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蒼玄聖印碎裂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震驚了。

青陽掌教,天劍尊這些各方巨頭,皆是一臉的獃滯,顯然他們從沒想過,竟然會有人主動的將蒼玄聖印給毀了。

那可是代表着蒼玄天的至高聖物啊!

任誰得到它,都是會想盡一切將其占為己有吧?

聖元宮主同樣是神情滯澀的望着這一幕,面對着這種情況,即便他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一時間都沒回過神來。

不過好在這種獃滯沒持續多久,他的面龐很快便是一點點的扭曲起來。

“小子,本座今日要將你碎屍萬段!”

聖元宮主那暴怒的咆哮聲,引得天地都是震動起來。

周元面龐卻是沒有波動,他手掌一顫,下一刻,蒼玄聖印化為無數道碎片暴射而出。

這些碎片,直接是洞穿虛空,一閃之下,便是不見了蹤影。

聖印碎片對着四面八方而去,所過之處,那些各方強者則是眼神赤紅,最後竟是忍耐不住,紛紛出手阻截。

不過聖印碎片充滿着靈性,能夠與虛空相融,想要阻攔並不容易,所以各方強者一通出手,唯有少數的強者,好運的截留了一些。

這些聖印碎片一到手,便是引來一些驚呼聲。

因為一些得到聖印碎片的強者發現,當他們手持聖印碎片時,似乎與這天地間有了一種細微的共鳴,對於源氣的感應,也是更為的敏銳。

一些在某個境界停留了許多年的強者,更是震撼的發現,多年沒有進展的境界,都是在此時隱隱有些鬆動。

發現到聖印碎片的這種好處,這些各方強者頓時呼吸加重起來。

特別是當這個消息傳出時,所有強者都是渾身血液加快,再也顧不得什麼,轟然散開,瘋狂的阻截着那些聖印碎片。

這個天地間,頓時亂了。

“都給本座滾!”

不過,就在那些各方強者阻截聖印碎片時,聖元宮主猛的暴吼出聲,只見得他一掌拍出,聖源氣席卷而過,直接是生生的將數十名各方強者拍成漫天碎片。

“誰敢沾染聖印碎片?!”

聖元宮主眼神冰冷的掃過,目光過處,各方強者皆是猶如被冰凍一般,不敢有絲毫的動彈。

暫時的震懾住一些心懷不軌的各方強者,聖元宮主再也顧不得對付夭夭,此時聖印碎片在不斷的破空消失,如果他再不阻攔,之後想要找尋,不知道得花費多大的功夫。

聖元宮主腳掌一跺,滔天聖源氣涌動,化為了巨大的漩渦,爆發出恐怖的吸力,頓時一些聖印碎片便是被吸扯而來。

“聖宮之人聽令,全力阻截聖印碎片!”

聖元宮主在出手時,還發出了命令。

於是,聖宮的強者也是紛紛出手。

不過此時,其他五大巨宗,就連之前與聖宮聯手的天鬼府,都是不再交手,反而是開始將目標轉向那些聖印碎片。

聖元宮主見狀,雙目微眯了一下,眼中掠過一抹森寒之色,不過他此次卻並沒有再阻攔,因為光靠他們,也的確攔不住那些四散的聖印碎片。

現在就讓其他五大巨宗阻截吧,待會他再出手直接搶奪過來,那無疑更方便。

隨着時間推移,那漫天的聖印碎片很快的消失,其中一些落入了在場各方勢力手中,但更多的,卻是直接破空消失而去,連聖元宮主都是無法阻攔。

畢竟即便是碎片,那也是聖印的碎片,能夠與這方天地完美融合。

聖元宮主面無表情的望着手掌上漂浮的上百枚聖印碎片,先前聖印爆裂時,起碼分解成了上萬的碎片,而如今他這裡的,不過百分之一罷了。

他袖袍一揮,將這些聖印碎片收起,然後眼神帶着令人心悸的殺意,鎖定了周元,漠然道:“你這螻蟻般的廢物,倒真是會給我找麻煩。”

“不過,你以為蒼玄聖印這麼容易就能被毀嗎?”

“別說是你,就算是蒼玄老祖傾盡全力,都是無法將其毀去,你現在所做的,只不過是將其分散而已,聖印碎片,即便是融入天地,也會顯得與眾不同,最終被髮覺。”

“只要本座將這些聖印碎片收齊,它們自然會再度融合成為聖印!”

周元聞言,卻是一笑,道:“最起碼,你現在是得不到蒼玄聖印了。”

沒錯,如果聖元宮主真的將那些碎片湊齊,自然能融合出蒼玄聖印,但想必他速度再快,想要找到那些散落在蒼玄天各個角落的碎片,也得要個幾年時間吧?

而且如今一些碎片,還落在了其他巨宗以及很多勢力的手中,他們都知道聖印碎片的好處,誰會願意交出來?

所以聖宮想要湊齊,那就只能以武力搶奪。

那就會令得聖宮最終站到所有勢力的對立面,而就算聖元宮主以力橫壓,那也會令得聚齊聖印碎片的時間延長。

這些事,想必就算是聖元宮主,也會很頭疼的。

果然,聖元宮主那看向周元眼神,愈發的陰冷,那種殺意之濃烈,甚至是超過了之前面對着蒼玄老祖時。

今日這場鬥法,他鬥贏了蒼玄老祖,鬥贏了其他所有巨宗。

可眼看就要最終得手了,他卻沒想到,一個不過神府境的螻蟻小子,竟然直接分解了蒼玄聖印,將他的計劃盡數的打破!

