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色的斑駁圖捲,出現在了聖元宮主的手中,那圖捲一齣現,便是引得天地變色,整個天地間的源氣都是在此時劇烈的波盪起來。

而那些認出聖元宮主手中之物的各方強者,也是紛紛面色大變,眼中有着深深的懼色浮現出來。

因為他們知曉,那是聖宮鼎鼎有名的聖寶。

誅靈圖!

當年蒼玄老祖的隕落,這誅靈圖,也是有着一分的功勞...由此可見此物究竟是何等威能的大殺器。

此物乃是聖宮的鎮宮之寶,若非最為重要時刻,聖元宮主絕不會輕易的將其動用,由此可見,此時的聖元宮主究竟是何等的忌憚夭夭。

吼!

源紋“吞吞”咆哮,龐大的身軀踏碎虛空,再度如雷霆般的撲向聖元宮主。

而此次聖元宮主面色陰厲,身軀不動,雙手緩緩的將那“誅靈圖”展開,只見得其中儘是黑白光芒流轉,神秘莫測。

嗡!

誅靈圖一顫,有着黑白光芒衝天而起。

那光芒彼此交纏,宛如陰陽交 合,散髮着莫測之威。

咻!

黑白光芒直接是與源紋吞吞碰撞,不過這一次碰撞時,黑白光芒所過處,巨獸身軀之上的源紋痕跡,竟是迅速的消融。

短短數息,黑白光芒過處,那源紋吞吞便是被消融得一干二凈。

天地間,響起了無數驚駭的聲音,之前他們可是親眼見識到了那源紋巨獸的力量,即便是聖元宮主一時間都被逼入下風。

沒想到如今,聖元宮主一祭出誅靈圖,便是將其抹殺得乾乾凈凈。

聖寶之威,可見一斑。

青陽掌教等人眼中也是不免有着擔憂之色浮現。

“你的源紋造詣,我承認很厲害。”聖元宮主手持古老的誅靈圖,眼神冰冷的盯着夭夭,淡淡的道。

“不過,當年就連蒼玄都栽了,你又能如何?”

聖元宮主手中的誅靈圖陡然暴射而出,最後迎風暴漲,化為萬丈巨大,其間滿是黑白之色,諸多強者目光投射而去,頓時感覺到體內的源嬰都是發出了凄厲的哀鳴,猶如將要消散,頓時駭得急忙收回目光,運轉源氣。

“誅靈圖,陰陽界!”

高空之上,誅靈圖翻滾,那一瞬,整個天地似乎都是在這一刻傾覆下來,黑白之光流轉,乾坤倒轉。

夭夭立於虛空,她明眸看向四周,此時的天地出現了變化,黑白之色充斥視野。

仿佛身處了另外一方天地。

外界。

無數道目光駭然的望着高空上的巨大黑白圖捲,因為他們見到,在那圖捲之中,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道倩影。

正是夭夭!

顯然,夭夭被困在誅靈圖內。

青陽掌教他們也是面色劇變,落入那誅靈圖內,任何的生靈,都將會被那陰陽之氣磨滅消融,那是真正的魂飛魄散。

“出手,幫忙!”

青陽掌教當機立斷,暴喝出聲。

如果任由聖元宮主磨滅了夭夭,那對他們可謂是大大的不利。

天劍尊,古鯨尊者也是立即點頭,下一瞬,三人聯手發動攻勢。

不過,面對着他們的攻擊,聖元宮主卻是一聲冷笑,單手結印,高空上的誅靈圖頓時爆發出三道黑白光華,直接對着三人落去。

三道黑白光華飄飄蕩盪,看似聲勢不顯,但卻令得青陽掌教三人眼瞳一縮。

他們知曉那誅靈圖的陰陽磨滅之力是何等的可怕,即便他們是法域境,可一旦肉身被沾染,甚至也有可能被磨滅的。

青陽掌教深吸一口氣,天靈蓋處,有着光華衝天而起,光華之中,有着一枚斑駁石印,石印閃爍着玄奧之光,光華衍變着山川河流。

蒼玄宗的聖寶,小蒼玄印!

這是當年蒼玄老祖以蒼玄聖印為模子煉製而出的聖寶,算是蒼玄聖印的仿製品。

天劍尊張嘴吐出了一柄非金非木的長劍,不過長劍無柄,呈現九結,當其出現時,面前的天地都被鋒利的劍氣撕裂開來。

問劍宗的聖寶,九靈劍。

古鯨尊者體內則是飛出了一物,乃是一條金色的小鯨,小鯨身軀上銘刻着古老的符文,翱翔其身前,吞吐着天地萬物。

北溟鎮龍殿的聖寶,天鯨符。

三位掌教,皆是在此時祭出了壓箱底的聖寶,頓時引得天地劇烈的震動。

其他各方勢力的強者皆是看得眼熱無比,六大巨宗能夠屹立蒼玄天萬千載,憑藉的便是底蘊,而聖寶,則是底蘊的一種。

轟轟!

三道聖寶飛舞,與那呼嘯而來的三道黑白光華相撞,頓時引得天崩地裂,虛空震顫。

聖元宮主只是冷眼看了一眼三人,但並沒有太過的在意,即便他們也是擁有着聖寶,但在力量層次上,與他還是有着不小的距離。

畢竟,他如今可是偽聖境。

眼下最為棘手的,還是那名為夭夭的神秘女孩。

從她的身上,聖元宮主察覺到了極端濃烈的危險氣息,而且不知為何,他冥冥中甚至覺得,眼前的夭夭,恐怕比當年的蒼玄老祖還要更加的危險。

“她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

此時此刻,聖元宮主還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這種級別的存在,莫說是在蒼玄天,就算是整個天源界,那也不可能是無名之輩,可他卻從未聽說...

“算了,不管你究竟是什麼來路,今日誰擋我奪得蒼玄聖印,那便滅了誰!”

聖元宮主眼中寒意大盛,只要奪得蒼玄聖印,他便能夠真正的踏入聖者境,那個時候,他位列天主,即便是放眼天源界,也當算得上是屈指可數的最強存在!

所以,此女今日必要除之!

心中殺意升起,聖元宮主再不猶豫,雙手結出法印。

嗡嗡!

天空上,巨大的誅靈圖內,傳出了轟鳴之聲,然後無數人見到,那其中的黑白之色漸漸的凝結,隱隱間,似乎是化為了一頭黑白色的巨龍。

巨龍散髮着無法形容的威壓,其龍目一黑一白。

吼!

黑白巨龍咆哮,龍目鎖定被困於黑白光海之中的夭夭,下一刻,黑白龍息,宛如陰陽交匯,攜帶着消融天地間一切物質的毀滅氣息,浩浩蕩盪的將夭夭籠罩而下。

“當年即便是蒼玄,也被我這陰陽龍息所傷...”

“所以你,也給本宮隕落吧!”

聖元宮主死死的盯着那道倩影,臉龐上的神色,漸漸的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