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元的聲音再度響起時,這片天地間的氣氛都是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各方巨頭,目光閃爍,在蒼玄天內,如今聖宮實力最強,蒼玄宗略次,不過這兩大巨頭間有着極深的仇怨,所以一般兩者碰面時,必然會對上。

所以其他巨頭則是能夠坐山觀虎鬥。

可誰都沒想到,眼下那蒼玄宗剛剛對上,這聖元直接丟出了一個驚天大秘密,頃刻間便是將蒼玄宗瓦解,如今的蒼玄宗,不僅少了一位峰主,而且還多了一位踏入法域境的大敵,可謂是焦頭爛額...

所以說,現在的聖宮,氣勢無以倫比。

處於虛無空間中的周元,自然也是察覺到這一情況,眼中頓時有着憂慮之色涌現出來,蒼玄宗畢竟是他的後臺,如果連蒼玄宗都無法與聖宮相爭,那對於他而言,將會是極為不利的情況。

可對於眼下這種局面,他一個小小的神府境,自然也是沒半點參與的資格,只能干著急。

雷池上空,沉默持續了一會。

咳。

忽然間,那問劍宗的天劍尊咳嗽了起來,他面龐蒼老,慢悠悠的道:“蒼玄聖印雖好,但如今我蒼玄天格局穩定,若是強行而來,恐怕將會掀起血雨腥風,到頭來,只會削弱我蒼玄天整體實力。”

漫天黑霧間,天鬼府的魔羅府主拍了拍圓滾滾的肚子,笑眯眯的道:“可如今蒼玄聖印已經出現,我等總不能當做視而不見吧?”

北溟鎮龍殿的那位如老農般憨厚的古鯨殿主露出朴實的笑容,道:“魔羅府主是想做那更高一等的蒼玄天天主嗎?”

百花仙宮的單清子宮主淡淡的道:“天鬼府怕是沒這等能耐。”

聖元宮主聽得其他巨頭的話,輕笑一聲,道:“本座倒是有一個建議,我等六宗,可組建聯盟,輪值保管這蒼玄聖印,如此還免了爭鬥。”

其他巨頭微怔,眼露思索。

青陽掌教忽的冷笑出聲,道:“既然為盟,自會有主次與先後,聽你聖元之意,莫非是想為這聯盟之主,然後率先保管蒼玄聖印?”

聖元宮主淡笑一聲,言語間有着霸道之意:“我聖宮本就最強,我們不先一步,難道是你這分崩離析的蒼玄宗嗎?”

他並不否認,顯然本就是打着這種心思。

青陽掌教看了其他巨頭一眼,道:“就怕那個時候,你聖元的野心還不止於蒼玄聖印,還想將其他巨宗,一同吞併,真的稱霸這天地間呢。”

天劍尊,單清子等巨頭目光一閃,雖然不動聲色,但眼中皆是有着一抹警惕升起。

如果真讓這聖元宮主率先掌管蒼玄聖印,說不得他就會私自參悟掌控,到時候一旦成功,實力暴漲,突破法域,踏入聖者境,那麼整個蒼玄天都將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

那個時候,還想再讓他將蒼玄聖印交出來,恐怕可能性很渺茫...

聖元宮主自然也是察覺到了其他巨頭眼中的警惕,銀色眼瞳中不由得掠過一絲陰翳,他淡笑一聲,道:“如此看來,各位是對我的提議沒有什麼興趣了?”

其他巨頭皆是保持沉默。

聖元宮主見狀,不由得深深的嘆息一聲,有些悲天憫人的道:“原本以為能將此事平和解決,沒想到,最終還是得以武而止...”

轟!

就在他聲音尚未落下之際,一道泛着銀光的法域光罩,便是自其體內蔓延而出,化為光罩將其籠罩。

一股恐怖威能的法域,已是自其體內爆發出來,他面色淡漠,一腳踏出時,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青陽掌教之前。

聖元宮主五指微曲,銀色光芒在其掌心迅速的匯聚,那是法域的力量,同時法域與浩瀚的源氣融合,形成了一種屬於法域強者方纔能夠掌控的獨特力量。

法域源氣!

那種力量,才是法域強者之根本!

聖元宮主掌心處的空間直接崩裂開來,顯然是無法承受其力。

如果要按照源氣星辰的強度來衡量的話,恐怕此時聖元宮主舉手投足間,便是上億級別的源氣星辰強度。

轟隆!

那毀滅一掌,直接是洞穿虛空,拍向青陽掌教,顯然是打算將其廢掉,震懾其他巨頭。

“爾敢!”

玄老則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聖元宮主的企圖,當即一聲厲喝,一道法域光罩自其體內涌現而出,就要出手相助。

不過,雷鈞的身影卻是出現在了其面前,一拳轟出,法域之力涌動,帶來雷霆聲,將玄老阻攔而下。

如今的局面,雷鈞知曉自身已被蒼玄宗所不容,所以自然陣營將會偏向聖宮,只有聖宮取勝,他才能夠全身而退。

“雷鈞,你這叛徒!”玄老憤怒出聲,出手狠辣。

雷鈞卻是面無表情,運轉法域,抵禦住玄老的攻勢。

而其他巨頭以及各方頂尖強者,見到雙方終於鬥起來,卻是紛紛退避了一些距離,顯然是打算繼續坐山觀虎鬥,眼下的局面,雖然蒼玄宗內部失衡,可聖宮想要將其吃下來,那也必定付出慘重代價。

那個時候,聖宮被削弱,再想要保持強勢,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聖元,想要斬殺我來立威,你未免太高估你了!”

青陽掌教冷喝出聲,泛着青光的法域光罩覆蓋周身,他與聖元,皆是處於法域境大圓滿,後者想要對付他,也沒那麼容易。

聖元宮主聞言,嘴角卻是掀起一抹詭異之色。

“是嗎?”

聖元宮主頭頂上方尺許處,忽有金色的煙霧裊裊升起,瞬息之後,煙霧之中,似有傳出了細微之聲,再然後,一縷金色的火苗,便是在聖元宮主頭頂上方形成。

那金色火苗成形的瞬間,這天地間仿佛都是凝滯下來,金色火苗燃燒處,虛空開始不斷的崩塌,宛如是被燒毀的油畫。

一股無法形容的波動,於天地間誕生。

那金色火苗,仿佛能夠燃盡萬物,無物可擋。

金色火苗,也是在同一時間倒映進了青陽掌教以及其他的各方巨頭的眼中,他們的臉龐上,也是在此時浮現了難以置信的驚駭之色。

“那,那是聖者之火?!”

片刻後,一道道驚駭欲絕的聲音尖銳的響徹起來。

“聖元他,他踏入聖者境了?!”

法域之上,為聖者,那是天地間至高的境界!

只不過,蒼玄天自從誕生以來,所出現過的真正聖者境,也唯有蒼玄老祖一人,而如今,這聖元宮主難道也是突破到此了嗎?!

在那漫天驚駭聲中,聖元宮主雙指暴刺而出,金色火苗穿透空間,直接出現在其指尖,然後閃電般的點在了青陽掌教身軀之外那青光法域之上。

嗤!

金色火苗晃動,那在常人眼中無可摧毀的法域,卻是宛如紙片一般,瞬間被焚燒。

“青陽,去陪你師父吧...”

聖元宮主嘴角划起一抹猙獰弧度,那燃燒着金色火焰的手指,直接是洞穿法域,對着眼露駭然的青陽掌教暴刺而去。

那金色火焰若是落下,即便是法域強者,也將會被焚燒為虛無。

因為,那是聖者之火。