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虛空的盡頭被撕裂開一道裂縫,冰冷的金色豎目自裂縫中看下來時,黑淵上空的各方頂尖強者也是有所察覺,他們抬起頭來,然後所有人的面龐都是在此時一點點的凝固。

即便是青陽掌教他們這等實力的人,眼中也是有着驚懼之色浮現。

“那是...聖族?!”

諸多強者聲音都是帶着一點顫抖,面龐上的懼色難以掩飾。

在場的這些強者,算是蒼玄天中頂尖級別的,他們自然知曉聖族的存在,所以他們也更加的清楚那所謂的聖族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遙想當年,就算是蒼玄老祖全盛時期,最終都是被聖族所獵殺。

整個天源界九天,無數生靈種族聯合在一起,才能夠勉力與聖族相抗衡...

誰都沒想到,今日這場蒼玄天之內的爭鬥,最終竟然會引得聖族現身。

蒼玄老祖面色凝重,再也顧不上聖元宮主,他立於夭夭身旁,眼神緊緊的盯着虛空盡頭所出現的金色豎目。

即便是隔着極為遙遠的距離,但他依舊是能夠感覺到那金色豎目中所蘊含的恐怖波動。

這金色豎目是聖族的標誌,按照他的估計,其中至少都匯聚了三位聖族至強者的力量,不然的話不可能將“混元誅聖陣”撕開一道縫隙。

“不過看來他們只能夠將力量傳遞而進,真身卻不可能降臨下來。”蒼玄老祖聲音低沉的道。

當年聖族能夠降臨蒼玄天圍獵他,那是因為聖元宮主費盡了心思接引,但如今在沒有接引的條件下,就算是聖族至強者,也難以將真身降臨。

不過,三位聖族至強者的聯手,即便只是力量傳遞而進,也是極為的驚人了。

轟轟!

無盡虛空之上,巨大的金色豎目俯視這方天地,下一刻,白色的雷光穿透了無盡虛空,攜帶着無窮之威,直接出現在了黑淵上空。

直指夭夭!

那白色雷光出現時,整個天地都是在顫抖,空間不斷的崩裂,化為無數空間碎片。

蒼玄老祖面色凝重,他雙手合攏,浩瀚的源氣呼嘯而出,迅速的在其上空化為了九道巨大的青銅光輪,每一道光輪,都是萬丈左右,遮天蔽日。

“青冥玄光!”

蒼玄老祖低喝響起,只見得九道巨大的青銅光輪頓時轉動起來,天地間的浩瀚源氣被盡數的吞入其中,下一瞬,九道青色光虹,猛然自那光輪中噴射而出。

嗡!嗡!

青色的玄光呼嘯而過,所過之處,一切的物質都被消融。

轟!

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青色玄光在那虛空之上,與落將下來的白色雷光碰撞在一起,那一瞬爆發出來的璀璨光芒,直接是將天際烈日都是遮掩了下去。

這一瞬的碰撞所爆發出來的力量,恐怕小半個蒼玄天內的生靈,都是能夠感應到。

白色的雷霆被青色玄光所阻攔,未能落下。

而此時,無盡虛空之外的金色豎目中,似乎是有着怒火涌現,猶如被冒犯了威嚴一般,下一刻,無數白色的雷光開始融合。

轟轟!

白色雷光咆哮,散髮着毀滅之力,數息之後,一頭龐大得看不見盡頭的白色雷獸,自那雷光中凝煉而出。

那白色雷獸似是九頭之獸,咆哮間,驚雷碎裂天地。

吼!

白色雷獸成形,頓時踏碎虛空飛快的降臨而至,若是當其落下時,莫說這黑淵,恐怕整個蒼茫大陸,都將會被其毀滅。

“九頭白雷獸...”

望着那白色雷獸,蒼玄老祖的眼中掠過一抹凝重之色,面對着這般攻勢,即便是全盛時期的他,亦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他深吸一口氣,目光投向虛無空間之中,微微彎身。

“如今,還得借助你的力量了。”

虛無空間內,蒼玄聖印微微震動,憑空消失,再次出現時,便是來到了蒼玄老祖面前。

蒼玄老祖伸出手掌,握於聖印之上,那一瞬間,他的氣勢變得截然不同起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與洪荒之氣,從他的體內散髮出來。

此時的蒼玄老祖,宛如這方天地之執掌者。

整個蒼玄天內那浩瀚無盡的天地源氣,都將落入他的執掌之中。

聖元宮主望着此時的蒼玄老祖,眼中有着濃濃的嫉妒之色浮現出來,這就是天主之位,能夠真正的執掌天地!

一縷縷玄妙的天青色霧氣,自蒼玄聖印之中裊裊升起。

霧氣迅速的升高,而這方天地內的源氣,瘋狂的涌來與霧氣相融。

天青色霧氣越來越龐大,遮天蔽日,待得最後,霧氣散去時,一頭深青色的巨龍,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那青色巨龍極其的巨大,每一枚鱗片都是丈許左右,其上銘刻着最為古老的紋路,它發出驚天龍吟,龍吟聲下,無數強者都是察覺到,一股戰慄之意,自神魂深處散髮出來。

“吼!”

青色巨龍仰天長嘯,下一刻,龍尾一擺,虛空碎裂,僅僅一個眨眼間,它便是出現在了無盡虛空之外,直接與那試圖對着蒼玄天內落去的九頭白雷獸衝撞在一起。

轟!轟!

兩頭滅世巨獸相撞,猶如是兩顆星辰於虛空外碎裂,能量風暴肆虐天地。

黑淵上空,諸多強者面色驚懼的望着遙遠虛空外的撞擊,即便是隔着如此距離,那種衝擊波依舊是令得他們有些心悸。

這種級別的交鋒,可真的是毀天滅地。

不過,蒼玄老祖的屢屢抵抗,顯然也是激怒了那界壁外的聖族至強者,只見得那白色雷霆源源不斷的穿透界壁而來,瘋狂的降臨。

蒼玄老祖面色陰沉,催動着蒼玄聖印,不斷的抵禦。

一時間,雙方隱隱有些僵持。

不過稍微讓得蒼玄老祖鬆了一口氣的事,蒼玄天外的“混元誅聖陣”威力極強,這令得聖族至強者始終不敢太過的放肆,不然的話,憑他這種狀態,怕是很難抵禦對方數位至強者。

只是,當蒼玄老祖將所有的精力用來對抗聖族至強者的時候,卻並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在那遠處的聖元宮主,他的雙目之中,似是有着詭異的白色光澤,漸漸的涌動起來。

他頭頂之上飄忽不定的金色火苗,則是在此時一點點的雄厚,最終又是形成了金色的聖火光蓮...

他的實力,又拔升到了聖者境!

聖元宮主的嘴角,掀起一抹詭異笑意。

就在聖元宮主頭頂聖火光蓮成形的瞬間,蒼玄老祖心中悚然一驚,終於是有所察覺,目光一轉,便是瞧見了前者的變化,當即其瞳孔驟縮。

“聖族聖氣?”

“糟糕,這聖族竟是暗中將力量潛入蒼玄天,增幅了聖元!”

這聖族一面與他鬥法,但顯然只是試圖將其牽扯,暗中卻是另有手段。

“呵呵,蒼玄,我說過,今日之爭,氣運可不在你那一邊!”

聖元宮主長笑出聲,下一瞬,他身影消失,直接是出現在了夭夭的前方,眼神森冷的一掌便是對着夭夭重重的拍去。

“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