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陳北風那厲喝聲如驚雷響起的瞬間,磅礴源氣洪流直接是自虛空鎮壓而下,洪流過處,虛空界是不斷的震顫,一股驚人的壓迫之力籠罩開來。

周圍圍觀的諸多人影面色皆是一變,趕緊後退,不敢被牽扯進去。

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陳北風的怒意,後者這般出手也是極為的凌厲,顯然是打算狠狠的教訓一下周元,畢竟整個四閣的人誰不知曉林錚,吳刀是他的人,而周元卻是敢大庭廣眾下剝奪他們統領的職位,簡直是一點都不將他陳北風放在眼中!

周元同樣是感覺到那籠罩而來的驚人源氣,當即雙目微眯,這陳北風,還真是霸道啊。

不過,想要憑此就將他震懾住,恐怕只能說他陳北風還沒這個能耐!

周元眼中有着冷冽之色涌現,既然這陳北風選擇以武力鎮壓,那麼他也就沒必要跟他有什麼客氣的了。

他掌心一旋,劍丸凝現而出。

嗡!

滔天劍氣涌動,下一瞬,覆蓋着蛟鱗,燃燒着魂炎的劍光,在周元神府之內一千一百萬源氣星辰的灌註下,直接是化為一道巨大青光劍影暴射而出,然後在那眾多目光的註視下,與那呼嘯而來的源氣洪流凶悍對撞。

轟隆!

撞擊的那一瞬,頓時有着狂暴無匹的源氣衝擊波爆發開來。

周圍不少人影皆是被震得倒射而退。

衝擊波肆虐間,兩者皆是同時湮滅。

青光劍影倒飛而回,化為劍丸被周元收走,不過那傳遞而來的強悍力量,也是讓得周元身軀微微一震,步伐退後了數步。

他的目光微閃,這初步的接觸,他便是察覺到了那陳北風的厲害,難怪能夠成為風閣閣主最有利的競爭人選。

唰!

半空中,一道身影閃現而出,正是陳北風,此時的他眼神有些驚疑不定的盯着周元,他先前含怒出手,原本是打算以雷霆手段將周元打傷,震懾場面,可他怎麼都沒想到,周元竟然將他那含怒一擊給化解了,而所付出的代價,只是退後了數步而已,這跟他的預料顯然完全不一樣。

而從他昨日對周元的感應來看,周元應該是不太能毫髮無損的接下他這一道攻勢的。

陳北風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便是不再多想,不管周元表現得如何,他今日都不可能會讓得後者將林錚,吳刀的職位解除。

要知道,整個風閣如今也就八位統領,其中有四位統領是他的人,這是他努力了許久的成果,若是一下子讓周元解除了三位,對於他而言簡直就是重大損失。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會傷及他的顏面。

“周元副統領,雖然金騰昨日挑釁你讓你很不愉快,但你也莫要私自報複,徒惹人笑話,你將他們都放開吧,此事我可既往不咎。”陳北風淡淡的看了周元一眼,道。

他的語氣平淡,但卻有着一絲習慣性的指使之意。

想必這些年在風閣中,根本無人能夠忤逆他的意思。

周元眼皮一抬,道:“陳北風副統領,我先前所說的話你難道沒有聽清楚嗎?這三人竟敢在風域內偷襲於我,以下犯上,你當我風閣的規矩是你定的嗎?”

他的言語平靜,但卻強硬得跟石頭一樣。

這讓得周圍不少人都是微微嘩然,特別是風閣的一些成員,都是忍不住的睜大眼睛,想來這些年從未見過風閣內有人敢這麼對陳北風說話,甚至就算是同為副閣主的葉冰凌,在與陳北風的屢屢交鋒中,都是有些落入下風。

周元的態度,同樣也是令得陳北風眼神一寒,旋即他陰沉的道:“胡說八道,他們三人好端端的怎麼會去偷襲你,不要以為你是新來的副閣主,就能夠隨意的污衊他人!”

“我也懷疑他們的動機,感覺像是有人指使。”周元冷笑一聲,眼有深意的看向陳北風。

陳北風眼神愈發的冰寒,冷道:“一派胡言。”

旋即他一步踏出,磅礴的源氣自他體內爆發出來,在其身後形成了三輪九彩光環,他冷冰冰的道:“若是周元副閣主真要執意給他們三人亂扣帽子的話,那本副閣主可不會坐視不管。”

他這般模樣,竟然是打斷要強行搶人了。

“哼,陳北風副閣主,你倒是好大的威風!”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冷徹的清脆聲音忽的響起,諸多目光看去,然後便是見到三道身影自那風塔入口處走了出來,領先一人正是葉冰凌,在其身後還有着柳之玄與伊秋水兩人。

“什麼時候你陳北風的話,能夠凌駕於風閣的規矩了?你以為你現在是風閣的閣主嗎?”葉冰凌好聽的聲音,卻是瀰漫著寒氣。

陳北風瞧得葉冰凌現身,眉頭皺得更緊,道:“這隻不過是他的一面之詞!”

