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棺前,周元沉默的望着棺內。

夭夭靜靜的躺在其中,修長如玉的雙手交疊在小腹上,在她那白皙肌膚上,能夠見到諸多散髮着光芒的裂痕若隱若現。

她的容顏,依舊是那般的令人感到驚艷,只是那往日空靈清澈的雙眸,卻是在此時緊緊的閉上,封鎖着生機。

周元眼中掠過一抹悲傷之意,伸出手掌輕輕的撫摸着棺蓋,她那一顰一笑,如今卻只能存在於記憶之中。

對於夭夭,他的心中有太多的自責,因為在他看來,若不是因為他的緣故,夭夭怎麼也不可能會被逼到這種地步。

當年蒼淵說讓他照顧夭夭,但這些年來,究竟誰在照顧誰,周元心知肚明。

遇見了夭夭,算是他的一種幸運。

可令得周元難以接受的是,這對於夭夭,恐怕卻不見得是一種幸運,不然的話,她也不會有如今的這般劫難。

周元知曉,造成這種結果的源頭,終歸還是他自身太弱小了。

“夭夭,你放心吧,不論有多困難,我都會讓你蘇醒過來的!”周元輕聲道。

他凝視着夭夭的臉頰,許久後,終於是不再猶豫,決然轉身而去。

他不知道此去將會遭遇什麼,那混元天對於他而言,太過的浩瀚龐大,那裡也遠非蒼玄天可比,可不管如何,他都不會放棄。

出了房屋,頓時有着一股浩大的源氣波動自前方散髮而出,周元目光看去,只見得在那不遠處的山谷間,一座巨大的源紋光陣在漸漸的成型。

而蒼淵立於虛空,每當其手指划過虛空時,便是有着無數源紋憑空而現,落進那光陣之內。

這是一座能夠跨界傳送的源紋陣。

這種級別的傳送陣,構建極其困難,其所需要的源氣也是達到了極為可怕的程度,不過這些對於一位聖者而言,顯然算不了什麼太大的難題。

約莫兩炷香後。

蒼淵終於是停下了手,他望着眼前這座巨大的光陣,輕輕點頭,然後他的身影漸漸的落下,來到了周元面前。

“都準備好了嗎?”蒼淵看了一眼屋子,然後問道。

周元沉默着點點頭。

蒼淵望着眼前的年輕人,也是有些感嘆,當年初遇周元時,那時候他剛好被聖族所感應,所以不得不暫時的離開夭夭,可那時候的他,恐怕也從未想到過,夭夭與周元最終竟會發展出一些男女之情來。

這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周元...”

蒼淵沉吟了一會,道:“你與夭夭之間,我也不多說什麼,但是我希望你自身也要明白,夭夭的牽扯太大,如果...”

“你真的想要與她在一起,你必須變得非常強大。”

“畢竟,你應該也不想再看見蒼玄天那一幕再次發生。”

周元的手掌緩緩緊握,他知道蒼淵並沒有要打擊他的意思,有些事情很殘酷,可總需要去面對。

如果他的實力不夠強大,那麼就算他這次令得夭夭蘇醒過來,但未來,終歸會有相同的事情再度的發生。

因為夭夭並不普通。

“蒼淵師父,我知曉了。”周元輕輕點頭。

“你此去混元天,對於你而言,也是一場大機緣...那是天源界無數生靈最為強盛之地,天驕如雲,那裡的天地緣法,即便是聖者,也無法窺盡。”

“所以,在混元天,當你在為那兩道祖龍之物而努力時,不要忘記,你更重要的事,是不惜一切手段的令自身變得更強。”

“只有當你擁有着足夠的力量時,未來你才能夠去把握一些東西,否則...”

說到此處,蒼淵的面色變得肅然起來,道:“我寧願你成為普通人,這些事你不要再插手,夭夭的蘇醒,我會再尋其他之法,但從此以後,你也不得再出現在她的面前。”

周元心頭一震,下一瞬,他的眼神也是變得凌冽起來,他抬頭直視着蒼淵,緩緩的道:“蒼淵師父,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會放棄的。”

蒼淵盯着周元,良久後,方纔道:“那就用行動來表明。”

周元點點頭,沒有再多說無用之言,一切,看那未來便是。

嗚!

此時一道虛影掠上周元肩膀,正是吞吞,看它那副模樣,顯然是知曉周元將要離去,所以想要跟隨。

不過蒼淵見狀,卻是手掌一招,直接將吞吞隔空抓起,放在懷中,道:“你這小東西此次就莫要跟着他去了。”

他抬頭對着周元解釋道:“吞吞也非凡物,我打算將其送往一處最適合它的地方,那裡對它而言,才是好去處。”

吞吞聞言,頓時發出焦急的聲音。

周元心中輕嘆了一口氣,他此次前往混元天,難知凶險,吞吞跟着他,未必就是什麼好事。

他不舍的看了吞吞一眼,有些悵然,夭夭與吞吞皆是陪伴他多年,而如今,卻是唯有他一人形單影隻的前往那陌生的混元天。

“吞吞,咱們就在這裡暫時的分別吧,等下次再碰面的時候,想必你就會被我遠遠的甩在身後。”周元衝著吞吞笑道。

吞吞頓時就露出不屑的神色,但很快的它就情緒低落下來,尾巴懨懨的垂下,顯然也是知曉與周元的分離成了定局。

“嗚嗚。”

它衝著周元發出嗚鳴的聲音,獸瞳中也是有着強烈的依依不捨。

周元見狀,也是有些心酸,但他最終還是強行轉身,走入了那巨大的光陣之中。

“蒼淵師父,我準備好了。”

蒼淵輕輕點頭,道:“我會儘量將你定位在天淵域,另外若是獲得了祖龍之物,捏碎我給你的印記,到時候我自會與你聯繫。”

聲音落下,他袖袍一揮,只見得那光陣頓時爆發出萬丈光芒,浩瀚的源氣匯聚而來,引得空間劇烈的震蕩起來。

不過,就在蒼淵即將啟動傳送光陣的那一瞬,這方空間忽然震動起來,整個天地間的源氣,都是呈現一種潰逃之勢。

周元一驚,猛的抬頭,只見得那虛空之外,此時忽然出現了巨大的裂縫,無盡的雷光在肆虐。

那些雷光,呈現白色!

周元望着那些白色的雷光,瞳孔頓時猛的一縮,那些雷光他並不陌生。

那是聖族!

他們果然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