即便這隻能拖延一些時間,可聖元宮主想來還是異常的暴怒。

“今日,本座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聖元宮主眼神陰寒如厲鬼,袖袍一揮,一道聖源氣直接呼嘯而出,化為巨掌,狠狠的對着周元抓去。

他已是打定主意,要將周元的神魂抽出,以聖火日夜炙燒,哀嚎百年!

周元瞧得那裹挾着滔天威壓而來的源氣巨掌,他能夠感覺到,此時四周的空間都已被封閉,他根本無法躲避。

轟!

不過,當那巨掌即將落下時,一道倩影出現在了前方,璀璨如金的長髮飄舞間,與那巨掌硬碰。

轟隆!

虛空崩塌,巨掌潰散。

而那道倩影也是急射而退,紅唇間的血跡愈發的明顯。

“夭夭!”

周元急忙上前,扶住了夭夭,此時的後者,白皙如玉的肌膚上,滿是淡淡的裂痕,令人心悸。

“呵呵,真是感人,今日本座就讓你二人成一對亡命鴛鴦吧!”

聖元宮主冷笑出聲,他雙掌虛疊,猶如掌懷日月,浩瀚的聖源氣匯聚而來,在其掌心間凝聚。

一顆金色的珠子,自他的掌心間凝聚而成。

那金珠之內,匯聚着極端磅礴浩瀚的聖源氣,當其成形時,附近的空間直接是崩塌碎裂...

聖元宮主掌心鬆開,金珠緩緩的升起,然後對着周元與夭夭飄蕩而去。

它飄蕩速度看似捕快,但它早已鎖定了兩人神魂,根本無法躲避。

金珠過處,空間不斷的崩塌。

青陽掌教見到周元二人陷入危機,牙一咬,催動了小蒼玄聖印,對着聖元宮主呼嘯而去。

然而聖元宮主根本未曾理會,只是一揮手,便是將那小蒼玄聖印打翻而去,眼皮一抬,淡淡的道:“待會自會有收拾你的時候。”

夭夭望着那呼嘯而來的金珠,那其中所蘊含的毀滅之力,令得她俏臉也是變得凝重起來,然後其銀牙微咬,就要上前。

不過,周元卻是伸出手掌抓住她的皓腕。

夭夭轉頭,看見的是周元那平靜中帶着一絲瘋狂的臉龐。

“夭夭,我攔住他,你走!”

他的眼中,有着一絲決然,以他的力量,當然不足以和聖元抗衡,所以他唯有引爆蒼玄老祖殘留在他體內的力量,以做阻攔。

他相信,如果沒有他作為累贅,以夭夭的實力,足以逃脫。

夭夭咬着銀牙搖頭。

“走!”

周元低吼出聲,低聲道:“如果有可能,就將我父王母后帶走。”

聲音落下,他的身影已是暴射而出。

夭夭望着他衝出的身影,削瘦,但在她的心中,那道身影,卻是如山一般...

他內心知道自己的實力改變不了什麼,但他卻從未有所絲毫的退縮。

或許,正如當年他對黑爺爺所說的那句話,如果有人要傷害她的話,最起碼,得踩着他的屍體過去...

夭夭緩緩的垂下眼帘,輕輕一笑,那光潔眉心處,光芒急促的閃爍着,一截截封印開始不斷的崩裂,而她嬌軀之上,那些裂痕,也是變得越來越明顯。

在那無數道複雜的目光中,周元的身影掠過虛空,直接撞向那呼嘯而來的金珠。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金珠,周元深吸一口氣,再沒有絲毫的猶豫,蒼玄老祖留在體內的那股力量,直接是在此時,被他毫不猶豫的引爆!

聖元宮主眼神譏諷的望着這一幕,搖了搖頭,螳臂擋車。

璀璨無比的光芒,自周元的體內爆發出來,他的肉身都是在此時開始崩裂。

青陽掌教他們望着這一幕,皆是眼露悲色。

不過,就當周元體內的那股力量將要徹底爆炸的那一霎那,他面前的虛空,忽然被撕裂開來,一道身影邁步而出,一根手指徑直的穿透虛空,落在了周元眉心間。

於是他體內那股爆炸般的力量,瞬間被平息。

與此同時,那道身影又是伸出手掌,一把握住那呼嘯而來的毀滅金珠,隨意的一捏,便是將其生生的捏碎開來,化為漫天光點。

體內突然散去的力量,讓得周元獃滯了一瞬,眼神有些木然的看向眼前。

那裡,有着一道黑袍身影,凌空而立。

他目光上移,看見了一張有些無奈之色的蒼老面龐。

那面龐,似乎是有些熟悉。

周元想了想,然後下一瞬,他的瞳孔猛的放大。

黑袍老人則是在此時將目光投向了後方的夭夭,苦笑着嘆了一聲,聲音悠悠響起。

“丫頭,沒事了,別再亂搞了...”

後方,夭夭眉心間的光芒陡然一頓,然後漸漸的消失,她望着那道突然出現的蒼老身影,也是獃了獃,然後眼眶微紅,有着低低的聲音響起。

“黑...黑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