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立於虛空,雙目凝望着無盡虛空處,臉龐上出現了一些沉重之色。

“老祖,怎麼了?”

而此時,周元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顯然是察覺到了蒼玄老祖的情緒波動。

蒼玄老祖沉默了一下,還是在心中回答道:“有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在試圖擠入蒼玄天的界壁,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是聖族的至強者。”

“聖族?”

周元猛的一驚,急道:“是衝著夭夭而來的?”

“嗯。”

蒼玄老祖聲音低沉的道:“一旦她封印破碎,那股力量,就會被聖族所感應。”

“絕不能讓她落入聖族的手中,不然的話,那這天源界諸多生靈,恐怕就將會徹底沒了希望。”

“夭夭究竟是什麼?”周元心頭一震,他無法想象,夭夭竟然會有如此之大的牽扯。

這次蒼玄老祖沒有回答,他身影一動,出現在夭夭身旁。

此時的夭夭,金色的長髮飄舞,一對明眸散髮着漠然之色,而當她的目光停留在周元身上時,那種淡泊冷漠方纔減弱一些。

“你力量太強,這樣占據他的肉身,他肉身可不好受。”夭夭眉尖微蹙,道。

蒼玄老祖聞言,沒好氣的道:“這個時候了,吃點苦頭又能怎樣?”

“倒是你...”

蒼玄老祖凝視着夭夭,他能夠見到,在她那白皙如玉般的肌膚上,有着細微的金色裂痕在不斷的出現。

“你太胡來了,如今的你,恐怕無法承受這種力量。”

“你還沒有真正的覺醒。”

“如今會出現什麼後果,誰也不知...”

金色的髮絲在夭夭的眼前飄蕩,她抬起小手,將其鋝於耳後,卻並沒有再答話,只是俏臉微抬,凝視着無盡虛空。

聖元立於虛空,他瞧得沒有動靜的蒼玄老祖與夭夭,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疑惑,不過很快的,他心頭也是猛的一震,目光驚疑不定的看向了虛空之外。

他同樣是感覺到了。

“他們怎麼會在試圖破開界壁?”聖元宮主眼神驚疑不定。

在蒼玄天外,有着“混元誅聖陣”的存在,即便是聖族至強者,也難以將其破開,當年聖族至強者能夠來到蒼玄天圍獵蒼玄老祖,那是因為他暗中幫忙,可這一次,他卻還未曾通知過聖族。

而想要穿透“混元誅聖陣”,就算是聖族,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難道是感應到了蒼玄老祖殘魂?不可能,而且蒼玄老祖這殘魂,還沒這麼大的吸引力。”

聖元宮主目光閃爍,數息後,他的目光忽的投向了夭夭。

冥冥中他覺得,恐怕聖族的目標,是衝著她而來的...

想到此處,聖元宮主頓時忍不住的輕笑出聲,緩緩的道:“蒼玄,看來真的是天要亡你,這氣運,皆是站在我這一邊。”

蒼玄老祖的目光轉過來,然後對着夭夭道:“此人是個隱患,我得先將其打落聖者境,你千萬莫要再出手了。”

聖元宮主聞言,身形頓時出現在了遠處,看這般模樣,顯然是打算避其鋒芒,等待着聖族的力量趕來。

“蒼玄,我雖然不敵你二人聯手,可若是要走,你們也攔不住。”聖元宮主冷笑道。

蒼玄老祖眼神平淡的望着退避的聖元宮主,道:“聖元,我那聖者之心,吸收得可還順利?”

聖元宮主雙目一眯,道:“你什麼意思?”

“只是想要告訴你,依靠他人之物而成的聖者境,可並不保險。”

蒼玄老祖雙手結印,漠然道:“聖者之心,散!”

當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聖元宮主頓時面色微變的見到,無數道的金色光點,竟然是不受他控制的從其體內飄散而出。

那些金色光點內,蘊含著極為磅礴強大的力量,赫然便是之前被他所吸收的聖者之心!

聖元宮主試圖阻攔住那些外泄的金色光點,但最終卻是徒勞,因為他發現,此時的那些金色光點內部,竟是有着一絲細微的意志殘存。

那意志,來源於蒼玄老祖。

無數的金色光點從聖元宮主體內升起,最後消散於天地間,那所蘊含的磅礴力量,直接是令得這方天地間的源氣變得極度的雄厚起來。

聖元宮主面色陰沉。

在其頭頂上,金色的聖火蓮花也是漸漸的搖搖欲墜,最後破碎開來,化為了極為虛淡的一縷金色火苗。

聖元宮主的境界,直接是在此時,瞬間跌落回偽聖境。

各方頂尖強者皆是在此時嘩然出聲,眼神震動,誰都沒想到,蒼玄老祖一齣手,便是將先前所向披靡的聖元宮主打回了原形。

不過,令得所有人疑惑的是,在將聖元宮主打落聖者境後,蒼玄老祖卻並沒有繼續出手。

聖元宮主眼神陰沉的盯着蒼玄老祖,在跌回偽聖境後,他反而並沒有嚇得逃離,因為他感覺了出來,蒼玄老祖在盡可能的收斂力量。

“你在擔心什麼?”聖元宮主冷笑道。

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夭夭,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笑意:“你不會是擔心此時爆發力量,使得那聖族定位到此吧?”

蒼玄老祖面色漠然,眼神卻是冷冽如刀。

聖元宮主說的沒錯,雖說那聖族對夭夭有所感應,但想要穿過“混元誅聖陣”沒那麼容易,所以蒼玄老祖不願此時爆發力量,免得被聖族真正的發現此處的戰場。

畢竟, 蒼玄天也是極為遼闊的,就算是聖族的至強者,在“混元誅聖陣”的遮蔽下,一時間也難以盡數探測。

甚至,他此時還不能傾盡全力的去對付聖元宮主,因為現在的他,只是一縷殘魂,他需要盡可能的留存力量,以應對接下來的情況。

畢竟,他不能再任由夭夭將封印徹底破開。

聖元宮主曬然一笑,道:“蒼玄,我對那聖族,其實也是抱着利用的心態,並非真是投靠他們,如果你能將蒼玄聖印交給我,此間之事,我可不再插手。”

蒼玄老祖嘴角泛起一抹譏諷:“聖元,你的膝蓋已經彎過一次了,所以就莫在我面前裝什麼錚錚鐵骨了,蒼玄聖印,你不配擁之。”

聖元眼皮微垂,道:“這麼看來,你是不同意了?”

他搖了搖頭。

“蒼玄,這可是你逼我的...”

他伸出了手掌,掌心間,竟是有着一顆如黃金所鑄的豎眼,下一瞬,他掌心一握,直接是將那黃金豎眼生生的捏爆開來。

當黃金豎眼爆碎的那一刻,有着一種常人無法感應的波動,衝天而起。

蒼玄老祖望着這一幕,眼神驚怒,他沒想到,這聖元宮主的手中,竟然還擁有着與聖族聯通的金聖目!

“聖元,你該死!”

此刻,震怒的蒼玄老祖再顧不得保存力量,一股浩瀚的氣息爆發開來。

不過,他剛欲對蒼玄出手,其心頭便是猛的一震,面色陰沉的抬起頭。

只見得此時,在那無盡虛空上,整個天穹仿佛是在漸漸的被撕裂開來,那裂縫之中,有着巨大的金色豎目,帶着無盡的冰冷與高高在上,洞穿虛空,將這片地域,盡收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