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浩蕩的黑白龍息呼嘯而下,若是陷入其中,即便是法域境強者,也會在頃刻間被磨滅法域,化為虛無。

除非法域強者也擁有着聖寶相護。

而此時,位於黑白龍息之下的夭夭,修長的嬌軀,似乎是顯得極為的單薄,仿佛下一刻,這美麗得讓人驚心動魄的女孩,竟會煙消雲散。

所有人都是不忍的搖了搖頭。

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中,夭夭也是螓首微抬,露出白皙優雅的脖頸,美眸靜靜的凝視着那浩蕩的黑白龍息。

她伸出小手,掌心間似乎是有着神秘的金色液體涌出來,液體凝聚,最後化為了一支暗金色的源紋筆,在那筆身上,銘刻着天地間最為古老的紋路,猶如與天地同生。

她手握金色的源紋筆,皓腕輕抖,筆尖便是自面前的虛空落下。

一抹金光憑空浮現。

那道金光,彎彎扭扭,帶着玄妙的韻味,猶如勾連天地。

一道道金光,不斷的出現。

那些金光痕跡,在夭夭的前方彼此的連接,最終仿佛是形成了一個極為古老的符文,那個符文,從未出現過,但當看見它的人,心中都是隱隱的升騰起一個字來。

“鎮!”

無數強者望着那金色的古老符文,一些精通源紋者,更是眼中露出痴迷之色,因為他們很清楚,那一道古老的源紋究竟是何等的精妙。

唯有神魂與天地取得極為強烈的共鳴者,方纔能夠刻畫。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感覺眼前這道古老源紋,似乎與其他的源紋有些不太一樣...

白眉老人雙眉抖動,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古老源紋,最終顫抖着道:“這不是簡單的源紋之道...其中甚至有着源術的痕跡。”

“她將源紋與源術,完美的結合了起來!”

“她一筆一划間,不是簡單的勾勒源紋,也是在凝聚源術...那每一筆,都宛如是一則天源術,當其匯聚起來時,威能莫測。”

他的臉龐上,有着朝聞道夕死可矣的情緒,如此源紋造詣,他聞所未聞,甚至他相信,即便是他的師父蒼玄,如果光論源紋造詣的話,都是比不上眼前的夭夭。

轟!

而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夭夭筆尖一點,那巨大的金色源紋頓時化為金光衝天而起,直接與那浩蕩的黑白龍息,凶悍相撞。

轟轟!

驚雷之聲,響徹天地。

而金光所過之處,那浩蕩的黑白龍息,在僵持了一會後,終是潰散開來。

天地間響起無數駭然之聲。

誰都沒想到,連聖元宮主祭出了誅靈圖,都未能一擊奏效...

聖元宮主的臉皮也是抖了抖,那看向誅靈圖內的眼神中,愈發的忌憚了,同時那股殺意,也更濃烈了。

今日若是不將此女斬除,簡直就是寢食難安。

嗡嗡!

不過,就在聖元宮主心中殺意大漲時,那誅靈圖忽然在此時激烈的震動起來,聖元一驚,急忙凝視看去,只見得在那之中,此時的夭夭不斷的揮動源紋筆,一道道玄妙的金光痕跡源源不斷的憑空而現。

那些金光,宛如無數擎天巨柱,貫穿虛空而去。

而隨着那些金色光柱越來越多,誅靈圖的抖動也是越來越厲害,其中瀰漫的黑白陰陽之氣,甚至都是在漸漸的減弱。

聖元宮主面色陰沉下來,眼中有些不可思議之色,因為他發現,那夭夭竟然是在破解誅靈圖...

她每一道金光,都是直指誅靈圖的一些中樞所在,然後慢慢將其撼動,令得完美的誅靈圖出現破綻。

要知道,每一道聖寶都是近乎圓滿般的產物,具備着難以想象的威能,如果說憑藉著強悍的實力,硬抗聖寶的話,聖元宮主還能夠理解,畢竟當年的蒼玄老祖就能夠做到。

可以夭夭這種方式,從根本上來撼動聖寶的手段,連聖元都從未見過。

這個名為夭夭的神秘女孩,究竟是什麼來路?!

這一幕,同樣是被青陽掌教,靈劍尊等各方強者收入眼中,他們也是看的眼皮急跳,顯然都知曉了夭夭的意圖。

“這般手段,簡直神乎其神...”他們對視一眼,皆是苦笑一聲,有一種這麼多年的修行修到狗身上去的感覺。

不過待得冷靜下來後,他們也是感到欣喜,如果夭夭真的破解了誅靈圖,那誅靈圖這道聖寶必然會受到一些根本性的破壞,想要修複不知道要費多少的苦心。

而這對於聖元宮主,無疑將會是嚴重的削弱。

聖元宮主同樣是知曉這一點,所以他此時的眼神,簡直猙獰得如同要將夭夭給吞了一般,面對着這種情況,即便以他的心性,都是感覺到了一些失措。

不過最終他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制下心中的失措,不管如何,絕對不能讓夭夭逃出誅靈圖,不然的話,想要將其困住更加不可能了。

到時候青陽掌教他們手持聖寶加入戰局,那他的優勢就真的徹底蕩然無存。

聖元宮主凝望着那激烈抖動的誅靈圖,沉默了數息,眼中有着果決之色涌現出來。

他緩緩的伸出雙掌,掌心間的空間漸漸的扭曲,淡淡的金光自其中涌現,與此同時,這天地間的風聲仿佛是在此時凝固。

咚!咚!

一道奇特的跳動聲,自天地間響起。

無數目光投向聖元宮主的掌心間,只見得那裡,竟然是出現了一顆金色的心臟,心臟似是微微跳動,引動了天地間的源氣風暴。

“那是什麼?金色的心臟嗎?!”無數人駭然失聲。

青陽掌教望着那金色心臟,卻是從上面感應到一點熟悉的氣息,片刻後,他的雙目猛的赤紅起來,有着暴怒的聲音響徹而起:“聖元狗賊!”

聖元宮主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掀起一抹譏諷,漠然道:“看來你是認了出來,沒錯...這就是蒼玄的聖者之心!”

無數強者目瞪口獃。

聖元宮主盯着掌心間的金色心臟,在那金色心臟上面,銘刻着無數蠕動的符文,符文深深的鑲嵌在心臟中,隔絕了一切的生機。

當年蒼玄老祖被聖族獵殺,聖族將其聖者心臟煉製後,當做賞賜賜給了聖元宮主。

此乃絕世之寶,聖元宮主能夠踏入偽聖境,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這些年來感悟這聖者之心...

而且,一旦他將這聖者之心煉化吞噬,那麼他就能夠在一段時間內,真正的踏入聖者境!

當然,這種突破只是暫時的,所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的最後時刻,聖元宮主不會選擇這種固澤而漁的手段。

“只要我能夠得到蒼玄聖印,自然能夠真正的踏入聖者境,聖者之心,也就沒了多大的用處。”聖元深吸一口氣,他非是常人,自然是知曉如何取捨。

如果今日得不到蒼玄聖印,那他多年謀劃徹底失敗,以後恐怕就不可能再有此機會了。

所以,聖元宮主凝視着那聖者之心數息,不再猶豫,猛的一咬牙,雙掌一用力,那金色的心臟便是猛的破碎開來。

金色的流光物質升騰而起,最後在那無數道震駭的目光中,被聖元一口吞入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