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磅礴浩瀚的源氣宛如風暴一般自陳北風體內爆發出來,四周的湖面都是被掀起驚濤駭浪。

那一千五百萬源氣星辰底蘊,引來了諸多震驚的視線。

誰都沒想到陳北風隱藏得這麼深,甚至連火閣中,除了呂霄神色平淡外,其餘的副閣主也是一臉的驚異。

“陳北風的風靈紋竟然達到了八成完成度?”王塵率先失聲道,要知道,八成的完成度,在他們火閣都算是屈指可數,即便是他,如今也不過才堪堪達到這種程度。

以往的他,在面對着陳北風時,還稍微有些低看,然而如今他才明白,如果後者毫不保留的話,他還不一定就比得過。

其他兩閣中,同樣是在此時傳出了諸多的驚嘩聲,可見陳北風此時暴露的實力有多麼的震撼人心。

林閣那邊,那名為蔣蠻的魁梧男子重新從湖泊中爬了回來,捂着嘴巴嗡鳴的道:“這陳北風藏得也太深了。”

木青煙清美的臉頰上也是有些凝重,輕嘆道:“葉冰凌要輸了。”

木柳聳聳肩,道:“我先前就說過了,今日風閣能與陳北風相爭的,恐怕只有那個扮豬吃老虎的家伙。”

木青煙聞言,依舊是有些懷疑的看了周元所在的方向一眼,若是其他人這麼說,她真是半點都不信,可木柳這家伙的感知素來敏銳,所以她也只能半信半疑。

在那全場位置最高處,郗菁臉頰無波的盯着這一幕,淡淡的道:“一個神府境後期,竟然有本事將平日里修煉而來的源痕封印在體內,而且封印手法如此的完美,真是有意思。”

玄鯤宗主雙目虛眯,似是假寐,宛如沒有聽見郗菁所說一般。

郗菁喃喃自語道:“看來還真是有必要取消這場閣主之爭。”

玄鯤宗主這才睜開眼睛,笑道:“郗菁元老還是稍微年輕了一些啊,若是你能認真一些的話,那種程度的封印怕是無法逃過你眼睛的。”

“不過事已至此,取消是不能取消的,不然的話,太不符合規矩了。”

郗菁冷冷的掃了這老家伙一眼,道:“你高興得也早了一些。”

玄鯤宗主笑笑,沒有再說,而是繼續雙目虛眯保持着假寐,眼前的局面,陳北風勝勢已定了。

嗡嗡!

“龍魔鑽!”

陳北風望着那從天而降的白玉巨掌,猛的狠狠的吸了一口氣,頓時天地間磅礴源氣順着其鼻息涌入,只見得他的身軀都是在此時膨脹起來,最後他嘴巴猛然張開。

嗚嗚!

深黃色的風從其嘴中噴吐而出,黃風宛如一頭黃龍咆哮,張牙舞爪,瘋狂的旋轉,尖端似巨大的鑽頭,連虛空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

黃龍風鑽呼嘯而出,直接是與那鎮壓而下的白玉巨掌硬碰。

吱吱!

兩者碰撞,頓時發出了刺耳的聲音,碰撞處的虛空都是在不斷的被震裂。

不過那種對碰僅僅堅持了十數息,只見得白玉巨掌上便是崩裂出道道的裂痕。

葉冰凌俏臉劇變。

轟!

然而還不待她加註源氣,那風鑽已是爆發出了恐怖的威能,竟是生生的將白玉光掌洞穿,撕裂...

吼!

風鑽中似有龍嘯傳出,尖端扭動間,破碎虛空,快若奔雷般的出現在了葉冰凌的前方。

葉冰凌銀牙一咬,飛速後退。

陳北風見狀,臉龐上卻是掀起一抹譏諷之意,印法一變,風鑽速度暴增,最後如一頭狂暴風龍,重重的轟在了葉冰凌嬌軀之上,狂暴的源氣直接是在天空上形成了肉眼可見的衝擊波。

噗嗤!

身軀遭受重擊,葉冰凌紅唇間頓時有着一口鮮血噴出,周身源氣波動迅速的萎靡下來,嬌軀從天空急速的墜落而下。

此時此刻,勝負已分。

湖泊周圍,也是有着無數的惋惜聲音傳出來。

一道金色源氣將急速墜落的葉冰凌接住,然後捲回了風閣眾人所在之地。

“葉師姐,你沒事吧?”伊秋水迅速的上前接住,有些擔憂的問道。

葉冰凌俏臉慘白,眼眸中的冷冽早已散去,眼神有些恍惚,顯然還沒有從被陳北風打敗的現實中清醒過來。

“葉師姐,輸就輸了,沒事的。”伊秋水安慰道。

葉冰凌眼眶漸漸的變紅,她低着頭,聲音嘶啞的道:“讓大家失望了,是我本事太差了。”

她為此也是準備了許久,努力了許久,沒想到卻是這種結果。

周圍眾人一片沉默,氣氛顯得極其的壓抑,葉冰凌都輸了,這還如何去跟陳北風競爭閣主之位?

湖泊中央,陳北風腳踏源氣,立於廣場上方,他眼神譏誚的望着這邊,淡淡的道:“如果葉副閣主沒有再戰之力,那便認輸吧。”

葉冰凌銀牙緊咬,推開伊秋水,道:“我還沒輸,我還能再戰!”

她的神情,充滿着不願服輸的倔強,因為她知道一旦陳北風成為了風閣閣主,將會有多麼嚴重的後果。

她勉強上前兩步,然後體內的傷勢直接是令得她唇角有着一絲血跡浮現出來,周身源氣也是極端萎靡。

不過,就在此時,一隻手掌從後方握住了葉冰凌柔嫩的肩,將她強行的停了下來。

葉冰凌微微掙扎一下,卻是無法擺脫,只能轉頭,然後便是見到周元笑盈盈的站在她身後。

“葉師姐,你的任務是測試他的底牌,現在來看,已經完成得很圓滿了。”周元笑道。

葉冰凌貝齒咬着嘴唇。

“而且葉師姐,你名氣已經不小了,如今這個場面,還是讓我也露露面,賺個幾分名氣吧?”

葉冰凌聞言,有些好氣又好笑,這家伙當這裡是戲臺子嗎?如果實力不足的話,上去簡直就是自討苦吃啊!哪裡還能賺什麼名氣?

周圍的眾人,也是有些疑慮的看着周元,他們算是聽了出來,周元這是想要上場了。

可連葉冰凌都打不過此時的陳北風,周元這神府境中期上去能有什麼用?

不過被周元這麼一陣插科打諢,葉冰凌心中的難過也是稍退了一下,她美目盯着周元,最終嘆了一聲,道:“如果打不過就不要勉強,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陳北風就算是成為了閣主,也頂多只是有些優勢而已。”

周元笑着點點頭,然後邁開步伐,越過了葉冰凌。

於是天地間有着無數驚疑的目光投射而來,匯聚在了周元身上。

而廣場上空,陳北風見到這一幕,也是輕笑出聲,然後玩味的道:“哦?周元,你這是打算臨危受命,想要上演一場力輓狂瀾的精彩好戲嗎?”

旋即他笑容收斂,眼神漸漸的變得冷厲起來。

“不過可惜...這場戲,還得問問我同不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