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聖元宮主燃燒着金色火焰的手指徑直對着青陽掌教落下,那金色火苗升騰間,所有的一切,都被焚燒為虛無。

即便是青陽掌教周身的法域,都是被頃刻間焚滅。

法域唯有法域方可對抗。

可法域,在聖者的眼中,並沒有多大的作用,因為聖者擁有着聖火,聖火之下,天地皆可焚,即便是法域,也脆弱如紙。

聖元宮主這一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沒有人能夠想象到,聖元宮主竟然能夠誕生出聖者之火...

所以,在這般先機之下,青陽掌教即便心中震駭,但卻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眼睜睜的望着那燃燒着金色火焰的手指,輕飄飄的落來,宛如命運已被鎖定,難以掙脫。

而一旦他真的被擊中,就算是以青陽掌教的實力,今日都必然隕落。

“掌教!”

白眉老人,洪崖峰主他們也是面色劇變,驚駭出聲。

在他們的信息中,聖元宮主的實力頂多稍勝青陽掌教一籌,但想要將其擊敗,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可誰能料到,聖元竟然隱藏了實力!

他們知曉此時青陽掌教的危機,但以他們的實力,卻是很難為青陽掌教解圍,畢竟他們連真正的法域境都還算不上。

而在那外圍,其他各方的巨頭,也是面色凝重。

“嘿嘿,蒼玄宗此次要有大麻煩了。”天鬼府的魔羅府主笑吟吟的道,眼中滿是貪婪之色,蒼玄宗同為六大巨宗,如果今日青陽掌教隕落的話,那麼蒼玄宗必然會從巨宗行列跌落,到時候,底蘊雄厚的蒼玄宗,不知道會引來多少人的垂涎。

而其他幾位巨頭,則是目光閃爍,他們並不願意見到青陽掌教隕落,因為那會引得蒼玄天格局發生變化,畢竟少了蒼玄宗的制衡,聖宮無疑將會聲勢更強。

不過,此時的聖元宮主威勢太過的駭人,那聖者之火將這些巨頭也是震懾得不敢輕易動彈,所以一時間,也無人敢出手幫忙。

於是,天地間,無數人都只能眼睜睜的望着青陽掌教在此時陷入危局之中。

“唰!”

不過,就在此時,忽有一道光影猛的自白眉老人他們身後暴射而出,帶着一股決然之氣,沖向聖元。

“小師妹!”

白眉老人,洪崖峰主他們見狀,面色頓時大變,急忙喝道。

“漣漪!”

靈均峰主俊美如少年般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焦急之色。

不過,面對着他們的聲音,柳漣漪卻是無動於衷,她那美目中燃燒着仇恨的火焰,死死的盯着聖元的身影。

在柳漣漪神府之中,源嬰震動起來,磅礴的源氣毫無保留的呼嘯而出。

聖元也是察覺到了那暴掠而來的柳漣漪,但他的眼神毫無波動,淡漠的道:“你連法域境都還未曾踏入,趕來送死嗎?”

他另外一隻手掌上,有着恐怖的法域源氣匯聚而來,銀光璀璨,引得空間崩裂。

然而,面對着氣勢駭人的聖元,柳漣漪絲毫沒有退避的跡象,美目之中,掠過絕然之色,旋即她雙手猛的結印。

嗡!

其神府之中,盤坐的源嬰,竟是在此時開始燃燒起來。

轟轟!

強大無比的源氣,在此時瘋狂的肆虐開來。

一股驚天的氣勢,也是自柳漣漪的體內爆發,引得天地變色。

各方巨頭見狀,瞳孔陡然緊縮,駭然失聲:“燃燒源嬰?!她瘋了!”

一旦源嬰燃燒,柳漣漪自身,必然也將會當場隕落。

“小師妹!”白眉老人面色慘白,他們終於明白了柳漣漪此時的打算,她顯然是打算燃燒源嬰,為青陽掌教破局。

靈均峰主眼眶欲裂,他的身影,也是在此時瘋狂的對着柳漣漪暴射而去,同時嘴中怒吼道:“不要!”

柳漣漪回頭,看了一眼那瘋狂追來的靈均峰主,凄然的一笑,道:“靈均,對不起,這些年來,一直遷怒於你。”

“我是罪人,害師父隕落的罪人,如今,這些罪孽,就讓我來嘗還吧!”

下一刻,無邊的光芒自她的體內爆發出來,浩瀚的源氣猶如是在她的嬌軀上凝結成了晶層,最後帶着毀滅之力,撞向了面色微變的聖元宮主。

“該死!”

聖元宮主也是眼神陰沉,面對着一位源嬰境強者的拼死一擊,他也無法視為無物,於是那刺向青陽掌教的聖火指只能收回,轉向那燃燒源嬰呼嘯而來的柳漣漪。

轟!

兩者瞬息後撞擊到了一起,頓時間,毀天滅地的衝擊波爆發開來。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崩塌。

黑淵崩裂,巨大的裂痕如巨龍般的對着四面八方蔓延,虛空也是呈現出無數裂痕,宛如碎裂的琉璃。

各方強者皆是紛紛退後,抵禦着那種衝擊。

青陽掌教身影倒射而退,面色鐵青的望着那衝擊波的源頭,雙掌緊握,眼中滿是悲痛與憤怒之色:“從小到大,就知道胡來!”

那衝擊的源頭,在肆虐了許久後,終於是漸漸的散去。

無數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面色陰沉的聖元宮主凌空而立,他的衣袖此時炸裂開來,指尖有着鮮血滴落,其頭頂之上的金色火苗變得微弱了一些。

而柳漣漪的身影,卻是消失於天地間。

連同消失的,還有着她的氣息...

天地間寂靜無聲。

誰都沒想到,一位源嬰境巔峰的頂尖強者,便是在此時,直接隕落...

啊!

靈均峰主仰天咆哮,聲音凄厲,下一刻,他也是眼睛赤紅的暴射而出,體內的源嬰,竟同樣有着燃燒的跡象。

砰!

不過青陽掌教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掌拍在其胸膛上,將其震退,同時怒喝道:“靈均,你給我冷靜一些!”

靈均峰主在那虛空上無力的跪倒下來,嘴中發出了悲痛欲絕的咆哮聲,宛如受傷的野獸一般。

白眉老人,洪崖峰主也是拳頭緊握,眼中滿是悲痛。

他們知曉,柳漣漪的心中,充滿着自責與悔意,她早已有了死志,也只有如此,她或許才能夠獲得一些安寧與解脫。

今日的蒼玄宗,可謂是損失慘重到了極致。

虛無空間中,周元望着外界的戰鬥,也是心神劇震,他同樣沒想到,漣漪峰主竟然會選擇燃燒源嬰與聖元拼死一搏。

她雖是女子,但性格卻是極為剛烈。

而對於漣漪峰主的隕落,他的心中也是頗為的難受,畢竟在蒼玄宗內,這位美麗雍容的雪蓮峰峰主,還是深得人心的。

不知道李卿嬋她們知曉了這消息,會難受成什麼樣子...

而且,如此一來,蒼玄宗可謂是接連損失了兩位峰主,這場蒼玄聖印之爭,局面對於蒼玄宗,對於他而言,可謂是急轉直下...

今日之局,若是搞不好的話,整個蒼玄宗都將會破滅,而失去了蒼玄宗這般背景後臺,周元也將會陷入巨大的危機。

甚至不僅僅是他,包括大周,或許都將會在頃刻間傾覆...

周元拳頭緊握,這一刻,危機如潮水一般,自四面八方重重涌來,令得他都是感覺到了窒息...

此局,如何能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