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淵洞天,天淵殿。

莊嚴巍峨的金色巨殿矗立於天淵洞天的最高處,俯覽而下,可見一座座浮空島嶼如絢麗光點般的點綴於龐大的洞天之內,風光無限。

而此處的防衛,尤為的森嚴。

即便周元一行人有着伊閻的帶領,依舊是經過了重重盤查,最終方纔來到了一座金殿外。

殿前,伊閻整了整衣衫,原本輕鬆的面龐都是變得鄭重了許多,低聲道:“這裡就是郗菁大人處理事務的地方。”

“隨我來。”

他說了一聲,便是帶着一行人踏入金殿。

金殿之內,滿地青石鋪就,寬敞簡單,莊嚴中散髮着磅礴大氣。

在進入其中時,周元就察覺到一道道隱晦目光如鷹般的自暗中投射到身上,宛如是要將其洞穿一般,顯然是暗中的守衛。

在大殿的盡頭石階上,有着青色玉石所鑄的案牘,其後有一道身影埋頭於其上,似是在翻閱一些材料。

感應到來人,那道人影也是抬起頭,旋即有着聲音響起:“伊閻長老到了麽。”

那聲音極為的清澈,悅耳之餘卻並不顯得絲毫柔弱,透着一股幹練。

“郗菁大人。”伊閻恭聲道。

周元也是心中微動,目光抬起,然後便是見到了那青玉案牘之後的人影。

那是一名體態修長的女子,女子隨意的穿着長衫,她肌膚白皙,修長的脖頸下,可見略顯性感的鎖骨,但尤為讓人註意的,是她那一頭酒紅色的齊肩短髮。

她的容顏顯然是那種耐看型的,一對眼眸,時刻都是透着一種凌厲與威嚴之感,紅唇微揚,能夠讓人感覺到一種強硬。

從她的身上,周元看見了一種不遜色於男兒的英氣。

可謂是真正的英姿颯爽。

周元目不斜視的掠過她的胸前,似乎是一馬平川,這個時候,他終於是明白,為什麼蒼淵師父會面色古怪的告訴他,他有着兩位“師兄”了...

這位郗菁師姐,雖然是女性身份,但不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足以算得上是一個極其不俗的“美男子”...

周元面色不動,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伊秋水,卻是見到她俏臉滿是激動,望着郗菁的眼神中,滿是尊敬與崇拜。

此時,案牘之後的郗菁,也是將目光看向了伊閻身旁的周元,道:“你就是最近那個傳得沸沸揚揚的周元嗎?”

周元點點頭。

郗菁隨意的點點頭,目光並沒有在周元的身上過多的停留,而臉頰上也看不出她的心中所想,然後她對着伊閻道:“你要推舉他為風閣的副統領嗎?”

郗菁纖細而具備骨感的手指,輕輕點了點桌面,平靜的道:“不過有人反對。”

伊閻聞言,眉頭頓時一皺,道:“不知道是哪位大人?”

“是我。”

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在殿中響起,伊閻,周元他們的目光看去,只見得一名紅袍老者走來,在老者身後,還跟隨着一人,赫然便是那古璽。

“古焱府主?”伊閻眉頭緊皺。

周元心中一動,原來這紅袍老者便是天靈宗赤火府的府主,古焱。

在古焱身後,那古璽瞧着周元,眼中有着濃濃譏誚之意。

古焱來到大殿內,對着郗菁拱手算是行禮,然後他淡淡的道:“伊閻長老的推薦,可是沒什麼道理,而且此人來歷不明,豈能冒然擔任風閣副統領之職?”

伊閻沉聲道:“風林火山四閣,本就是為了吸納優秀的年輕一輩,若是像古焱府主這樣,恐怕對於四閣的發展不利。”

古焱卻不理伊閻,畢竟他的地位要比後者更高,他只是看着郗菁道:“郗菁大人,或者可以先將此子交給老夫審查,若是審查合格,再入風閣也不遲。”

伊閻面露怒意。

伊秋水也是俏臉微變,如果落在古焱的手中,保不齊周元會受到什麼苦頭。

郗菁纖細的眉微蹙了一下,道:“審查就不必了,不過周元畢竟初來,直接就擔任副統領或許引人不服,可暫時收為風閣隊員,日後若是有成績了,再伺機提拔。”

此言一齣,雙方神色皆是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些失望。

伊閻,伊秋水他們是因為周元總算是進了風閣,但卻失望於他只是普通的閣員,這跟副統領一職間有着太大的差距。

而古焱那邊,雖然失望沒有直接處理周元,不過對於周元成為普通閣員倒是能夠接受,因為要為難一個普通風閣成員,對於他們而言,並不困難。

古焱身後的古璽,眼露狠意的盯着周元,暗自冷笑,小子,不要以為進了風閣以後就收拾不了你。

伊閻,古焱雙方沉默了一會,最終皆是沒有再反對,因為郗菁處事老練,各退了一步,算是維持了雙方的初步訴求,如果他們再進一步要求的話,倒是有些不識趣了。

觸怒郗菁,莫說是伊閻,就算是古焱這位天靈宗的府主,也不想去做。

周元瞧得事情落下,那郗菁似乎是有讓眾人退下的跡象,頓時心頭一急,這次若是沒了機會,下次想要再見郗菁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當即他上前一步,朗聲道:“郗菁大人,我覺得我應該能夠勝任那副統領之位。”

此言一齣,連伊閻面色都是一變,連忙道:“無禮!”

在這種場合,哪裡有周元毛遂自薦的資格!若是惹得郗菁大人不喜,恐怕連進入風閣的機會都將會被罷免。

他看向郗菁,果然是見到後者眉尖蹙着的看向了大言不慚的周元。

那一旁的古焱,卻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道:“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是讓你進了風閣,簡直帶壞我天淵域的年輕俊傑。”

“請郗菁大人將其逐出天淵洞天!”

伊閻連忙道:“郗菁大人,周元並無意冒犯。”

周元瞧得郗菁似要說話,微微沉吟,然後深吸一口氣,心念一動,暗自運轉起了“混沌神磨觀想法”。

青玉案牘後,郗菁臉頰微沉,她對於周元這番舉止也是有些不喜,因為她先前已是在保全他,打算等日後周元有所表現後,再將其提拔,那個時候任誰都說不出什麼,但周元這種強行自薦,反而是顯得太過的輕狂與不懂規矩了。

於是她心念一轉,打算略施薄懲。

“放肆...”

她聲音低沉。

伊閻聞言,面色頓時一變,知曉郗菁有些動怒。

而古焱那邊,嘴角微微掀起。

然而,就在郗菁剛要繼續說出薄怒之言時,她忽然看見了周元眉心閃過的光澤,下一瞬,她感覺到了什麼,當即身軀陡然僵直。

那到了嘴中的話,被她硬生生的停下,牙尖都是咬到了自己舌頭。

痛感與心中的驚駭同時的出現,連郗菁這種心性都是出現了瞬間的獃滯,然後她的手掌猛的重重拍在青魚案牘之上。

砰!

聲音在殿內響起。

“你...”

“你...”

郗菁瞪圓了眼睛。

伊秋水玉手緊握,心中慌亂,郗菁大人這是怒極了嗎?

而就在她等待着接下來那雷霆之怒時,案牘後的郗菁終於是喘平了氣的將聲音傳了下來。

“你,你不錯!我很欣賞你!”

“你以後就是風閣的副閣主了!”

聲音落下,全殿直接獃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