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回到帳篷後沒多久,便是有人掀開了帘子走了進來。

周元抬頭一看,微微一怔,來人是一名女子,她容顏略顯冷艷,柳眉如刀鋒一般,散髮着一絲凌厲之感。

她一身勁裝,顯得身材極好,一對長腿尤為霸道。

對於這冷艷女子,周元倒是見過,她名為趙月,是伊秋水的貼身護衛,算得上是伊秋水極為信任的人。

不過此時,這位伊秋水身旁的貼身女衛,看向周元的目光中,卻是有些鄙夷之色,不待周元說話,便是甩出了一隻乾坤囊,冷淡的道:“你所需要的古木之精都在這裡面。”

周元接過乾坤囊,他也並沒有理會那趙月的臉色,而是檢查了一番,待得發現其中的古木之精盡數符合他的要求後,方纔微微一笑。

“請代我謝過伊姑娘。”周元真誠的道。

不管伊秋水是怎麼看待他的,但她能夠在這個時候給予他這些古木之精,對於周元而言,的確是一個不小的恩情。

趙月淡淡的道:“不用了,如果你真要感謝的話,只要在抵達玄州城後,主動離開就行了。”

周元道:“這是伊姑娘的意思嗎?”

趙月冷聲道:“是不是也沒什麼意義吧?”

周元淡笑一聲,沒有與她過多的爭執,畢竟眼下的他,可能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只是一個騙子吧,關鍵是,他也沒辦法證明什麼。

“我不喜欠人情,若是我覺得了清後,自然會主動離開。”周元平靜的道。

趙月冷哼一聲,道:“我希望你做人要有分寸,若是太得寸進尺的話,你這種來自其他天域外的人,恐怕在小玄州寸步難行。”

她的言語間,顯然是有了威脅之意。

趙月與伊秋水感情極好,並非是簡單的主從關係,所以對於周元以這種近乎欺騙的方式索要這些古木之精的手段感到很是憤怒。

正如大多數人所想的,周元這種年齡,又是來自其他天域,難道他還能夠比混元天內的同齡驕子更優秀嗎?

答案顯然不可能。

這就如同蒼玄天聖州大陸的人,絕不會承認其他大陸的驕子能比得上他們一般。

不過面對着趙月的這番話,周元卻是沒有再回應,而是直接閉上眼目,表示送客。

趙月見狀,心中對於周元更為的不喜,覺得這人真是膽大包天,招搖撞騙竟然騙到伊家頭上來了。

她一聲冷哼,也懶得再面對着周元,直接揮袖轉身離去。

等到她離去後,周元再度睜開眼睛,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無奈之色,今日這麼一搞,恐怕他在這營地裡面是人人不待見了。

其實除了古木之精外,現在的周元還需要不少的東西,包括神府寶藥以及祖龍經進化第二重的一些重要材料,但顯然,這些東西現在他如果再對伊秋水索要的話,恐怕就算是她脾氣再好,都要直接把他丟出營地了。

周元暗暗搖頭,算了,反正跟這些人不熟,或許在抵達玄州城後,他也會找機會離開。

不過眼下麽,最為重要的還是先將傷勢徹底解決。

或許其他人覺得伊秋水這種行為很不值得,但周元卻覺得他是物有所值,因為他並沒有說謊,只要他恢復了實力,他就有着自信將伊秋水護送到玄州城。

“好歹我也是蒼玄宗聖子首,我蒼玄宗或許跟整個天淵域沒法比,但總比一個伊家要強吧?”周元嘀咕一聲,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若是放在蒼玄天時,想要用這些古木之精來請蒼玄宗的聖子首當護衛,根本就沒半點的可能。

所以面對着這些質疑,周元心頭深處也有點忿忿不平,明明是你們占了便宜好不好,還各種給我臉色看…

心中這些自我娛樂的幼稚想法在持續了一些後,周元便是將其拋棄,他可不是只會沉浸以往難以自拔的人,現在這裡是混元天,不是蒼玄天。

而他也不再是蒼玄宗聖子首,而只是一個處於受傷狀態還有些朝不保夕的普通人。

不過周元也並沒有因此就有所沉寂,正如當年他初到蒼玄宗時,也不過只是普通的弟子而已,可數年之後,或許如今的蒼玄天,就算是那些各方巨頭,都牢牢的記住了他的名字,即便這是有着各種各樣的原因…

誰又能肯定,在那未來,在這諸天之最的混元天中,他周元的名字,會不會也響徹四方呢?

想到此處,周元笑了笑,這倒是想得太遠了一些,如今的他,當務之急是恢復實力,然後想辦法與他那兩位師兄聯繫上。

只有借助着天淵域的力量,他才能夠有機會接觸到祖龍燈。

當然,自重要的,還是要抓住一切的機緣提升自身的實力,因為周元同樣知道,未來他還需要回蒼玄天。

雖然他打碎了蒼玄聖印,暫時的阻擾了聖元宮主的野心,但他明白,這都只是暫時的。

聖元踏入了偽聖境,如今的蒼玄天,無人能夠制衡他,所以,那蒼玄聖印碎片之爭,聖宮終歸會慢慢的取得上風。

而一旦當聖宮徹底成功的那一天,也將會是蒼玄宗覆滅之日。

蒼玄宗一旦覆滅,那麼處於其庇護之下的大周,也將會隨之毀滅。

周元的眼中有着寒光跳躍,所以,他的時間也很緊迫啊,他必須在聖元功成之前,回到蒼玄天,那個時候,他也必須擁有着能夠抗衡聖元的力量。

呼。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再猶豫,乾坤囊微微震動,有着一顆光點升起。

光點落在周元的手掌上,化為了一顆約莫拳頭大小的翡翠木心,一股極為濃郁的生機自其中源源不斷的散髮出來。

這就是古木之精,一些古木的精華所在,而其中,也蘊含著修煉太乙青木痕必備的乙木之氣。

周元雙目漸漸的閉攏,掌心間,古木之精散髮出光澤,無數碧綠的光點涌出來,最後順着他的掌心,涌入了體內。

濃郁的生機在體內綻放。

那些血肉中的刺痛感,也是隨着生機的涌來,隱隱的消散。

而周元的身體錶面,開始有着淡淡的碧綠色光痕凝聚,那被他消耗殆盡的青木痕,再度出現。

於是,在接下來的數天時間中,周元足不出戶,所有的時間都涌來吸收乙木之氣,凝煉青木痕。

而借助着那百道五百年年份的古木之精,周元凝煉青木痕的效率頗高,短短數日,伴隨着一道道青木痕凝煉而成,他肉身深處的一些斷裂處,終於是在青木痕的神效之下,開始飛速的愈合。

痊愈之日,已是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