葉冰凌看了一眼身後的柳之玄,他走了出來,道:“周元副閣主所說完全屬實,因為他們在未能找到周元副閣主時,對我出手了,想要從我這裡知道他的位置,如果最後不是周元副閣主趕來的話,我想我應該是被他們扭斷了雙臂。”

周圍的人群傳出一些嘩然聲。

陳北風眼皮抽搐了一下,他沒想到金騰這三個蠢貨竟然還會搞出來一個人證!

“這柳之玄與周元關係頗近,他的話不足以全信。”陳北風死咬着不鬆口,此時就算是狡辯,也絕對不能承認。

葉冰凌見到他還在嘴硬,不由得柳眉微豎。

“呵呵...真是好熱鬧啊。”

不過就在葉冰凌剛欲說話時,又是一道笑聲摻和了進來,只見得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陳北風的身旁,那是一名身穿赤袍,面帶輕挑笑容的青年。

而此人一現身,倒是引來了一些驚呼聲。

“火閣副閣主,王塵?”葉冰凌瞧得此人,也是一怔。

那名為王塵的青年,笑吟吟的擺了擺手,道:“葉副閣主,好久不見呢。”

他的目光掃了掃周元,然後道:“今日之事,無非只是一個誤會罷了,沒必要鬧得這麼僵,畢竟傳出去對你們風閣也是不太好,所以要不就由我來當個和事老,這位周元副閣主將人給放了,讓他們給你道個歉,此事不就圓滿解決了嗎?”

周元面色平淡的盯着這位火閣的副閣主,從他出面那一刻起,周元就明白今日這些事情的源頭了。

恐怕還是跟天靈宗赤火府那邊有關係。

而火閣又是盡數在天靈宗的掌控下,說不定今日之事,都是這位看上去人畜無害的王塵在暗中推動,當然,那最後,必然跟赤火府脫不了干係,那些人顯然並沒有因為他進入了風閣就選擇善罷甘休。

葉冰凌秀眉緊蹙,顯然也是沒想到這王塵突然間竄了出來,此人乃是火閣的副閣主,在四閣之中有着不小的名氣。

陳北風面色變緩,道:“既然有王塵兄當和事佬,那我自然不能過多追究...”

不過,他的話尚還未完全落下, 周元便是面無表情的將其打斷,道:“一切還是按照規矩來吧,風閣之事,哪有外人插手的道理,我雖然剛進風閣,卻也是知曉規矩,如今閣主之位空懸,如果一些懲處有爭議的話,可由副閣主共同表決。”

“所以眼下,我建議解除金騰三人的統領職位。”

陳北風的面龐一僵。

而那王塵臉龐上的笑容也是微滯了一下,然後他笑眯眯的盯着周元,道:“這位周元副閣主就這麼不給我面子嗎?”

“如果王塵副閣主對我的做法有異議,可上報五位執掌元老。”周元認真的道。

王塵雙目微眯,笑着指了指周元,只是那眼眸深處,似是有着森冷與怒火在涌動,他顯然沒想到,一個風閣新來的副閣主,竟然敢當眾駁他的臉面。

周元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將目光看向葉冰凌,只要後者支持他的話,那麼這般處置就能夠生效。

葉冰凌同樣沒想到周元如此的強硬,不過她也並沒有過多的猶豫,畢竟她與陳北風之間的關係本就極為的惡劣,而今日之事,也完全是陳北風他們咎由自取,於是,她也是螓首微點,道:“我支持。”

陳北風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周元抬頭,眼神不起波瀾的盯着他們兩人,聲音傳開。

“三位副閣主,兩位贊同...”

“那麼即刻起,懲處生效,解除金騰,林錚,吳刀三人統領之位,同時一年時間,不得進入風域修煉,如有再犯,逐出風閣。”

當周元聲音響起時,周圍諸多風閣成員皆是面色微變,再度看向周元的目光時,已是充斥了敬畏,此時此刻,他們方纔明白,這個看上去溫和的新任副閣主,似乎動怒起來,也是有雷霆之威。

“好,好!”

陳北風最終只能發出陰沉的好字,然後袖袍一揮,源氣捲起面色慘白的金騰三人,直接轉身離去。

王塵也是眼神冷漠的看了周元一眼,慢條斯理的道:“周元副閣主真是好大的脾氣,不過在此我還是要奉告一聲,你這脾氣若是不改改的話,在這四閣中,恐怕是要吃大虧的。”

他言有深意,旋即一聲冷笑,轉身踏空而去。

周圍眾多圍觀的人望着這一幕,皆是暗暗咂舌,這位新來的風閣副閣主,脾氣還真是又強硬又剛烈,只不過如此一來不僅得罪了陳北風,還得罪了火閣的王塵,還真不知道是魯莽還是自有盤算?

不過不管如何,此事之後,想必其名聲是真的要傳遍四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