂炎...這得多痛啊,陳北風這次怕是連站都站不起來了。”木青煙也是感嘆道,如果要說有什麼東西打到身上最讓人痛不欲生的話,魂炎絕對算是其中之一。

一旁的木柳,手掌摸着下巴,卻是眉頭微皺的望着那被煙塵籠罩的陳北風,喃喃道:“那陳北風有點不對啊...”

火閣那邊,韓淵也是輕輕撇嘴,對着呂霄道:“看來你們的算盤要落空了,陳北風打不贏那周元了。”

呂霄面色平淡,道:“那倒也未必。”

“我們的準備遠比你想的更充分。”

“哦?”

韓淵眉頭微挑,眼神也是有些驚疑的望着場中。

...

周元緩緩的鬆開手掌,他望着遠處那散開的煙塵,神色平靜,並沒有多少的喜色,反而眼中掠過一絲疑色。

因為在先前打中陳北風的時候,他感覺到一絲異樣。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保護着陳北風。

沙沙。

而就在此時,他忽然聽見了煙塵中有着什麼細微的聲響,當即袖袍一揮,源氣帶起狂風便是將那煙塵盡數的捲走。

其中的景象,也是顯露出來。

於是廣場周圍,有着諸多的驚呼聲響起。

周元的雙目也是在此時虛眯起來。

只見得在那遠處的廣場上,陳北風單膝跪地,他的身軀上滿是鮮血,急促的喘着氣,而此時,他身體上的傷痕中,有着什麼東西在從血肉中鑽出來...

那似乎是一種呈現血紅色的砂子。

風閣處,葉冰凌,伊秋水她們望着這一幕,俏臉頓時猛的一變,駭然失聲。

“那是...赤魔蟲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